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體空間醫學--觀舌知健康

中醫世界首頁

提供者:蒲公英學會

郭老師於2009年6月7日晚上在香港講課

尊敬的前輩、同道,女士們、先生們,晚上好!

我今天給大家談一談我五十年的臨床、發現、體悟和應用。我一直沒有離開臨床,所以對舌診用傳統醫學的觀點、方法,傳統醫學的舌診,在觀察的過程中發現了新的方法,也不是我一開始就應用這樣的方法,是在臨床過程中發現的,發現傳統舌診中,可以這樣說不足之處。傳統舌診舌質、舌苔、舌形,雖然都有,但是與現在的醫學在名詞上結合不了。我在臨床過程中發現了舌質就是人體的胞內,舌苔就是人體的胞外,人體由細胞構成,中醫講營衛。細胞內部中醫講營氣,營,營血。細胞外側中醫講衛氣,保衛的衛,護衛的衛。在臨床過程中我發現舌質的病變就是細胞內部的病變;舌苔就是細胞與細胞之間的空間的病變。我也做了大量的試驗,桂枝芍藥湯是解決空間的能量向胞內運動,桂枝加白芍能夠減輕舌苔的作用,所以舌苔我要想著叫它減少,桂枝加白芍,空間的能量向胞內運動、胞內轉化,舌苔就減少了。胞內的能量物質向胞外轉化就增加了舌苔。

我們搞醫的,醫生都知道有一個難點,沒有舌苔的病人不好治,也就是鏡面舌不好治,而且重病以後的舌苔絕大部分是鏡面舌,這不好治。我們中醫有一個辨症叫陰虛內熱,這個滋補是真不好解決,我們把細胞給他開開,舌苔就出來了,就這麼簡單。我們不要去固守陰虛內熱,這沒法治。我們開開細胞,細胞內的津液向外輻射,舌苔不是有了嗎。我們醫院四百張床位,可以說全滿,這四百張床位中百分之八十的是癌症,那麼癌症後期絕大部分是鏡面舌,乾燥舌,陰虛內熱,怎麼辦呢?就是開胞,就解決了。怎麼辦呢?桂枝、連翹,各一克就行了,如果要是按我們傳統的治療,那得滋陰,大量的滋陰藥,生地,女貞子,花粉,板藍根,等等,實質上我們開了胞,叫它胞內的物質向外一輻射,舌苔就出來了。在疑難病過程中,鏡面舌是我們傳統醫學的難題。如果我們把舌質看作細胞內部,把舌苔看作細胞外部,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好解決了。所以我提出要有繼承、發揚、創新的精神。繼承我們傳統的古文化的精髓,我們要與現代的科學名詞結合,有很多問題就解決了。

舌診來源於傳統醫學和古文化,我們一定要用科學的觀點、方法,與現在結合,理解舌質就是胞內,舌苔就是胞外,而且一切疾病都是胞內和胞外的變化。我們不要去聽病名,如果聽病名,很多的病我們就沒辦法治。

在治療過程中,我們知道細胞吞吐、輻射,相互轉化,是我們健康的根本,是治療的根本。所以我們在治病的過程中不主張化療,不主張介入。為什麼?因為化療它損傷細胞與細胞之間的能量,化療的人很快就沒勁兒,為什麼?能量損耗了,就是我們傳統醫學所講的衛氣沒了。在化療的過程中,如果是六次以上的化療,這個癌症就相當難往回救了,這個人就不大好救了,為什麼呢?因為人體太虛弱了。如果六次以內的化療,我們還有希望。

我不主張介入,為什麼?因為介入它封閉的是細胞壁,它控制了細胞內部向外部轉化的功能。我們人要健康,必須得活,必須得氣血暢通,現在胞內、胞外不暢通了,那麼怎麼健康呢?所以介入後必須用桂枝開之,這個患者來了,拿著單子有介入,我們必須得用桂枝,為什麼,桂枝把他的細胞重新打開,重新激活,這個病才能解決。介入,當然在打開四、五個月以後,介入的患者往往反復的很厲害。如果是化療了,我們一定要應用公英,公英撞擊細胞,恢復能量的輻射,增強空間的衛氣,也就是增強空間抗病的力量。

所以在講舌苔的過程中,講舌質的過程中,我們首先要記住,舌質是細胞內,舌苔是細胞外。我們不要去固定傳統醫學所講的每一個地區,每一個舌的部位所代表的臟腑。我們要把舌看作一條河,這條河,舌根是河的發源地,舌尖是河的入海口,要看成一個整體,舌尖的入海口,然後再考慮由舌尖從外部又循環回來,循環到舌根,所以看舌是一個整體的循環。傳統醫學上沒有這樣的論述,都強調了舌尖心肺,舌根腎臟部、下焦部。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它的變化原理,舌根是發源地,發源地的水流向舌尖,在流的過程中,下邊的河寬,那河水就流得快,前頭河窄,河水就流得慢,而且就容易泛水,這就是人體整個的病理。

