學仙必成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陳攖甯

註釋:田誠陽

《學仙必成》釋讀

筆者按:《學仙必成》之書,係陳攖甯先生之手撰秘本,1947年完成於上海。原來僅限門內之人傳抄,不許外傳。此文內容所講,是實際用功修煉的方法,講出了道家的不傳之秘。而且針對普通人說法,因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意義。今為度人修煉起見,首次公開。原文只加句讀,標點係筆者根據文義所加。

宇宙間為什麼要生人生物?這個問題,最難解答,留到後來再研究。我們現在所急須知道的,就是用如何方法,可以免除老病死之苦。

生與死,是相對的。既有生,自然有死。若要不死,先須不生。所以佛家專講無生,果真能做到無生地步,自然無死。莊子《大宗師》篇“殺生者不死”,亦是此意。但所謂無生不死,乃心性一方面事,肉體之衰老病死,仍舊難免,痛苦依然存在。因為有以上的缺點,仙家修煉功夫,遂注重肉體長生,欲與老病死相抵抗。

【釋讀】各種宗教所要解決的頭等大事,就是生和死的問題。所謂無生不死,只是一種消極的人生心理,並不足以改變肉體上的衰老病死,因而仍有缺陷。只有中華道家修煉的功夫,首先注重肉體長生,強調“性命雙修”,以積極的人生態度,指引人們向著戰勝老病死的目標邁進。

雖然方法甚多,但不是每一個方法都能達到目的。法之不善者,非徒無益,而且有損。道書雖不可不看,卻不可盡信。有些道書,是冒名偽託的,根本就無價值(偽託書中,亦有好材料,要自己善於識別)。有些道書的作者,對於此道,並未十分透徹,竟大膽的做起書來,貽誤後學。有些道書,雖有作用,做書的意思,是要給當時幾個富貴人看的,並未替普通人設想。有些道書,故意閃爍其辭,指鹿為馬,不教人識透其中玄妙。有些道書,疊床架屋,頭上安頭,節外生枝,畫蛇添足,分明一條坦途,偏長出許多荊棘。有些道書,執著這面,而攻擊那面;或是篤信那面,而不信這面。豈知實際上做得好,兩面俱能有成,非如水火冰炭之不能相容。設若盡信書,反誤了大事。

【釋讀】丹道修煉的方法,留傳很多,但是其中五花八門,魚龍混雜。尤其是囿於千古秘而不宣之陳規陋習,令人難辨真偽。因而對於古代遺留的丹經道書,要善於甄別。這裡列舉了道書之中存在的六種弊端:

1.冒名偽託,或者說是某個祖師降臨所傳,內容上並無實用價值。但是這類書中也有可以參考的好材料,應當學會識別。

2.作者本身對於丹道修煉,並未領悟透徹,竟敢大膽寫書,誤己誤人。

3.其書的作用是寫給富貴人讀的,並不適合於普通學道的人。

4.書中含糊其辭,指東打西,故意對人說不清楚,非得有明師傳授方可看懂。

5.書中捨本逐末,添枝加葉,增加很多並不主要的內容,反而造成修煉上的障礙。

6.有些丹法修煉,似乎是處於完全對立的兩個方面。書中往往站在這一面,而攻擊另一面;或者站在另一面,而攻擊這一面。殊不知兩面都可以通向大道,並不存在對錯之分。因為存在以上的弊端,如果全部按照書上去做,反而容易耽誤修煉大事,應當注意認清。

不得口訣,無從下手;只憑口訣而缺少經驗,亦難以成就。口訣幾句話可以說完,經驗需要隨時指點,對症用藥。口訣是死板的,經驗是活潑的。若非自己經驗豐富,不足以教人。

【釋讀】如果沒有得到修煉的口訣,就不知道怎樣下手行功;但是僅僅只憑修煉的口訣,並不等於一定能夠成功。因為還需要有經驗的明師隨時指導,才不至誤入岐途,從而可以直趨大道,造至上乘。這就好比一個人去過某座深山,並且曾在那裡生活,有了經驗,因而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都能應付裕如。另一個人僅憑一張地圖,要去那裡隱居修煉,因為沒有進山的經驗,在路上難免會出問題,可能會迷路,可能會遇到危險;進山之後,可能會無法生活,可能會遇到意外等。如果前一個人能夠給後一個人具體指導,就不會發生困難,從而可以達到目的。如果另一個人絲毫沒有住山的以驗,僅憑個人想像,想當然地給進山的人指點一通,若按照實行肯定不能如願。正如道諺所云:“懵懂傳懵懂,一傳兩不懂,師父鑽地獄,徒弟跟著拱。”修煉的情況,與此相仿,也有各種情況出現,都會影響功夫的成敗。所以明師的經驗,非常重要。

清靜功夫,與陰陽功夫(余所謂陰陽功夫,比較江湖先生所傳授者,大有分別),素來是立於反對地位。我認為二者皆有功效,但在今日環境之下,不便和諸道友談陰陽功夫。因為條件不完備,實行起來徒惹麻煩,加添魔障。

