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醫針技絕,何處有傳人

中醫世界首頁

訪問者:田原

受訪者:王修身

人物檔案

王修身1931年12月出生,滿族,北京人。已有50多年的醫療臨床實踐經驗。中醫針灸專家,宮廷御醫第三代傳人,主任醫師,現任北京朝陽區神針王醫館主任,美國中華醫學會會員,香港國際傳統醫學會會員,世界中醫學會會員,國際名醫學會會員,美國中山中醫院副院長,香港國際醫學院名譽院長,國際醫學交流促進會顧問,微界華人醫學聯合理事、中韓閏際中醫研究學會名譽會長等。

原全國人大常委、全國政協常委溥杰為他題詞:“神針王”。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國際文化書院滿學文化研究委員會贈匾“滿醫真傳”。“中華英才”評委會授予他20世紀“中華英才”榮譽稱號。世界華人醫學聯合會授予“國際跨世紀人才”金獎。聯合國世界和平眭鷛|授予世界自然醫學功勛獎。

 

內容精華

「這門絕技要是丟了,是國家的損失啊,太可惜了。因為我這種針法呀,咱們國家沒有第二個,現在全世界就我一人.....(找傳人)我有兩個要求,一個呢,有悟性,有天賦;再一個就是敢以身試針。」

 

訪談內容

田原:看您的氣色、精氣神哪兒像快八十歲的人呀。哎呀,您怎麼這麼硬朗呢?傳說您的針灸醫術叫絕,很是傳奇。還聽說您滿世界在找接班人,為什麼?一定要找接班人嗎?

 

王修身:現在我真是很想找接班人,因為年歲大了。這個滿針醫術啊,要想培養到我這個程度啊,一二百年也不一定出這麼一個人。您說就這樣丟掉了,太可惜了,對不對?

 

田原:一二百年才出您這樣一個人。您是上帝送給病人的厚禮(笑)。

 

王修身:....(笑)

 

田原:目前有學生跟看您學習嗎?

 

王修身:現在我辦了一個班,帶了五六個學生,有美國來的,有黑龍江的,還有山西的。

 

田原:他們說,哎呀,確實是真功夫,開眼了,又學到了,王老的絕技真的了不起,您都教他們什麼了?

 

王修身:教他們絕技。什麼叫絕技,外邊沒有的,我有!眼針、舌針、透拉針、五龍針等等啊,不教他一般的,因為時間不允許啊,年齡不允許啊,講大課形式的,不行啊,你想教一年兩年的針灸學啊,不行啊,就得學絕招,有幾招你就得學會,會了能用,用了就能治病,就行了。得快啊!我都這個年紀了.....我著急呀。

上午開門診,我在臨床給病人針灸,他們在旁邊看著;下午我再講課,完了以後呢,他們互相針灸,親身體會。我在旁邊看著,只有這樣他們才學習、消化得快。

 

田原:先觀摩臨床,再講理論,然後再實踐,發現問題再解決問題,和正規大學的教育方式的確不同,這是您的王氏絕技快速成材法(笑)。可是這樣學起似乎很突兀,不難嗎?

 

王修身:不難。他們都下了琱腄A都想學點兒東西,那種精神特可佳。

 

田,原:您把自已的絕活兒都拿出來了?一點兒也不隱瞞?

 

王修身:都拿出來。要是把這門絕技弄丟了,是國家的損失啊,太可惜了。因為我這種針法呀,咱們國家沒有第二個,現在就我一人。我就著急在這兒了,大夥兒都會了我就不著急了。哎呀,真急人。

 

田原:瞧把您急的....現在這些學生中,您感覺有特別好的嗎?

 

王修身:現在還沒發現。

 

田原:學這種針法需要悟性?還是時間?

 

王修身:我有兩個要求,一個是呢,要有悟性,有天賦;再一個就是敢以身試針。

 

田原:哎呦喂,看著都害怕。扎這麼長的針給自己(八寸),需要有大無畏的精神,要勇猛一些才敢呢.....

 

王修身:對,要有這種精神,要有犧牲精神。

 

田原:上午這麼多人來針灸,大概有四五十個人吧,經常這樣嗎?

 

王修身:就是,天天如此啊。所以上午我沒有時間和你聊。我現在都放開啦,過去限制人數,只看三十個人兒。但是後面還有二十多個人兒,你說你怎麼辦啊?都在那兒排著大隊,大冷天兒的。所以我現在就是來者不拒。現在就是看病難,咱們得解決這個問題,人家信任你才奔著你來的啊。想吃藥的就開藥,不吃藥的就扎針。

 

田原:您還給開方子?

 

王修身:對,都是傳下來的方法。

 

田原:您治病有範圍嗎?哪些病治療的效果特別好?

 

王修身:唉呀,沒有範圍,從小就學這個,來者不拒。來的病人盡是疑難雜症,有的都是去了很多大醫院看了,沒有效果的,就到這兒來了。


站長補充: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