所以我們的疾病,它是一個特點,舌前部分往往的是厚膩,舌尖往往的是舌尖很尖,這樣就造成了河道不順暢,向前走有堵塞的地方,有堵塞這就是疾病。不要說,哎呀,胃病就是治胃,肝病就是治肝,它所堵塞的地方都是在前邊,沒有在後邊的。所以《內經》一句話:病在下,取之於上,這一句話說得非常深刻,我們要強調舌質的分析,舌苔的辯證,我們治療每一種病,就要真正的看到它的整體,要落實辯證,我們所講的六淫辯證,三焦辯證,這是說給大家講,大家能明白。

我今天講什麼是空間醫學的辯證,空間醫學的辯證就是舌高是病,舌低是因,這就叫辯證。就這麼簡單,不要再講六淫辯證,三焦辯證,沒有。舌高的地方就是病變的地方,舌低的地方就是病因,就是由這引起來的高,就這麼簡單。我們在看舌的過程中往往是看舌高忽略了舌低。一看胃這有瘀滯,胃病,對不對,對;一看肝部這有瘀滯,肝病,對不對呀,對,但是病因沒在這。你如果治療肝部,效果不高。那麼病因在什麼地方,在前頭低的地方,為什麼,在流水的過程中,突然前頭壓力很高,流不過去了,後頭臃起來就是病呀。所以我們在觀察舌的過程中,強調了病因的所在,不管他什麼病,不要管病名,只要是舌質前面低的地方,一定要叫它高起來。那麼只有高起來,它的壓力減輕了,後邊的水才能順通的流過去,後邊的氣血才順通的流過去,這是竅門。《內經》有一句話,要宣肺氣,是個宣字,宣肺氣,把肺氣宣起來,這句話非常重要。宣肺氣,才能夠疏通三焦,能量的運動,也就是氣血的運動。如果肺部不宣,中焦和下焦必然受到壓力,像糖尿病,胰頭癌,打嗝,都是肺部的問題。治療糖尿病,糖尿病不好治,如果糖尿病的原因,就是上部壓力太高,中部的能量運行不上去,壓迫著中部能量增高,壓力增高,胰臟的細胞運動失調,這就叫糖尿病。所以我們不要說哎呀,這是糖尿病,不管,什麼地方壓力,什麼地方有問題,我們去解決什麼地方。

傳統醫學的理論,傳統醫學的方法,都來自於高層次的修煉家,修煉家在修煉的過程他悟到的,他的幻景通過臨床的實踐驗證,然後他記錄下來的。《內經》我認為是高層次的修煉家所寫的,氣聚則成形,散則成風,這一句話高度的概括了人的病因,也高度的說明了治療的方法。所以我們祖國傳統的文化不是來源於巫,而是來源於幻的科學。大家要問你敢這麼講嗎?我告訴大家,我敢,因為空間醫學是來源於我的幻。我用我的幻景的對話,寫了很多的書,大家要知道,實事求是的講,我是一個小學生,小學的文化程度,那麼怎麼能夠寫出這麼多東西來呢?幻,應用了我的幻景,總結出來的知識應用於臨床,通過臨床驗證了它是正確的。

我寫了本草的對話,我理解了,所以我從本草中總結出了十來味藥,能治療全身的疾病,而且我們在應用過程中,應用小方治病效果很好。這並不是誰教我的,也沒有這個小方的書。所以在本草上我提出來了打破框框,去掉歸經,我們講本草不講歸經,講三點論,本草的三點論。

所以這是一個大的創新,在辯證上我們不講究六淫、七情、三因論,不講,我講水論。所以空間醫學病因--水,我們醫生就是調節水的方法。水多了不行,少了不行,聚起來不行,分佈的不均勻不行。我記得我在一天晚上,晚上十一點半就出了水的幻景,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四點半,這麼長的時間大腦講水,把水講清楚了,所以,我寫的水論。這是自我開發,難道你就說我迷信嗎?我既不燒香也不磕頭,而且我能產生智慧,我能產生新的方法。2003年我大腦產生了一本書,什麼書呢,《新西遊記》,這《新西遊記》的中心思想寫和諧社會、和諧人生,在那個時候它說今後的社會要講和諧,現在全世界都講和諧。所以《新西遊記》是鬥爭中的和諧。通過我的實踐,我認識到了我們傳統的文化是來自於高級的修煉家,不是巫醫,是幻的科學,我是通過我的實踐,我大約現在寫了有二十幾本書,悟性、靈感從現代科學來講就是大腦之中一種靈感的幻景,靈感的對話。