【釋讀】清靜功夫,指天元丹法,即個人清修靜煉;陰陽功夫,指人元丹法。江湖先生傳授的陰陽功夫,所謂“房中術”、“三峰採戰”、“五字訣”等,與真正的金丹大道,毫不相干。陳攖甯先生曾言:“古仙夫婦雙修,所以有婦人不結嬰之說。‘不結嬰’者,即不懷胎也。所以能達到不懷胎之地步者,因為婦人之月經已煉斷而不來,男子之精門已閉塞而不漏。”所以必須女子“斬赤龍”後煉斷月經、男子“降白虎”後陽關止閉,才有條件從事人元的功夫。一般人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因而無法實行。

即就陰陽功夫而論,亦僅能施於初下手之煉精化炁;及至中間煉炁化神,陰陽功夫已無能為力,自然走到清靜路上來了;最後之煉神還虛,更非清靜不可。所以,此後專講清靜。

【釋讀】針對丹道煉精化炁、煉炁化神、煉神還虛的功夫過程,僅就陰陽修煉而言。最初下手煉精化炁,即在閉陽關之後,將元精化為元炁,可以運用陰陽,也可以運用清靜。下一步煉炁化神,需要虛無大靜,此時陰陽功夫已無作用,自然需要清靜修煉方才可以。再下一步煉神還虛,更是非用清靜功夫不能完成。所以下面專講清靜。

一步登天,乃不可能之事。吾人若立志與造化相抵抗,須要分開步驟,循序漸進,不宜躐等而求。這件事,是實行不是空想。空想,可以唱高調;實行,則當由遠及近,由淺人深。

【釋讀】仙道修煉,講究真修實證。必須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行去,挨排功到,才會到達光輝的頂點。因而不可能一步登天,更不是空想空談。現代頗有煉氣功的一些人士,受到低層次盲師的誤導,動不動就說什麼有了內丹,說什麼陽神出竅,說什麼出了功能,好像吹口氣就可以變成神仙,荒唐已極!

普通在世間做人的辦法,一生過程,大概分作三段:二十五歲以前,是求學時代;二十五歲以後,至五十歲,是進取時代;五十歲以後,至七十歲,是保守時代;過了七十歲,身體衰朽,待死而已。此指健康無病之人而言。若素來多病,到了六十多歲,就如日落西山,未必人人都能活到古稀之壽。所以人生過了五十歲,即當抑制自己的野心,勿再和社會奮鬥,要留一點餘力,和造化小兒及閻王老子奮鬥。

【釋讀】這裡所說的年齡標準,是本世紀中葉的情況,現代生活水準大大提高,人口健康素質超過以往,活到八九十歲的壽命大有人在。所言過了五十歲,孔子云:“五十而知天命。”是言到了五十歲以後,人的身體逐漸衰弱,力不從心,應當服從命運的安排,這種人生態度相對消極。但在道家修煉而言,認為此時正是入手修煉的大好時機,正好可以運用丹道煉化返還的功夫,培補自身精炁神三寶的虧損,恢復青春活力,延長壽命,增長智慧,為晚年的幸福生活提供保障,從而贏得健康而且愉快的圓滿人生,做到“我命由我不由天”。這是一種積極而且超越的人生觀。

終身為生活奔走的人,談不到修煉二字。最低限度,也要家庭生活勉強可以維持,用不著再去勞心勞力。年齡將屆五十,已經飽嘗人生痛苦,閱盡世態炎涼,覺得做一個人實在沒有意味,此時正是學道的好機會,就應該即刻預備起來。

【釋讀】道家修煉,首先應當解決生活問題。設若整日奔走忙碌,為衣食住行和家庭開支而勞累不堪,勉強維持,斷不可能再有多餘精力從事修煉。否則只有寄身廟內,出家苦行,可以解決吃飯穿衣的問題,而且免除家庭的煩擾,但這並不適用於一般的人,而且人人出家,人類將無法傳續。五十歲之後的人,一則飽經人世滄桑,許多事情不復存在疑惑,因而容易放下,對於修煉而言,利於致虛守靜的功夫。二則已經具備了許多人生經驗,在修煉之時容易把持得住,也便於功夫的保守和層次的領悟,因而正是修煉的大好時機。

第一步,先將家庭事務安排妥貼,讓他們生活無憂。兒子能負擔者,就交托於兒子。兒子尚未成立者,暫時請至親好友代為照管,或令他們和叔伯家族住在一起,然後自己方能脫身。

【釋讀】玄門言“道不離俗”,因而不像佛宗那樣四大皆空。對於普通學道之人,更是如此。因而正式修煉之前,首先需要安排家庭方面的問題,以便解除後顧之憂。

另外提出一筆修煉經費,估計能夠管五個人的生活開支已足。雖不要過於奢侈,亦不宜十分刻苦。因為中年以後的人,身體多半虧損,或須藥餌調理,僅靠普通飯菜,恐不足以養生。所謂五個人者,乃最合適的道友二人或三人,傭工二人或一人。連自己共五人。

【釋讀】道家言“無財不養道”,從事修煉需要有相當的財力作為保障。這筆錢主要用於生活和人員的開銷。生活方面,開始需要培補身體的虧損,因而不能過於艱苦。並不一定要吃大魚大肉,道家有專門修煉的飲食方法,同時還須服食藥物。人員方面,約需五個人結為道伴。即志同道合的道友二至三人,雇用的打工者一至二人。

