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對糖尿病辨證指標及施治方藥的探討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祝諶予(諶,音“陳”)

編者按:此篇根據祝老糖尿病講座記錄整理而成,十分難得,祝老講座生動親切,淺顯易懂,注重實用,傳授經驗決不保守,凡聽過祝老講座之人均有此感。

讀本文前,請對照《糖尿病的治療和體會》。


演講內容:

中央統戰部委託中國農工民主黨,派我們四個人到貴地來做學術交流。我們到此地來是向同志們學習來了,向同志們請教來了。我們無所謂講學,只是把我們個人的經驗講出來,請同志們對我們批評指正。我們4個人在這準備講8次,每個人講兩次,如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呢,請同志們多多給我們指正。

今天我和同志們談一談對糖尿病中醫辨證的指標以及施治方藥的探討,同志們可能都有我們這個講稿了,我不按這上頭一個字一個字唸,我補充了一些內容,請同志們就聽一聽。我為什麼要講這個糖尿病?,可以說我到全國各地講學的時候都要講這個糖尿病,因為近年來咱們糖尿病的發病率越來越高,而好多人都認為這個糖尿病是終身疾病,好像是治不好的疾病,實際上自從我1976年設立糖尿病專科門診,到現在8年了,我們感覺到這個糖尿病跟我們的生活水平關係非常之密切,也就是說我們生活水平越高,糖尿病的發病率越高。在國際上,美國的生活水平最高,所以他們的發病率也是最高的,達到5%,100人裡就有5個糖尿病人。日本呢追美國,在生活水平上極力追美國,原來日本發病率不過是2%左右,現在追著美國使它的發病率達到了4%。其次像德國、法國、英國,這些國家生活水平都比較高一些,所以他們的發病率也比較高,現在這些國家發病率已經達到了3%、2%這種程度。那我們中國怎麼樣呢?咱們中國近年來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們的發病率也高了。我們在上海和北京做了一個普查,這是咱們國家兩個最大的城市,差不多是1.2%,也很不低了。普查農村是千分之四,這就看出城市跟農村的比例差距相當大了。但是現在有所改變,因為農村的生活水平猛然提高,大家都知道萬元戶首先出在農村,農民生活水平提高了,因此現在農村的發病率也在增長。

糖尿病看起來好像不是一個要命的病,實際上是一個很複雜的病,跟我們的生活水平以及社會環境關係非常之密切。在世界上我們知道還沒有更好的,能夠徹底解決糖尿病的方法。在西醫方面主要是控制飲食,吃一些降糖藥,還有打胰島素。沒有什麼其他更好的辦法,同時用那些降糖藥或打胰島素打得不合適的時候也會產生一些問題。那在咱們中國,西醫在研究病因以及病理等方面多一些,在治療上也不外乎現在經常用的那些降糖藥以及胰島素。我們這些年在臨床上設置上糖尿病專科門診,研究咱們中醫治療糖尿病的方法。現在看起來中藥這方面副作用比較小,而如果要是中西醫結合的話,效果會更好一些。經我治療的有一些病人,現在已達到不吃西藥、不吃中藥,就觀察,有的已經是一年、兩年,實際上和我們正常人差不多少了,只是飲食上還讓他控制一些。所以有些人說的糖尿病是終身疾病,是不治之症,我感覺這話不太確切。看起來我們加上中藥,糖尿病可以控制,並且我們感覺現在控制的很好,連有些長時間打胰島素的人,都可以逐步逐步的減少胰島素的用量,甚至於停止打胰島素。

我就是因為這個糖尿病發病率越來越高,同時現在還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所以才研究這個糖尿病,我到各處講學的時候都要講講糖尿病,就是這麼一個道理。貴陽這邊我沒調查,根據我們一般的經驗,現在我們生活水平提高的話,貴陽的發病率也不見得低。因為我除了門診以外,還有通信治療,貴陽跟我通信的就有好幾位病人。所以我知道在貴陽這塊糖尿病可能也不見得少。假使同志們有興趣的話,今後在臨床上也可以設置糖尿病專科門診。這麼一來,糖尿病人比較集中,各類型的糖尿病人都可以見到,同志們就可以知道這個糖尿病是應當引起我們很重視的一個病,衛生部已然重視到這個問題了,把糖尿病列為我們重點疾病之一。因此我願意把我這些年治療糖尿病的這些經驗,跟同志們交流一下,看這樣合適不合適,希望同志們給我指教。