釋迦牟尼要求大家要明心見性,有的講明心見性就是最高的智慧,就是最高的開發人生的方法。今天,我不認為,而且明心見性才是我們開始領悟新的科學的開始。明心見性才是認識真我、自我的開始,明心見性才是我真正的為人民服務的開始。所以空間醫學理論來自於靈感加臨床實踐。我最近又在靈感過程中總結了八個穴位,治療全身的疾病,我們搞針灸的都知道馬丹陽的十二穴,這就夠精華了,馬丹陽是道家的一代宗師,他創造的十二穴,我認為不是他創造的,是他的靈感創造的。為什麼?因為我創造了八穴,比他的十二穴還高級,難道是我學習的嗎?不是,是我的靈感,是我的靈感與大自然結合,開發的智慧。我這八個穴位不用針灸,用手一點就行了。一點,應該說當場見效。

我們更認識到了老子的《道德經》的重要性。老子《道德經》的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什麼呢?幻景。當然這個問題一直到現在大家理解不了。老子的《道德經》怎麼得到的呢?很簡單,道德,道德,老子的《道德經》就是有德才能得到。所以只有有一顆為人民服務的心,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心,要時時、事事、處處把人民,把公放在第一位,才能夠得到。

我又認識到了人體處處都是循環,如果我們掌握了循環這一個規律,我們就能夠解決很多不同的疾病,陰陽者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我們不單的研究人體為本,研究辯證為本,研究自然為本,我們要從舌苔上,舌質上要認識循環,開合是永遠的循環,呼吸是永遠的循環,壓力大與小的變化是永遠的循環。所以在觀察舌的過程中怎麼樣的掌握循環之道,這是關鍵。

我剛才講的舌是一條河,河源與出水的地方基本上應該寬窄一樣。如果在舌上哪個局部的高低發生了變化,那麼就是河中間的淤泥發生了變化,瘀滯發生了變化。瘀滯如果細胞內部的變化發生紫、暗、紅、瘀,是細胞內部的變化。如果舌苔哪個地方有變化,發生白、膩,舌苔是空間的變化。舌質發生變化就是人相對應部位那一塊、那一帶的細胞有問題,不要具體的這就是肝,這就是膽。舌苔那一個部位有問題的,就是對應的前後有問題。要注意這一句話,前後,什麼是前後呢,前頭是腹部,後頭是背部,因為空間它沒有前頭的空間,沒有後頭的空間之講,它是疏通的。

我們在治療上首先考慮背部,就是太陽區,我把太陽區化作了一個焦,外焦,因為太陽經面太小了,整個的外部關係到人體的三焦,下焦、中焦、上焦,所以《傷寒論》以太陽經為治療之首,太好了。為什麼太好了?一切疾病的根源就在背部,如果背部暢通,人體的三焦是暢通的。人體不光是清升濁降,清升濁降是人體的主流,這是我們傳統醫學所講的。但是人體也有橫向運動,所以講經絡,絡是橫向運動,由於有橫向運動,所以前邊的局部與後邊的局部都有關係,它的壓力也都有關係。

在修煉過程中一定要講究不要有門派,我們知道上下運動,左右也運動,我們都要叫他運動開,我們才健康。道家的周天,佛家的法輪常轉,我們兩者都結合,同時都和醫學是一個道理。所以儒、釋、道、醫是一家,還有什麼門派呢?

在觀舌的過程中,舌根的變化,舌根苔的厚膩就是人體的命門到尾閭這一個空間不暢通。這一個空間不暢通,肺部的能量通過背部向下運動,向下輻射這一個地方的空間不暢通,輻射不了,輻射不了叫什麼,叫金不生水。那麼在傳統醫學內科上講腎不納氣,什麼不納氣呢?就是後頭的能量輻射不下來,所以它所產生的疾病都是膈膜以上的疾病,食道癌、肺癌、肺結核,肺部的疾病都與尾閭有關係。所以我說我們人生的先天,應該講肺是人生的先天,為什麼?因為只有肺部的能量向下撞擊命門周圍的細胞,腎臟才健康,所以金生水是關鍵。

在能量撞擊的過程中,它必須要有一種媒介,這種媒介是什麼?是空間。人體細胞與細胞之間是空間,細胞與細胞之間它的濃度很大了,舌苔很厚了,所以它不能傳遞了,這就是疾病。癌症的後期,舌苔的上下都是白膩苔,舌苔都滿了,中醫講濕熱太多了。我們在傳統處方上應該是清熱利濕,但是溫病條辯,最難治的濕和熱,參雜在一塊兒,祛濕留熱不行,祛熱留濕不行,所以濕熱病是我們中醫最撓頭的。很多的病在舌苔上是濕熱引起來的,類風濕,濕熱,膠原性疾病,濕熱,癌症,濕熱。那麼濕熱究竟怎麼治?我們說了舌苔是流水過程中的水面上的雜草,空間能量的多餘,如果在流水的過程中我們把那點雜草給他解決了,清除了,這不就都解決了嗎?所以遇到這個情況下,不管它,我們是管的疏通河道,一定要疏通河道,才能夠清除污染,只有把河道疏通了,河水流通了,河水的雜草才解決了。我在治療這種病的過程中從不應用治濕熱的藥,治濕熱的藥我們都用白花蛇草,半枝蓮,茵陳,兩頭尖,等等,這都是治癌症的,治濕熱的藥。實質上如果疏通了,把前頭的水疏通了,就非常好治了。