另外尚須儲蓄一筆旅行費。因為長久住在一個地方,未免納悶(筆者注:當為煩悶)。有時需要遊覽名山勝境,使身心得以調劑。設在遊覽期中,尋到比較更好之處,不妨遷移到彼處修煉,或者在彼處多住幾時,再回到此處亦可。所以每年的旅行費,不能算在日常生活費之內。

【釋讀】長期專門做修煉功夫,日子久了難免單調枯燥。因而需要遊覽山川名勝,調節身心。旅行之中還有另外的用意,如果遇到其他更好的地方,可以移居那裡修煉,或者在那裡多住一段時間,都比較對功夫有益。但是如今名山勝境之中,多半修建旅遊設施,如果沒有足夠的銀子,恐怕難以居留。如果道觀佛寺之中有熟識的關係,還有可能解決這一問題。同時,遊覽名山還有一大好處,就是可以借機尋師訪道,或遇知音道友切磋道義。只是名山之中明白修煉真傳的人越來越少,將何處覓?

第二步,選擇適宜於修煉之場所。須要近山林,遠城市。有終年不斷之泉水,有四季常青之樹木。東南方形勢開展,可以多得陽光;西北部峰巒屏立,可以遮避冬季寒風。地方民俗要純良,購買用品要便利。又要植物茂盛,才有生炁,最好有松柏杉等類的樹木,由針狀葉中吐出特別香氣,人吸 入身內大有益處。此種樹木,皆要成林,香氣散佈,始覺濃厚,稀疏幾株,無濟於事。

【釋讀】這裡是修煉外部環境的講究,而以山林最為適宜。因城市之中,空氣不如山林清新,而且過於喧囂,都不利於培養入靜。在自然光線方面,以東南方沒有障礙物為宜,這樣可以多得陽光的照射,便於吸收陽炁。西北部以有山巒屏障為好,這樣可以遮擋來自秋冬的寒風,避免對身體造成侵害。當地的民風民俗要純樸善良,以免對於修煉造成不必要的 干擾。購買生活用品要有一定的便利條件,否則有時妨礙修煉的專一用心。在植物方面要繁茂旺盛,才能有很多生炁。最好要有松柏杉竹等生命力強盛的樹木,能夠發出一種特別的香氣,使人嗅之恍然超脫塵俗,利於修煉的用功。但是樹木又要成林才行,才能形成濃厚的生炁,否則少數幾棵,不太頂事。

東 南各省,無論農村或山林,多產蜈蚣蛇蟲等物,常常爬到人家床上來。所以房間要乾淨,門窗要嚴密。廚房更要十分留意,防飲食之中有毒氣侵入。

【釋讀】雖說現代人的衛生條件大大提高,但是有些地方的農村或山林之中仍然很落後,因而要注意毒蟲等物的侵襲,以免造成對於修煉的威脅。俗話說“病從口入”,所以廚房之中更要十分小心,防止受到毒氣的侵入。

屋內陳設,務求簡單。若非日常必需品,不宜放在屋內。靜室中,光線要充足,空氣要流通,以防微菌滋生。惟正當做功夫時候,光線不宜過亮,過亮則心神難得安定。室中不宜吹風,有風則容易受感冒病。

【釋讀】這裡是說靜室之中的佈置。屋內的陳設不要太多,太多容易讓人產生雜念;但也不是什麼都不要,必需的日常用品還要留下。室內太暗則陰氣太重,不利於陽氣的培養;但也不要過於明亮,令人心神難以安靜。空氣應當流通,則不容易得病;但是又不要讓風直接吹到身上,預防感冒。

無論住在什麼地方,總不能不和人家往來,或者尚有交涉事件。正式做功夫的本人,不宜耗散精神再管閒事。凡應酬鄉鄰,撐持門戶,購買食物,督察傭工,以及日夜輪班保護靜修之人,勿使受意外之驚擾,皆賴諸道友分擔其責任。

【釋讀】對於專心修煉的人來講,外事應酬方面應當儘量避免。住在一個地方,一切人事往來都需要道伴負責。並且靜修之時,還需要有人照看,以免受到驚嚇。越是深入大靜,越是應當加強保護。

第三步,改良飲食。飲食對於人身有密切利害關係。世間講究衛生的人,尚且懂行某物於我有益,某物於我有損。有益者宜常吃;有損者,宜禁止勿使入口。而一般做功夫的人,每不知注意此事,難怪他們的功夫沒有進步。雖由於方法之笨拙,而煙火食舊習慣不肯改變亦為一大原因。

【釋讀】飲食習慣,是一件直接關係生命的重要大事。一般講究衛生的人,雖然不懂修煉,但是對於飲食入口十分重視。遺憾的是一般做功夫的人,反而在此方面不太注意,造成對於健康的負面影響,阻礙功夫的進步。雖然功夫沒有進步也由於修煉方法的笨拙,但是舊的飲食習慣不肯改變也是一大原因。

談到改良飲食,先決的問題,就是吃葷吃素。按事實而論,肉食之徒,也有長壽的;專吃素食,也有短命的。似乎吃葷吃素,與人之壽命無關。然作精密觀察,究竟吃素的,比吃葷的少生疾病,在醫學上頗有根據。實行做修煉功夫,當然以吃素為合法,並且不違背仁慈之心理。但也要配製得宜,營養不缺。若飲食太菲薄,弄到面黃饑瘦,血液乾枯,則不免為肉食之徒所竊笑。