糖尿病自古以來在咱們中國來講,很早就發現了。我們知道《黃帝內經》,這是咱們醫書裡成書最早的一部,距現在差不多一千八九百年,兩千年左右吧,那裡頭就有這些記載。你像《內經》裡好幾篇都談到這個問題,《素問》裡頭也有,《靈樞》裡也有,都談到這個糖尿病,但是它那個只是描寫症狀跟糖尿病一樣,名字不叫糖尿病,叫消渴,叫消渴病。後來張仲景,在《金匱要略》這本書裡頭才單有一篇叫消渴病篇。可見咱們中國很早就發現這個糖尿病了。在這裡我有一點要聲明,就是咱們中醫認為,稱之為消渴病不應當同糖尿病劃等號。我看了很多雜誌就寫:“糖尿病,中醫謂之消渴病....”,那就把糖尿病跟消渴病劃等號了。事實上,不是這樣,咱們中醫是從辨證施治入手的,凡是看見多飲、多尿、多食的我們都謂之消渴病。可是從現代醫學觀點來看,多飲、多食、多尿的不見得都是糖尿病。你像這個甲狀腺功能亢進的,或者尿崩症的,也出現多飲、多尿這些現象,但是他血糖、尿糖都正常,中醫要看見這類病人,我們就給他定為消渴病,從現代醫學來看他不屬於糖尿病,所以不應當劃等號。但是西醫診斷的糖尿病,不一定出現這些多飲、多尿的(比如隱性糖尿病就不出現多飲、多尿)現象。所以在中醫我們不能給他診斷叫消渴病,因為他沒有多飲、多尿。我們應當這麼講,中醫的消渴病包含有西醫的糖尿病,兩個不能划等號的,因為治法不太一樣。所以這一點我一定要聲明。

糖尿病這個病因很複雜,現在西醫方面還在研究它的病因。不是單純胰島素缺乏就是糖尿病,病因很多。一般看起來有遺傳作用,我們看到甚至有家族性的糖尿病,父親、母親、兒女全是糖尿病。還有呢就是腫瘤,你比如像胰腺上有腫瘤,它也出糖尿病這個現象。現在發現精神因素跟糖尿病很有關係,甚至於我們看到猛地驚嚇,就突然間多飲、多尿,引起胰島素的分泌失常。在西醫方面來講,就是血脂高的、膽固醇高的,也就是說在咱們血管上的胰島素的受體減少,這類人血液裡胰島素的含量並不低於我們正常人,但是由於它胰島素的受體減少,相對地胰島素不夠了。這樣的病人大部分都是肥胖病人,所以同志們今後在臨床上看有高血壓現象的、有冠心病現象的,這人很胖,如果他血脂高的話,雖然他自己不知道他是糖尿病,你要問到他的時候他說我能吃能喝的,這就要注意了。特別是年紀大的人,又能吃、又能喝,又加上有什麼高血壓或冠心病,我們一定要注意,這些人大部分都有糖尿病。先是隱性的,以後就會完全表現出來。我們給一些老幹部檢查身體,就發現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凡是看到胖的,他說有點血壓高或者有冠心病的,我們都要檢查血糖、尿糖。很多都是我們大夫發現的,他自已本身不知道,他自己還認為我能吃能喝挺不錯的,實際上是糖尿病。

我們做普查的時候就考慮到這些問題,所以才發現在咱們中國城市裡糖尿病人並不少。而在西醫方面還在找病因,因為很複雜,在咱們中醫很早就認為糖尿病來自於飲食厚味、好吃甘美的人,和身體發胖的人,咱們古代很早就有這些記載。你像《素問•奇病論》篇裡就寫到:“此人必數食甘美而多肥也。肥者令人內熱,甘者令人中滿,故其氣上溢,轉為消渴。”我們很早就發現飲食甘美,過於吃好的,享受過豐的,肥胖的,結果是糖尿病。所以咱們中國也很早就讓控制飲食,現在西醫都是讓糖尿病人控制飲食。可是咱們中醫很早的時候就考慮到這個問題,讓吃素食,不要飲酒。這是一種,再一個我們更多的看法就是這些人都是腎虛的人。中醫講,腎陰虛的人才容易出消渴病,出消渴病現象,所謂陰虛有熱。那麼腎陰虛的人在中醫講很多都是縱欲,性生活不正常的人,所謂就腎虧的人,容易得糖尿病。還有就是精神因素,這個精神因素跟糖尿病很有關係。這些年我們在臨床上,發現有很多奇怪的現象,突然間成了糖尿病的。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就是女孩子晚上回家的時候突然間碰上流氓,驚嚇很厲害,第二天就喝的多、尿的多,這個現象讓她父母發現之後就送到醫院檢查。現在,首都醫院裡我們這些大夫,不管哪個科的,全很注意這個事。不管你怎麼樣,喝的多、尿的多的我們就給你做這個血糖、尿糖檢查,結果是糖尿病。還有的考大學,日夜苦讀,結果沒考上。那精神非常之憂鬱,突然間口渴了,喝的多那自然也尿的多,結果一檢查是糖尿病。所以這個精神因素很厲害。還有他已經是糖尿病病人,我們給他治療的挺好,忽然間血糖、尿糖又長上去了,波動性很大。我們都要問什麼緣故,結果很多都是吵架,或者現在讓退休上心情不愉快,這些都是精神因素引起來的。也有因想念自己的孩子,像從先那時候孩子插隊了,或者現在有孩子出國的,結果就患了糖尿病。所以糖尿病跟這個精神因素關係太密切了。我們在治療過程中常常看到起伏很大,都要問問什麼緣故,而大部分都跟這個精神有關。