在觀察舌苔的過程中,我們特別要注意什麼?注意大小便,特別要注意大便,大便乾的一定要補充水,大便稀的一定要先去水。如果水在三焦某一個部位的停滯,瘀滯,我們用什麼樣的藥都不靈。我們用藥就怕水,香附特別怕水,如果中焦的瘀滯有大量的水汽,用香附是不頂事的,因為香附它能夠運動能量,運動氣,它絕對運動不了水。所以我們人體不管什麼地方有水,先治水,這是關鍵。水也有兩種,舌苔淡白,舌苔很潤,這樣的水是空間之水,也就是能量的水汽太多,空間的水濕太大,用佩蘭,佩蘭是治療空間水。如果是舌質上斷定了是水,但是舌質上有很多的紅點,這個水是細胞內部的水,細胞內部的水用佩蘭效果很低,用益母草,在本草上益母草也行水,它行什麼地方的水呢?行細胞內部的水,這是水的區別。一個是空間的水濕太大,佩蘭,一個是細胞內部的水瘀太大,益母草。不管是什麼樣的疾病,只要是有水,我們先解決水,只有把水解決了,才能夠調整人體的能量運行。但是在解決水的過程中,要注意用少量的藥物去解決,一克就可解決了,佩蘭一克,益母草一克,當水往下一下,不要把水完全排出,完全排出了,河媕Y沒水了,船也就行不動了,氣血也就沒辦法了。人離開了水解決不了問題,人內部的水大又解決不了問題。所以在水濕上我們注意大便小便,大便乾,舌尖上是一個高坎,用蔞仁兒,瓜蔞仁。

我們下邊談一談空間污染,人體的空間污染。我們現在儀器很先進,我們能夠得病檢查出什麼病,可是有的疾病檢查不出來,但是有症狀。他本來難受,但是到哪個醫院的儀器都檢查不出來,人難受,檢查不出來,不等於沒有病,他肯定有病,沒病怎麼難受呢?沒有病怎麼不舒服呢?我們不能光說神經官能症吧。

我告訴大家,雖然儀器檢查不出來,但是他所有的病已經有了,病在什麼地方?在人體空間,如果是一個高層次的修煉家,他可以發現你的疾病,你這兒有病,不一定能夠檢查出來。石家莊電視臺的台長,好幾輩都跟我的關係非常好,因為好幾輩所有的疑難病,都是我給他治好的,我們的關係,直到現在,到孫子輩也很好。他相信科學,電視臺台長啊。有一年他去給我拜年,我說你的肺部有問題了,他就趕緊去檢查,檢查沒事,結果以後呢?得的肺癌。還有個銀行的,到我們家玩去了,我說你的直腸有問題了,直腸有問題了,他說有時候有點墜墜乎乎的感覺,我說你去檢查吧,到檢查沒檢查出來,上北京檢查出來,直腸癌。所以呢,什麼地方空間有問題了,那麼空間的濃度,深了,它的顏色必然發暗,顏色發暗了,它的濃度與它的實體沒有結合的時候,是在空間,沒有結合的時候你去檢查不出來。石家莊火車站的站長,有病,我去看病的時候,他的秘書跟隨,秘書挺逗,「郭大夫你看看我有什麼病啊?」我說:「我不看病,我也不會透視啊?」「哎呀,你看看吧,我有時候頭部不好。」我說:「恭喜你了,你比別人強。」說:「咋強啊?」我說:「你頭部埵陪茠F西,不是比別人多一點嗎?」結果最後確定腦瘤。所以呢,這就是空間。我們現在的儀器,很多的,是人體的實質性的問題,才能夠檢查出來。所以我們每一個人你哪要有了症狀了,他必然有了問題了。沒問題怎麼有症狀呢?所以在有症狀的過程中,我們就應該注意了。有症狀,就能檢查。有症狀,它的局部的溫度一定有改變。

北京有一個醫院,康雅醫院,康雅醫院有一種儀器,檢查人體的空間,效果很好,能夠知道什麼地方能量高,什麼地方溫度高,它能檢查出來。但是,檢查是檢查出來了,沒辦法治療。這是北京康雅醫院。這個醫院的院長,後來是跟著我學習,跟著我3個月學習,也應用小方,也應用火灸。為什麼呢?因為檢查出來了,解決不了也就沒人去檢查了,沒人檢查醫院就沒病號了,開不了張了,所以去我那學習,現在也是開小方,效果挺好。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把疾病消滅在開始的症狀上,不要以檢查數字為準。

所以有的病,檢查不出來。比方說我們現在,去年流傳的一種病變,手足口病變,手足,兒童病變啊,死了還檢查不出什麼原因來。這個問題,我們看舌就能看出來。什麼呢?舌尖直硬,舌尖直硬,舌尖很硬,很尖,特別要注意腦部病變,高燒。對一些腦血管病變,往往地見這樣的舌頭。對一些狂躁病變,見這樣舌頭。對一些多動症病變,見這個舌頭。對一些癡呆症,見這個舌象。因為這個舌,往往地影響了腦部的變化。我們不要以為,口足病變傳染病,沒法解決了,把口足病變擱到一邊,我們只是看他的舌頭,有這個舌頭,我們就趕緊想法把舌尖給他解決了不就行了嗎?