【釋讀】吃葷吃素,也是值得討論的一大問題。吃素的動物性情較為溫良,吃葷的動物性情較為暴躁易怒。現在動物由於餵食激素等催促生長的原因,食之更易發生疾病。雖然蔬菜也有追加化肥的情況,但以天然為佳,故住山林,吃野菜等綠色食品為宜。

吾人每天飲食所需營養質,最重要的,有三種:一碳水化合物(又名澱粉,亦名糖),二蛋白質,三脂肪。何謂碳水化合物?即碳、氫、氧三元素化合所成之物如澱粉、糖等類。何謂 蛋白質?即碳、氫、氧、氮、硫、磷各種元素化合而成者。何謂脂肪?即各種油類。

碳水化合物,米麥中最多,豆類次之。蛋白質,黃豆及卵黃、卵白中最多,米麥次之。脂肪,除各種油類外,黃豆及卵黃中所含最多。以上三種營養物質,在每一個身中,每天需要多少,則不能一律。今只可言其大概之數,亦是按中國人體質而論。碳水化合物,每人每天需要九兩; 蛋白質,需要三兩;脂肪,需要二兩(五十歲以上至六十照此數九折,六十歲以上至七十照此數八折,七十歲以上至八十照此數七折,市秤計)。勞心的人,與勞力的人,所需要營養質,數量多少,當有分別。

【釋讀】以上份量,是針對四十年代中國人的體質而言,今日社會進步,不可依照。

牛奶、雞蛋、鴨蛋,可常服食。自磨豆漿,可代替牛奶(豆腐店出賣之豆漿,嫌其水分太多)。芝麻油、黃豆油、茶子油、花生油、牛奶油,皆可輪流食用,惟菜子油性味不佳,勿食為妙。甲、乙、丙、戊四種維他命,上等牛奶中皆有之,惟缺少丁種。

【釋讀】維他命,即維生素。

五味皆宜淡,不宜濃。若能完全淡食最好。

甲種生活素,奶油、蛋黃、白菜、青莧菜、番茄、芹菜、菠菜中最多。

乙種生活素,麥麩、米皮、黃豆、白菜、菠菜、花生、芝麻、蕃茄、豌豆、芹菜中最多。

丙種生活素,白菜、菠菜、捲心菜、豌豆苗、水芹菜、藕、辣椒、番茄、茭白、菜花、雞毛菜、油菜及各種水果中最多。

丁種生活素,雞蛋黃、奶油中最多。

戊種生活素(戊種,又名庚種,即維他命G),雞蛋、牛奶、花生、番茄、綠蘿蔔、山藥、芥菜、洋芋、芹菜、小麥、黃豆、白菜、菠菜中皆有之。

【釋讀】生活素,指維生素。

凡吃蔬菜,最要洗得乾淨。但不宜煮得太熟,太熟則生機消滅,吃下去沒有益處。亦不宜太鹹,太鹹則菜湯不能多吃,而菜中生活素,大半棄在湯中,未免可惜。

蔬菜要從地上剛拔起來的,生機充足。若隔一兩日,或浸在水裡,菜中所含生活素,不免損失大部分。

各種乾果、水果,皆可常吃,但要與自己身體配合適當。寒體宜吃乾果,熱體宜吃鮮果。凡新鮮水果,大概是涼性;而紅棗、黑棗、胡桃、楊梅、 乾荔枝、乾桂圓、櫻桃乾、葡萄乾之類,大概是溫性(中醫所謂涼性,即西醫所謂第三種維他命。中醫所謂血熱,即西醫所謂壞血症)。

(新鮮蔬菜及新鮮水果中,皆有維他命C,乾果中則無C,因維他命C喜水而怕乾)

南方山中多竹,產筍最多。做素菜的人,常喜用筍做主要食品,味頗鮮美。但此物性,與人無益而有損,不可多吃。其他如蘑菇、鮮菌、味精等類,亦當禁絕勿用。

專做靜功的人,每日飲食物料及時間,須有特別規定,不能與尋常習慣相同(若不肯改變尋常習慣,決難有成)。其他道友及傭人,每日三餐或兩餐聽便。

【釋讀】道家針對修煉,在飲食方面有特殊講究。以上所談,即是道家修煉應當遵守的飲食習慣,以利於養生。

第四步,起居飲食,都安排好了,就要講到功夫如何做法。世人只曉得關起房門在裡面打坐,不曉得行立坐臥四種姿式皆可以做功夫;只曉得閉著眼睛,在自己身中搬弄許多花樣,不曉得後天的物質、先天的精神都是從身體外面攝取進來的。凡人到了五十歲以後,身中物質與精神,大半虧損,所存無幾。縱讓你封固得絲毫不漏,也不過保留得一點殘餘,況且每天尚有消耗。所以做修煉功夫的人,若只曉得在腔子裡面弄,總弄不出好結果。人沒有飲食,就不能維持生命。沒有空氣,更是立刻便死。飲食空氣,對於身體,關係如此重要,並且都是由外面進來的。據理而論,一個人,只要有豐富的飲食滋養,有新鮮的空氣呼吸,應該可以永久生存,何以仍不免生老病死?諸君先要明白這個道理,然後方可 入仙學之門。

