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證實驗是中醫學的獨特認知方法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谷萬里中日友好醫院

劉力紅教授在《思考中醫》一書中認為,中醫學理論的構建是基於內證實驗,中醫界對此說頗多不同看法。筆者不揣淺陋,根據自己的體會,謹提出對這個問題的認識,以求教於大家。

內證實驗是人類認識事物的重要方法之一,特別是在中國、印度等東方國家,歷代大哲、智者都注重內證功夫。構成中國傳統文化主幹的儒、道、釋各家均注重內證實踐,以人體作為研究物件的中醫學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自然也與內證實踐聯繫密切。

早在作為中國傳統文化本源的《周易》中就提出了“近取諸身,遠取諸物”的認知方法,“近取諸身”就包含了內證實驗的思想,“遠取諸物”指的則是取象比類的研究方法。《周易》對人自身和外部事物的認知方法和思維方式,對中醫學產生了深刻影響。這就決定了中醫學既注重內證實驗,又注重外部實踐。其實,實驗性也是傳統中醫學的重要特徵之一。所謂實驗性即指實踐中的驗證性,其內容包涵兩大方面:醫家自身的心身體驗性和臨證診療的驗證性。前者可稱為內證,後者可稱為外證。

現代醫學的外證實驗佔據了絕對主導地位。處於原始階段的中醫學,開始也是注重外部實踐,《內經》中對此早有描述,如“若夫八尺之軀,其長短……可解剖而視之。”但中醫學最終沒有在這條路上繼續發展下去,如果繼續發展下去,就會與西方醫學走一條相同的道路。或許是由於當時社會歷史條件的不同,在中醫理論的形成過程中,中醫學走了一條更加注重內證實驗的道路。但在中醫學的發展歷程中,內證實驗又被忽略,更多的是注重外證實驗。內證是傳統中醫藥學理論體系形成的重要基礎,而外證是中醫藥科學技術發展的動力,二者在中醫藥學發展中當有同等重要的地位。現代社會更加注重外證實驗,對內證實驗忽視甚至已經不理解、不知道,這種重外輕內的情況,有失中醫學之本義。

內證實驗具有獨特性,只能由每個人通過一定的方式進行自我體驗,如魚飲水,冷暖自知,難以用語言進行準確的描述,勉強描述也是多用比喻,但已非其原貌,頗如禪宗對悟道境界的描述:“說是一物便不中”。儒家的“格物致知”、佛家的“參禪悟道”、道家的“養生修道(修真養性)”,都是內證體驗的功夫。內證實驗不是理論推導和思維的產物,而是客觀的內在體驗。要獲得這種內在體驗,必須徹底拋棄理論推導和思維,“致虛極,守靜篤”,任何人只要達到這種條件,均能夠體驗得到。因此,內證實驗是客觀的,決不是主觀唯心主義。

各家著述汗牛充棟,但均不能代替自身的內證體驗。如果沒有這層功夫,往往被各家學說所惑,不知所措。中醫理論的研究也是這樣,單純的紙上談兵式的理論研究,往往容易落入文字遊戲,只有內證實驗和臨床試驗,能夠取得最佳的療效,才能驗證理論的正確與否。現代中醫缺乏的恰恰是自我的實證功夫,往往容易被不同學說所左右,臨證缺乏定見。這堛犒篜珙J指內證,還包括臨床療效的實證。學習中醫的高境界應當是達到知行合一(以身載道,修養自我,歷代中醫大家的養生、修養,堪稱後輩典範),甚至天人合一。

中醫學原理的發明是基於古代先哲們的養生修道體驗,是在這種心身體驗過程中對人體自身生理變化的一種更深層次的特殊認識形式。《黃帝內經》中的藏象、經絡、氣化等理論,幾乎無一不是從內證實驗中認識總結出來的。《素問·舉痛論》中說過:“善言人者,必有厭(合)於己”。其意即是說,擅長論述一般人的生理規律的人必定能夠符合自身的體驗。藥物的四氣、五味、歸經,不僅僅是依靠“嘗百草”的外證試驗,還要通過內證實驗,才能體驗到藥物的歸經。否定內證實驗,就無法理解中醫學對臟腑機能的描述和中醫理論重功能、輕解剖的事實。

以經絡的研究為例,當代科技發展至今,世界各國投入了巨大的人力物力,運用最先進的科技手段進行經絡的研究,仍未能取得實質性的進展。但經絡循行現象的發現和經絡理論的產生是在科技手段落後的古代,沒有內證,就無法理解中醫學經絡理論的產生。《靈樞·經脈》篇記述了人體十二經脈的循行規律,其中每條經脈除體表循行部分外,還均有體內循行部分。如果說體表循行的經絡是通過臨床實踐中外部觀察得來的,那麼,體內循行的經絡又是如何認識到的呢?明代李時珍在《奇經八脈考》中說:“內景隧道,唯返觀者能照察之。”所謂內景即藏象,隧道即經絡,返觀者即指進行內證實驗(修道)的人。李時珍還在書中指出,某些經脈在常人是閉而不開的,只有修道達到一定程度的人才能體察到它的存在。由此可見,內證實驗是認識藏象、經絡等中醫學基本理論的重要方法。有的人為了將中醫學列入“樸素的唯物主義”中去,對經絡、輸穴等的發現提出“偶然傷害而致”的幼稚看法,豈知我們的祖先並不是在遍體傷痕累累的情況下發現的經絡!

世界是豐富多彩的,人類的文化也是多元的,不能用一種強勢文化強行取代另一種弱勢文化。我們既要允許一大部分人應用現代科技手段和實驗方法進行中醫理論的驗證,也要允許一小部分人根據自己的愛好和條件,採用中醫傳統的內在實證方法進行中醫的體驗和實踐。這是認識事物的不同方法。

內在的實證功夫古今都確有人做到,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產生、發展均起到了重要的影響。我們自身沒有進行內證實踐或沒有達到內證功夫,最好不要妄測臆斷,盲目否定,而應以博大的胸襟,允許不同的人從不同方面,以不同方式進行各自的研究。歷史上中醫學的輝煌時期,往往也是各家學說並存、流派紛呈的時期,百花齊放才能迎來中醫學振興的萬紫千紅的春天。如果有疑問,那就暫且存疑,留待將來科學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再來解釋。對自己不能理解的現象,還是採取尊重客觀事實的科學態度,如孔子一樣對六合之外“存而不議”為好。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