我前兩個月,我們醫院有一個在我們醫院學習,在按摩學校學按摩,他家是湖北的,突然家媯馴L來電話了,說小孩是手足口病,傳染病,麻煩了,他就找我。他說:「郭大夫啊,手足口病那方怎麼開呀?」我說我不知道。因為我絕不能說,什麼藥治手足口病,這是政治問題呀,現在都解決不了,你說我這個方能治手足口病,那不是煽動群眾了嗎?我說我不知道。他說你得救命啊。我說我救不了命,我說我只要你小孩的舌頭,你照個舌頭,你給我傳過來就行了,不要說手足口病啊。給我傳過來了,開了一副藥,告訴大家,吃了一副,吃了一天,效果就好了,吃了3天,好了。經過當地醫院確診,好了,回去吧。

(郭?岭院長上台解說這病例)這個病人因為是我們親手經歷的一個病人,他是按摩學校的學生,是湖北的學生。當時家堨晶q話說,孩子得了手足口病,叫他馬上回家,我們正好那天在門診,他就跑著就磕頭,一進我們105,我們105是門診室,一進去之後就磕頭,快點叫郭老師救命,說手足口病,就像剛才那樣,郭老師就開玩笑,我沒有手足口病的方。最後呢,你傳個舌苔過來,因為這個病我們是非常關注的,連著打了兩三天電話。開完方之後,就打電話,當著我們的面,告訴對方馬上到藥房去拿藥。我記得就2味藥,桂枝和連翹好像是,就2味藥,我記的比較清楚,桂枝和連翹各1克,桂枝1克,連翹1克。郭老師說,用最快的速度,不用熬,給它用熱水沏一沏,當茶水喝。因為小孩已經很重了,結果第一天喝了之後,是下午1點多,跑過去的。下午就喝了1次,第二天上午,我們又打電話,第二天上午還沒有完全好,就說小孩的一些症狀好了一些。第二天上午又喝完一副藥,然後下午打來電話,小孩就突然地解很多的黑便,但是沒有血,我們讓他去檢查,不是血便,是黑便。這個黑便就是郭老師經常講的,腸部的積熱,這就是腸部的濕熱,水過於多了。所以我們講空間醫學,講病因論,講水,講兩大部分,一是膈上水,二是膈下水,都是有傳染病的症狀。這種水,膈下水呢?就是以瀉肚子,發燒;膈上水呢?就是以肺燥,發燒,高燒,咳嗽。那麼這種情況呢?這個手足口它屬於是膈下水,腸部的積熱。所以第二天下午,我們剛門診完,又打電話問這個病人,到底怎麼樣。因為小孩子得了這個病,那幾天是非常嚴重的,說上海的有幾例已經死了,就是那一段時間傳著是手足口病,上海的已經死了幾例了,所以就比較緊張這個家屬。結果呢,下午就排出了大量的黑便,到醫院檢查沒有血,只是黑便而已。這是下午,再第二天呢?這個小孩已經基本上什麼症狀都沒有了。郭老師說:「一定要叫他喝3天。」第三天的時候到醫院檢查,已經全部症狀解除了。所以,通過這個病例,更增加了我們對小方的認可。所以,任何疾病,我們只要認清它的病因,找到病的根本原因,任何疾病,只是什麼可怕?只是所叫的名,把我們給嚇住了。所以很多人被病名所嚇死,太可惜了。

一說手足口病,山東死,上海也死,沒辦法啊?當然了,都怕。不要光聽病名。所以,我們搞醫務的,不要害怕。一說肝癌,沒法啦。一說胰頭癌,癌中之王,麻煩了。告訴大家,癌中之王,要比其他的癌都好治。癌中之王。我們最快速度的胰頭癌,20天,完全恢復健康。28天恢復健康的標準是,經醫院的檢查,什麼都正常了,這才算恢復健康。不能說症狀見輕了,那不行。所以我們講舌診,要全面地認識人體的舌診。舌診,既要觀察舌苔的厚膩,舌頭顏色的青紫,舌形的寬窄大小,也非常重要,寬窄,舌頭一開始,舌頭窄,前頭寬大,證明前頭水淤了,所出現的症狀,胸部滿,心慌,氣短。在這種情況下,一定不要按心慌治,越補越厲害,前頭淤了,桂枝、佩蘭兩味藥就解決啦,2克。淤在中焦了,焦三仙、桂枝,也就行了。多簡單。牛皮癬,大家說不好治吧?外科不治癬,內科不治喘。牛皮癬出在肌肉上,脾主肌肉。牛皮癬,焦三仙、桂枝效果就挺好。所以,一定要從舌體上去分析,不要從病名上去分析。不管什麼病,我只看你的舌。所以,舌是人體整體的代表;舌是人體整體的信息表示,是科學的。