【釋讀】這裡說出了修煉的實質問題,也就歸入正題。

或謂:人的身體構造,像一部機器。年代用久了,自然要損壞。身體年齡過久了,自然要衰老。機器損壞,並非因為缺乏燃料,即使不斷的加煤加炭,裝足汽油,也不能保機器不壞。身體衰老,並非因為缺乏食料,即便長年的滋養豐富,醫藥無虧,也不能保身體不死。

愚謂:拿機器比喻身體,雖有幾分近似,但非完全相同。試看初生嬰兒,身體如何之小,過幾年就變成孩童,孩童身體比嬰兒身體大多少?孩童再過幾年,就變成壯丁,壯丁身體比孩童身體大多大?請問一部小機器,過幾年,能自動的變成一部大機器否?身體皮肉,受傷破爛,自己會生長完好,機器損壞,機器自己有生長之能力否?身體或動或靜,由自己意思做主;機器動作或停止,須聽人的意思,機器自身不能做主。如此看來,人是有生命的,究竟與機器之無生命的不同。

【釋讀】人與機器之不同,因為人是有生命的高等動物,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行為,機器是沒有生命的物質,不能夠主宰自己的行為。因而人應當能夠主宰自己的生命,使之長存。章乃器先生在《科學的內功拳》一書之中,亦談到:“人身的一切組織,都有 循環不絕的新陳代謝,可以修補一切的損傷。這個,不但人如此,生物都是如此的。所以世界不能有千年不壞的機械,而可以有千年不死的生物。”認為人是可以長生不死的。

人既然有生命,不是機器,就應該永久長存。為什麼也要衰老?也要病死?其中有兩個理由:(一)是從母胎所帶來的有限量的先天生命力愈用愈少,自幼至老,數十年未嘗添補。(二)是對於先天生命力所賦與之後天生命權極端放棄,自幼至老,數十年未嘗執管,因此身體遂不能永久維持。

何謂後天生命權?即是心臟的跳動、肺部的呼吸。

何謂先天生命力?即是使心臟跳動、使肺部呼吸的一種天然能力。

【釋讀】以上說明,道家修煉是要解決人體的生死大事,因而與一般健康學說不同。

惟念同志諸君,被書所迷,對於真理尚多未悟,不能不有徹底之啟發,留作後學之南針。特將實行上最關重要各點,設為問答,依次列述於後。

問:前文所謂行立坐臥四種功夫,如何分別?

答:行立坐臥,乃人身四種不同的姿式,並非功夫有四種做法。因為仙道功夫,本是活潑潑的。若經年累月,閉門死坐,實不合法度。

凡遇良辰美景,日暖風和,宜到郊野空曠地方散步。務須緩緩而行,切忌奔跑喘汗。當其行時,不妨兼做神炁合一、重心放置臍下之功夫。

偶或於松蔭泉石之間,花草園林之際,小立些時,亦可做同樣的功夫。但須注意身幹要正直,兩腳要站穩。預防功夫做得恰到好處時,精神一恍惚,筋骨一 鬆馳,不免有傾跌之危險。

至於坐的姿式,盤腿或垂腿,聽其自便,總能以耐久不動為妙。功夫仍是神炁合一。至少要靜坐一小時,方可起身。效驗常發生於半小時以後;在半小時以前,難見功效。佛教跏趺 坐,不適於用,長期下去,腿要生病。

睡的姿式,有仰睡,有側睡,有半靠睡。若要攝取先天炁,以仰睡為便,得效最快。若 只做神炁合一的功夫,側睡亦可。

飽餐之後,只宜散步,不可打坐,更不可睡倒。若犯此誡,恐得胃病。坐功宜在飯後二小時,睡功宜在飯後四小時。吃飽了,立刻就做功夫,毫無效驗。

【釋讀】按現代人的生活節奏而論,等到飯後二小時或四小時,未免太長。一般來說,坐功宜在飯後半小時,睡功宜在飯後一小時即可。

問:如此做法,要做到初步成功,約需多少歲月?

答:如此做法,只能去病延齡,使身體健康而享高壽,不能說幾時可以成功。若要成功,必須功夫一步緊似一步,逐日增加時間。設環境適宜,功夫急進,一日不斷,五年可成;若功夫緩進,偶有間斷,十年可成。倘或中途發生魔障,即不能限定年月。所謂五年、十年,其中有個計算,就是按每天增加之數,積累上去,到某種程度為止。並非隨意虛擬一個數目,以寬自心。

第一年,行立坐臥功夫,每天隨意煉習,不拘時間。

第二年,上半年終,每天除隨意煉習的功夫不算,正式功夫,必須做到接連二小時,靜坐不動(最初從一個鐘頭做起,每天加二十秒鐘,三天加到一分鐘,三十天加到十分鐘,半年一百八十天,加到六十分鐘,即是加一小時)。

第三年,上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四小時半,靜坐不動。下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六小時,靜坐不動(每天加半分鐘,兩天加一分鐘,一個月加十五分鐘,六個月加九十分鐘)。

第四年,上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七小時半,靜坐不動。下半年終,每天必須做到接連十二小時,靜坐不動。

此種功夫,在夜間行之最便。因為晝間要飲食活動,不能久坐。

【釋讀】以上所談,是具體到正式修煉的行持。讀者如有條件可以實行,如無條件僅可作為做功的參考。

問:接連十二小時,靜坐不動,身體如何忍耐得住?豈不是像受刑罰一樣嗎?

答:我所說的,已經比古法減輕一半。若是完全按照古法行事,功夫做到五年期滿,可以說晝夜二十四小時,身體沒有活動的機會。我改為十二小時,已經是大開方便之門。

問:這樣做法,豈不是活死人嗎?

答:神仙功夫,原來是未死先學死。這個暫時的死,能由自己做主;然後長久的生,方能由自己做主。

若不經過此關,如何能成仙呢?

問:這樣死打坐,就可以成仙嗎?

答:你看他外表像死打坐,不知他身內生理上已起了微妙的變化。非但比真死人絕不相同,即比較普通活人亦大大兩樣。炁滿自然不思食,神全自然不思睡,息自然停,脈自然住。到如此程度,雖非人聖,確已超凡。一切效驗,都是從死打坐上得來的。除此之外,別無他法能到此程度。

問:靜坐功夫,既如此重要。何以前文又說長年累月閉門死坐,不合法度?

答:他們靜坐,或守竅,或運炁,或止觀,或參禪。做到幾年以後,生理上並無變化。呼吸仍舊不停,脈搏仍舊跳動,仍舊要吃飯,仍舊要睡眠。不能依功夫淺深層次,逐漸進步,故曰不合法度。

問:彼此一樣的靜坐,何以結果不同?

答:這就因為身中先天炁充足與不充足的關係。譬如一粒種子,種在土裡。好種子,自然生長好花果;壞種子,就無美滿的成績可見。先天炁充足,是好種子; 先天炁虧損,是壞種子。若專在後天物質上做功夫,不識先天的作用,是無種子。肉體譬如土地,飲食譬如肥料,功夫譬如人工。止有種子,沒有土地、肥料、人工,種子固然不能生長。若 只有土地、肥料、人工,沒有種子,又豈能生長植物、開花結果?所以同是一樣的靜坐,而有成功不成功的分別。

【釋讀】這裡說明道家修煉所用的是先天炁,而且先天炁一定要充足,才能達到學仙的成功。一般氣功所煉的,只是後天之氣,與此天壤之別。

問:靜坐能做到十二小時不斷以後,是否再要增加鐘點?

答:慢慢的增加亦可,否則只須保持十二小時的限度已足。

問:從此以後,是否每天必須接連靜坐十二小時?或亦有休息之期間否?

答:到此程度,可以暫時休息。但須注意勿使功夫退化。

【釋讀】所謂“得道容易守道難”,功夫做到一定程度,就要注意保守,防止退步。

問:初步功夫以後,飲食起居,與普通有別否?

答:非但成功以後與眾不同,起手做功夫時候,早已有特別規定:

第一年,每天飯菜兩餐,補品兩餐,果品一餐,共五餐。

第二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二餐,果品一餐,共四餐。

第三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一餐,果品一餐,共三餐。

第四年,每天飯菜一餐,補品或果品一餐,共兩餐。

第五年,每天僅食一餐,或飯菜,或補品,或果品,輪流替換食之。

第六年,即當斷絕煙火食,每天僅食少許水果,或終日不食亦可,或數日不食亦可。

(所謂補品,大概屬於藥餌之類,或是普通飯菜中所缺少之物質,而為身體上所需要者。吃補品,須有醫 學知識,不可亂吃)

【釋讀】每個人的具體情況而用,不可千篇一律。

問:男女之事如何?

答:預備下手做功夫的時候,即完全斷絕。正式做功夫,更要絕對禁止。否則在五六年極短期內,如何能修成半仙之體。

問:精滿自遺或生精太多,身中受了刺激而動欲念。這兩種困難,用什麼方法應付?

答:有各種不同的方法,因人而施,不能執定某法最好。若功夫有效,這兩種困難,也就能免除了。

問:各種方法用盡,仍舊無效,將如之何?

答:決無此事!世間雖偶有百法無效之遺精病,乃尋常不做功夫的人始有之。專門修煉家,若得此病,豈非笑話。

問:常聽他們做功夫的人說起,多有患遺精病者,不知是何理由?

答:他們的功夫做法,都不高明,所以越做越遺精。停止不做,則遺精次數反而減少。此等功夫,尚不能卻病,安望成仙?

問:自古相傳煉精化炁之法,用之能獲效否?

答:你先要明白精是何物,若認為交媾之精,或遺泄之精,那就錯了。須知化炁之精,即《靈源大道歌》中所謂“神水”,不是濃厚粘膩之濁精。神水可以化炁,濁精不能化炁。

問:假使欲念旺盛,不易制伏,將如何辦法?

答:欲念之起,有關於生理上的,有關於心理上的。如身中生精過多,刺激神經不能安定,這是生理作用。若是煉氣功夫做得好,後天濁精自然就不生了。又如看見有誘惑性的書籍圖畫,心理上先受感觸,而後影響到生理上,只要你永遠禁絕不看,就無妨了。況且在山林中專做清靜功夫,足跡不履城市,又與家庭隔離,環境上的誘惑也可以避免。欲念既無起因,決不至於旺盛到不易制伏之地步,此屬毋須過慮。飲食之中,含有興奮刺激性的,宜勿入口。

問:陽神與陰神之分別何在?