我們認識到,傳統醫學與現在的胞內胞外,是一個理論。所以中醫和西醫的理論是一致的,中醫和西醫它們不是兩個理論,是一致的,都建立在細胞理論基礎上,都建立在細胞運動上,不過名詞不一樣,中醫叫消化吸收,西醫叫吞吐,這名詞啊。

我通過臨床實踐,總結出來了一個問題,總結出來了一個驕傲的問題:西方的醫學,要趕上我們中國,還差點。為什麼呢?因為我到過西方講學,到過美國醫學院講學;加拿大醫學院講學。我是加拿大醫學院的終身顧問,我也得到了聯合國的終身研究癌症科學家的獎章。美國醫學院的院長,多次地訪問了我。他說,哎呀,像你這樣的醫療手段,這麼快,我們醫學院就快垮臺了。垮臺了,怎麼呢?我說:「學習好,6個月準能成功。聰明的,3個月。再聰明的,7天。」是吧?7天就會開方了。我說你的醫學院,5年畢業,3年畢業,出來後哪個會開方啊?他在我們理療院,跟著我們,每一個步驟看得非常詳細。但是大家知道,要改革一個科學,是非常不容易的。改革一個科學,牽涉面太廣了,牽涉到教育部,牽涉到很多的系統,是不容易的。

所以我們沒有溫病學說,也沒有濕溫學說,沒有。就是個胞內胞外。胞內的熱,向胞外輻射;胞外的能量,向胞內吸收。根本就不存在什麼溫病學說,濕病學說,沒有。我在學醫的過程中,葉天士的,吳鞠通的書我看多了,溫病論。那麼到現在呢?我說,那些書都太複雜了。就是個胞內胞外,而且,一般地不用消炎藥。在運動過程中,運動的距離越遠,熱量散得越多,所以就不用消炎藥。我用的桂枝、連翹,使熱度開胞就消滅。如果用桂枝、獨活,不用連翹,為什麼?因為它熱度一直往前走。獨活,順著頭部一直走到足部。所以走得越遠,消耗的熱量越大,所以就沒有熱病了。對一些熱和寒,就無所謂的事了。講究也行,不講究也可以,你只要叫它走開了。也沒有什麼補藥和瀉藥,這個能量,從這兒開始走,往前走,開始的地方,都是瀉,因為把它能量拿走了,就是瀉。走到什麼地方就補到什麼地方,補到什麼地方就疏通到什麼地方。所以,八法都在其中,沒有另外再講究八法,再講究辨證,沒有。就是走,轉一圈,轉一圈,轉一圈,轉一圈。就是轉,轉的圈越多效果越好。所以,這就叫任督二脈的運動。由於背部的能量拓寬了,所以,我就叫任督連起來,就叫公轉,公轉運動。所以沒有病名,也不考慮病名。熱淤在細胞周圍的,使細胞輻射受到影響的,這是癌症;熱淤在皮膚周圍的,就是皮膚病;熱淤在關節周圍的,就是類風濕;熱淤在生殖器方面的,愛滋病、性病;熱淤在心臟周圍的,風心病。所以,我們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就要增加空間能量運動,增加細胞之間的相互交合,就治病。何苦還管它肺心病?管它風濕病?不管。所以我們一定要掌握,細胞與細胞空間的清亮度,清潔,這是關鍵。當然,我們今天不講修煉,講修煉,心也得清潔。這是講修煉時候的問題了。心不清潔,也是有病。所以一切病發於心,就是心不清潔。