答:各家道書上皆言,陽神可以現形與大眾看,能言語,能動作。陰神止有靈感,而無形質,雖能見人,而不能為人所見。道本無相,仙貴有形,故修煉家以陽神為足貴。


附:抄給洪太庵信中之一段

讀“呼吸與丹田重心之間的關係”一篇理論,亦頗為扼要,凡是修養家都應該注意到此。然吾人性命根源,尚別有所在,不僅此也。

儒家所謂“道”,是抽象的名詞,不能實指在身中某處(原文引《中庸》“道也者,不可須臾離也”一句,謂此說與丹田重心有關)。仙家所謂“丹”,乃最精微的物質凝結而成。雖不離乎丹田,但中年以後之人,做修養功夫,徒然保持重心,未必就能結丹。必須將已經喪失之物質與精神,添補進去,使之凝結不散,方有成就。惟禪家所定,確是與重心有密切之關係(此指小乘四禪而言,不是如來禪,祖師禪)。

愚最近研究生命根源,即是腦髓中所儲蓄之放射力,與神經上所運用之攝取力,二力分工合作,遂成為吾人之生命力。先能放射,而後能攝取。若放射力一日枯竭,則攝取力亦同歸於盡矣。譬如人家有許多錢財,藏在庫裡,按時搬出若干,放在外面備用,此即所謂放射力也。況有錢財在手邊,即可購買各種日用必需之物,並且可以修理屋宇,裝飾門庭,此即所謂攝取力也。但錢財雖多,經過數十年之消費,總有窮盡。等到錢財用完,購買力亦同時消滅,於是門庭衰敗,屋宇摧殘矣。

放射作用,由內而外;攝取作用,由外而內。放射是精神一方面事,攝取是物質一方面事。細的叫做精神,粗的叫做物質。其實非妄,凡眼耳鼻舌身意之活動,五臟六腑之功能,有放射力於中主持。無放射力,即無攝取力;無攝取力,即無生命力。雖有飲食、空氣並各種補藥,亦不能一日活矣。若要長生續命,須要做一個極高妙的功夫,添補腦髓之放射力,方有把握。

尋常安定重心之靜功,只節制身中之放射力,使其慢慢放射,少少放射,而不能添補已經放射數十年快要放盡之原動力也。尋常導引、吐納之動功,只能幫助身中之攝取力。譬如拿錢到外面購買各種日用必需物品,雇舟車搬運到家中。一朝老本錢用完,無力購買時,外面物品雖多,不能為我所有。僅用舟車,徒勞往返,何濟於事?豈非犯了丹經上所謂“鼎內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之弊耶?故普通人卻病延齡,君子學說已足以應付,可不必深求。若為自己修養起見,似宜於百尺竿頭,再進一步。

愚五十年來,於命功上研究所得,當以此為最上乘。國內學道人士,限於程度,無可與言者,今日第一次為君言之。以上的學說,乃甯於以往五十八年中,所共閱讀的一萬幾千卷書籍(如道藏、佛藏、丹經、子書、醫書、科學、哲學、筆記、小說、雜誌等)融會貫通,並親身實驗,又同時參考國內外許多學道者之經過事實,而後下的一個結論。凡講命功,無有高於此者。再高即越出命功範圍,完全偏於心性方面,不能達到長生之目的,止可成佛成道、入滅歸空而已。若低於此,亦不能達到長生之目的,只可以卻病健康,終其天年而已。

腦髓中所儲蓄之放射力,究竟是什麼東西?這就是丹經上所謂先天炁。雖也是物質,但非科學家所指定之物質;雖似乎精神,又不是哲學家所表示的心靈。這個東西,介於心靈和物質的中間,兩方面都能夠聯絡。僅有心靈而無物質,不成為肉體之人;僅有肉體而無心靈,亦不能成為完全之人。必得心靈與肉體合作,方能維持吾人有思想有意識之生命。

尚有最寶貴的經驗數十條,未能一一筆錄。俟有機會,再謀補充。

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十月三十日

攖寧自記


附錄:去病延齡方便法

不是專門修煉,而僅以健康長壽為目的者,可用此法,保能如願。

早晨天微明即起,靜坐兩點鐘。然後洗臉,吃飯,做事。夜間亥時下四刻、子時上四刻,靜坐兩點鐘,然後再睡下。每日早晚,共計靜坐四小時已足,不必增加鐘點。只要有琱腄A日日如此,勿使間斷,並無妨於做事時間。

【釋讀】刻,古人用漏壺計時,一晝夜共一百刻;今人用鐘錶計時,一小時分為四刻。亥時下四刻,指夜間10點至11點之間;子時上四刻,指夜間11點至12點之間。二者相加,共為兩個小時。

冬季夜長晝短,早晨宜在天明以前即起,坐到日出後為止。性急不耐久坐者,起首只坐半點鐘,後來漸漸增加到一點鐘,再漸漸坐到一點半鐘,再增加到兩點鐘為止,以後即不再增加。

【釋讀】這裡所說的增加到兩個半小時為止,也要根據每個人的實際情況而定。一般來說,每次的靜坐時間不低於半個小時即可。

當靜坐時,毋須守竅,毋須運氣,毋須止念,毋須迴光返照,毋須存想丹田,毋須舌搭天橋,手扣合同,毋須眼觀鼻,鼻觀心,毋須其他一切花樣。只要身體端正,不動不搖, 像一尊泥塑木雕的菩薩樣子,即為合法。兩腿或盤或垂,眼睛或開或閉,那些都可以隨便。至於兩手,或安放在中間,或分置於左右,更不成問題。惟周身衣服不宜束縛太緊,褲帶要解 鬆,坐墊要柔軟而厚富於彈性,勿使身體有絲毫不舒適之處。蚊蟲、臭蟲、跳蚤等類,皆要驅除乾淨。坐長久了,能把自己身體忘記最好。

【釋讀】這裡所講的靜坐方法,是不用任何方法的方法,因而較為方便。但是靜坐的最終目標,是要把自己的身體忘掉。

若嫌雜念太多,用數息法亦可。其實雜念與靜坐是兩件事,雜念並不妨礙靜坐。只要身體靜坐不動,雜念聽其自然亦無妨(最好是身、口、意三不動,但意不動甚難,先求身、口不動,再漸漸調伏意識可也)。

【釋讀】身不動,即全身放鬆,外面不動。口不動,即抿口合齒,舌抵上齶。意不動,即一念不生,萬慮皆空。

每次開始靜坐之前,及靜坐完畢之後,宜兼做全體運動。動功與靜功相輔而行,方無流弊。偏於靜坐不動,亦非善法。尋常做事、作工、走路之動,乃消耗體力之勞動,不是增加體力的運動,勿以勞動代替運動。

【釋讀】尋常勞動,做完會累;動功之動,做完更有精神。

所謂人生者,究竟什麼一回事?揭穿了說,不過就是“飲食男女”四個字。其他一切事業,都是為這四個字而經營的。所以孔夫子說:“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孔子之說,見於《禮記》)仙學家對於飲食男女,確有徹底解決之法,然非普通人所能奉行。若僅為去病延齡計,飲食一層,可參考《學仙必成》第三步各條,已夠應用。但不宜每餐吃得太飽,弄成胃病。男女之事,要有節制,不可任意胡為。特將禁忌各條,開列如 下,為有志養生及改良人種者之一助。

【釋讀】這裡所講,即是飲食男女的問題,是對平常人說法,故與前文所講有所不同。

關於天氣的:

冷天非火爐不暖時,熱天單衣尚要出汗時,黴天潮濕氣重時,狂風暴雨時,震雷閃電時。

關於節令的:

立春、立夏、立秋、立冬

春分、秋分、夏至、冬至

關於紀念的:

父母兄長忌日,岳父岳母忌日(此是女方的關係)。

關於人事的:

出遠門辛苦初歸時,處逆境胸懷鬱悶時,負重任工作緊張時,遭危險驚魂不定時,

悲哀之後,憤怒之後,勞力之後,勞心之後,酒醉之後,飽餐之後,疾病之後,居喪之後。

關於年齡的:

(此是就中國人身體而言,外國人身體比中國人強,可以加增一倍或兩倍。)

二十歲以外一星期一次,三十歲以外兩星期一次,四十歲以外三星期一次,五十歲以外四星期一次,六十歲以外絕對禁止。(雖以星期為標準,但到期若遇上文所列各種禁忌,則宜改期,不是到期決定要做。總而言之,這件事是虧 本的生意,能少做最好。)

【釋讀】這裡所談,亦是僅就本世紀四十年代國人體質而言。今人體質與彼大大不同,因而不可死搬硬套,但是也要注意做到節制。

關於女方的:

月經期內,懷孕期內,產後三個月期內,年過五十,月經斷絕以後,絕對禁止。

白帶病太重時,子宮病未癒時。

煙酒能戒斷最好,否則宜有選擇。酒類只有啤酒、葡萄酒、紹興酒、甜米酒可吃,燒酒、高梁酒、白蘭地酒傷人。捲煙粗劣味辣者傷人,雪茄煙亦傷人。

為聖為賢,修仙學道,皆從克制情欲下手。可見情欲是人生的大患,能阻上進之路,能開墮落之門。不必高談闊論,淺而言之,僅求健康長壽,亦非克制情欲不可。世間有歲月清閒、室家和美、享大年、無疾而終者,皆情欲淡薄之人,而非肆情縱欲之輩所能妄冀。

動靜兩種功夫,做長久了,各種病症,漸次痊癒。自己覺得精神充足,體力康強,這就是極大的效驗,不必問身內有無特別景象發生,儘管照舊向前做去。偶或身中果真有異乎尋常的景象,切不可胡亂運轉。一面要小心護持,勿受驚駭,勿犯色欲;一面要請教諸位同志道友,仔細討論,用什麼方法應付。若急切求不到應付之法,只好暫停止做功,勿再前進,俟將來有法應付時,再繼續行功,否則恐不免弄出病來。

以上各條,似乎平淡無奇,實為余數十年閱歷有得之言。果能依法奉行,決定可以達到目的,諸君幸勿輕視。無論少年中年,若認為這種辦法是人生所必需的,要做就做,不必有所期待。光陰 像流水一樣的過去,轉眼身體衰老,百病叢生,再想用功,已嫌遲了。《黃帝內經》曰:“夫亂已成而後治之,病已成而後藥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

(按:此本乃筆者珍藏,後胡海牙老師索閱並複印 留存。)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