我們的處方,我們的辨證,是大道至簡。簡化到什麼程度呢?就是一進門,給你的舌頭照個相,把你舌頭相片傳到我的電腦,這就是治病檢查的全過程。我們往往都是8點上班,8點半結束。8點上班,8點半結束。怎麼8點半結束?100個病號不愁幹,半個小時就結束了。那麼,照舌頭呢?用照相機照舌頭還不快嗎?1個,2個,3個,很快。照好以後往電腦堣@傳,傳到我們那兒,我們就看,一看,什麼藥,一看什麼藥。說實在的,病號來了,得給病號說兩句,要是一句都不說,那很快,一分鐘能看十來個人,得跟病號聊聊,啊,你是哪兒的?怎麼回事啊?實際上這是廢話,因為對方不瞭解啊,來了以後,往這兒一站,結束了,嗯?他弄不清怎麼回事兒,看好了。有些的抬著來的,往這一擱,走吧,好了。他還沒擱好呢,好了。實際上,人來與不來一樣,見人與不見人一樣。為什麼?有舌照在我電腦堻ㄕ璊F,一切完備。所以我們看著病號不多,實質上不少。因為什麼?因為我們來自全國各地的,各個地方的舌照,都在我門診上,沒有人,有舌苔,所以電腦上忙,電腦上忙要想看病,你在香港照個舌苔,擱到電腦發過去,這就看了。所以,我們主張家庭醫療。家庭醫療,就是看病不出門,連門都不出。你在電腦上一傳過去了,所以我們看著病號不多,但是所有的床鋪全部滿員。但是外部的病號多,每天電腦上的病號多,我們這個電腦診斷,電腦處方,晚上往往到一兩點才能下班,晚上一兩點才能下班,忙啊。因為來了以後還得回去,來了以後給他發回去呀。所以我們的病號是全國各地,世界各地,看起來不多。當然,說個笑話,看起來沒有幾個人啊,都是住院的唄,所以,收入也不一定高了,但是內部高啊,電腦上還有收入啊。所以呢,世界各地跟我們聯繫,都是通過電腦啊。你說很多的話,都沒有用,你只要把你的大便寫清楚,就行了。就一切具備,我的方就過去了。所以診斷檢查,都非常簡單。我們應用的是巧勁,應用的是巧勁。美國總統,誇口,美國要用「巧強力」戰勝世界。我說你總統誇什麼口啊?我們要用空間醫學戰勝世界。這是我們誇口啊。我們用1克藥,能夠治病,如果再改革改革劑型,更小。如果應用藥粉,那藥有個,最多有個0.5克滿夠了,一個人就滿夠了。

我們治病的一個竅門,就是空間能量的相互撞擊,這是竅門。我們對腸胃,非常重視,因為腸胃,是人體的主要動力部分。所以,中醫的《內經》講:「營氣出於中焦」,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對肺部非常重視,因為肺部的能量,貫穿著任督兩條經脈的運動。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大便正常,呼吸正常,這個人就可以說是健康的。當然這媕Y得加個小段,加個喘,內科不治喘,我們自古的內科學,喘,都治於肺,不對。喘,沒有在肺上,喘,在肺部的後側肌肉上,肌肉肉絲微循環有炎症,引起來的喘。所以,當一個病號,到這兒,郭大夫,喘。我特別地注視他的肺部後側的變化,他的肺部後側,細胞啊,微循環,有多大的面積的炎症。《傷寒論》,桂枝加杏仁厚朴湯,治療喘,這是《傷寒論》的原文。那麼我在研究,治喘為什麼加厚朴、杏仁,有道理呀,對肺有好處啊,那麼厚朴是治療腸胃的,為什麼桂枝湯加杏仁厚朴,它能治療喘?這就是我們研究的物件。因為厚朴它能夠減輕腹部的空間壓力,使腹部空間的壓力,回收到腹腔的細胞內部,所以它治療喘,是腹部的壓力低了,背部的壓力高了,向壓力低的運動,壓力運動以後,背部的炎症就消了,所以它治療喘,很簡單。

我沒有應用小方的過程中,我是絕大部分應用的經典方,因為我的老師,是《傷寒論》講師。負責石家莊所有醫生學習《傷寒論》,這是我的老師。所以我用經方,柴胡湯,桂枝湯,白虎湯,承氣湯,這是我背的很熟的湯頭,我用經方。當然,在修煉的過程中,靈感給了我的藥方,靈感給了我的知識,靈感給了我的理論。所以,我整個都改了。到現在,一個經方也不用了。治腰椎間盤突出,腰椎病變,我希望大家不要去補腎,不要去治脊椎、脊柱,你就把腹腔的能量降下來,後部的能量流過來,新陳代謝加強了,腎臟能量強了,它就治了。所以,香附就治療一切腰椎病。香附把腹腔一空,就治療一切腰椎病。

我這個人愛開玩笑。北京有一個人,腰椎間盤突出,他說:「郭大夫啊,我是腰椎病,好長時間了,怎麼治啊?」我說:「治不了,我不會治。」治不了,不會治。在說話的過程中,我到他跟前,我用我的拳頭把他的肚臍一打,他的肚子一收縮,腰好了。為什麼?一點他的肚臍,他的肚子必然往回收,一收,空間的能量直射腰椎,一下就推過去了嘛,要比直接推腰椎好得多啊。所以,這是個寸勁。我說:「再動動腰。」他說:「沒事了。」這就是竅門啊,你要真正地直接去給他按腰椎,麻煩了。你有多大的勁吧?所以,能量是相互的運動,橫向相互,上下相互。人體動力點,要掌握。動力點,命門是一個動力點。命門動氣,動力點;會陰是一個動力點;腸部是一個動力點;膈膜是一個動力點。不要小看每個人打嗝。打嗝,能形成各種疑難病,因為我們的膈肌下部一定要叫它空,不要叫有任何的氣。那個肝病一開始,肝部憋脹,這地方憋、有氣,什麼氣啊?膈下有氣,並不是肝。而且,膈下的氣時間長了,它影響了肝臟細胞的輻射,所以就形成了肝部的病變。如果膈下的氣引起來的肝部病變,生麥芽、桂枝各1克,它就治了。生麥芽它能夠使肝部周圍的能量,我們叫氣,實際上是能量,能量就是氣,氣也是能量,這部分能量向左運動,運動過來了,疏散過來了,它不就好了嗎?所以,我們不要去小看生麥芽,去解肝之危,效果好,不用藥味多了。把氣轉到了左邊,左邊膈下的氣鼓動力量大了,對心臟是一個撞擊,生麥芽加淮山藥,治心悸;治心臟衰弱。這是誰的方子呢?我們同行知道,這是《衷中參西錄》上張錫存的方子,啊,《衷中參西錄》,張錫存是河北的名醫,著有《衷中參西錄》,擅用生牡蠣、生龍骨、生麥芽,擅用,所以他對麥芽的藥用講得很好。我在學醫的過程中,我非常崇拜《衷中參西錄》。

我們要懂得病因,懂得病因,不要被一些病固住我們的思路。剛才我講,命門是動力的關鍵,命門可以使會陰增加動力。所以,常將神光化雪山,這是修煉的用語,修煉家必須命門動氣得起來。但是,命門動氣需要誰來推動呢?需要肺氣。所以《內經》有一句話:肺上而越之。肺氣上而越之。我沒有修煉的過程,我理解不了,看《內經》理解不了,現在理解了。我們的肺部的能量向上走,越肩向下,才能形成「金生水」。所以,肺上而越之,是關鍵,這一句話是關鍵。那麼,只有肺上而越之往下走,才能夠撞擊命門,腎臟才健康,所以,金能生水。我不主張多應用「六味地黃丸」,不主張。因為補腎,只有肺部的能量往下走,撞擊腎臟,腎臟才健康,不要直接地去補腎。所以,我非常可憐天下的腎病人,腎病,一些尿毒症,一些腎炎,太可憐了。為什麼?他們都應用了大量的錢,來補腎。結果呢?越補,腎臟周圍的壓力越高;越高,細胞的運動越差,越差越解決不了,造成腎炎,透析不是麻煩了嗎?如果我們不去補腎,我們把舌頭尖的能量,給它撞擊下去,補到腎部,這一撞擊,腎臟不就好了嗎?肺部不就健康了嗎?說看舌尖,看舌質,就是上下轉著看,上下轉著治,所以它非常地活。如果這理論貫穿了,儒釋道是一家,是一個道理,中西醫是一個道理。

下邊呢,很可能以後要研究中西醫結合的問題了。這也是國家的課題。所以我們觀看古人的名詞,我們要去理解,古人的名詞的本質。我們一看,哎呀,古人怎麼說,現在怎麼說,融合不到一塊兒,實質上,時代不同,事兒還是那個事兒。說個笑話,我們古人、聖人、名人,對人們有貢獻的人,我們擱到廟堥扆_來了,我們去燒個香磕個頭,什麼?迷信,這是搞迷信,現在人,不往廟媕薄A也修一個大殿,修的挺好,它不叫廟,叫紀念堂,紀念館,這叫不迷信,我們去看,紀念堂紀念館和廟不是一樣嗎?怎麼擱到這就迷信,擱到那兒就不迷信了呢?所以這都是自己搞的。我們醫學也是一樣,那麼《內經》神乎其神,你理解不了,巫醫。你理解不了,你就別給我們造謠啊!是不是啊?你不要說巫醫呀,巫醫能夠延至到現在,人民很健康嘛,巫醫能比現在西醫的科學還先進嘛,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中西結合。所以我們一定要解放思想,當然,在靈感過程中,我得到的智慧很多,由於時間的關係,不能一一地講,說實在的,我講出來的,書上沒有,也沒有老師教給我,但是,都是我的實踐、應用、驗證了的。沒有經過驗證的,我絕不會講。

我對我的學生講,我說我這一生,不求有功,不叫說有功、功勞,沒有,只求大家不罵我,怎麼只求大家不罵我呢?不要說多少年來郭大夫講的是假的。因為大家的知識都要前進哪,最後都要明白啊,大家很多人都要修煉啊,修煉到一定層次都明白了,我何苦去說假話呢?因為我修煉的層次不高啊,還有層次比我高的,他能揭穿我啊,我能說假話嗎?但是我希望大家搞醫的要修煉,因為我確實地嘗到了修煉的甜頭。修煉,可以開發智慧,開發智慧,修煉也勸大家,不要去搞老一套,醫學的科學,就六個字,信息、能量、物質,就這六個字。修煉的科學,六個字,信息、能量、物質,就這六個字,如果你把這六個字研究透了,修煉能應用上了,你就開發智慧了。千萬注意,不要有迷信的思想,附體的思想更不要應用,一切的科學,都要強調「靈則信」,靈了再相信,一切的科學,都要應用實踐去驗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我講的,希望大家去驗證,去應用,去造福人民,最後,謝謝大家。


站長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