另外中醫認為喝酒可以致糖尿病,所以我們治療糖尿病一定讓病人不許喝酒、禁酒。這個也有小的實例,我給一個老幹部治療糖尿病,那效果相當滿意,他達到什麼程度了?經我們治療以後,就是不吃中藥,不吃西藥,這個血糖、尿糖都正常,到這種程度了,我們認為該停藥觀察。糖尿病人不應當吃甜的,他好吃甜的,後來他就慢慢的能夠吃巧克力糖,也不影響血糖、尿糖,那我們相當滿意了。可是突然間有一天他找我去了,他說:“祝老啊,我真是對不起,我犯你的禁忌了”我給糖尿病人定上好多條紀律,不能違反我們的紀律的。他說我違反你的紀律了。怎麼回事呢?因為他來了一個老戰友,倆人談起以前的往事,越談越高興。他這個老戰友是喜歡喝酒的,說你拿酒來咱們今兒喝點,他說大夫不讓我喝酒我有糖尿病,老戰友說你糖尿病現在什麼也不在乎了喝點吧。他本來就是喜歡喝酒的人,於是就拿酒來了,也喝得太多了,一人喝一瓶茅台。第二天當夜裡頭他就口乾、舌燥、喝水,就全來了,這個糖尿病現象全出現了。第二天趕緊到醫院檢查,一上子血糖就300。所以這麼看起來喝酒不行。

另外現在臨床上,我感覺最頭痛的一件事就是逢年過節。咱們中國這個習慣也特別,逢年過節的時候都要喝點酒,吃的東西都是甜食。五月節吃粽子、八月節吃月餅、過年吃元宵,它都是甜食。我一再囑咐,結果每逢到年節以後,我的糖尿病人都齊齊乎乎的,血糖都增高了。一問他,“嗨,過個年嘛,還不許我喝點酒啊,那吃點元宵那還不應當的。”都這麼講。可是一喝酒這個血糖、尿糖就有波動。特別是夏天有很多喜歡喝酒的人,夏天你還不讓我喝點啤酒,實在說起來啤酒也不行。啤酒它也是酒精作的,雖然它含量很低,但是也不行。喝酒對糖尿病非常之不利。所以在中醫來看就是這些緣故,造成腎陰虛,陰虛火旺,才喝得多、吃得多、尿得多。這個虛火上炎,上灼到肺就喝得多,上灼到胃就吃得多,那既然吃得多、喝得多,而腎陰又虛,因此尿得就多,這是咱們中醫講的理論。

所以對於糖尿病人,我們定的清規戒律很多,一定要讓他嚴守我們的這些紀律。要不然糖尿病複雜極了。糖尿病人我們知道都是屬於虛證候,不是實證候,你甭看他喝得多、尿得多,不是實證,大部分都是虛證。因為咱們都是從腎陰虛來認識這個病,所以他最容易感冒,反覆感冒,結果血糖、尿糖就波動。再一個就是勞累,勞累分兩種,一是體力勞動多,一是腦力勞動多。有些人趕工作,晚上寫東西,連熬幾夜,他這個血糖、尿糖都要波動,都要增高。還有就是過於體力勞累的,也使血糖、尿糖增高,這個很複雜。我們有時候看雜誌上有一些報導,糖尿病經過服什麼藥,什麼三劑、五劑以後血糖尿糖全正常了就是都治好了。我們不這麼認為。糖尿病我們這幾年的觀察,它起伏很大。除非像我剛才講的那些人,不服中藥也不服西藥,而血糖、尿糖維持正常,我們做停藥觀察的。時間如果在半年以上的,我們才認為這糖尿病控制的比較好了。所以現在我們還不敢說糖尿病完全治癒,現在還於敢說,為什麼呢?就因為外在因素太複雜,使糖尿病人血糖、尿糖的波動很大。所以有些人不就講嗎,糖尿病是終身疾病,也是因為它這個波動性很大,比較複雜一些。但是通過我這幾年的研究和臨床的觀察,我不認為是這樣,我們只認為,糖尿病是可以治的一個疾病,只要你治療的合法,然後生活調理的好,糖尿病是可以控制的。

因為這個緣故,我才研究糖尿病,我到處講糖尿病,就是這麼一個理由。下面我講關於糖尿病的診斷,這個診斷一般我們是靠現代醫學的一些手段----檢查血糖、尿糖。凡是血糖、尿糖高的,那就可以診斷糖尿病。另外很多隱性糖尿病,就是他沒什麼症狀,尿裡有時候沒糖,甚至血糖不高,除非我們做糖耐量試驗的時候才能發現。糖耐量試驗,食後血糖就高,恢復的慢,那麼我們在糖耐量試驗以後才能給他下診斷。有我們中醫的憑證,一般像糖尿病人,多飲、多尿、多食,然後乏力,就是所謂三多一少。我們感覺結合現代醫學,檢查血糖、尿糖,這個診斷就更確切一些。所以在診斷方面,因為咱們有現代科學這麼多方法,不是太困難。可是在中醫診斷上,我們要辨證,現在有些人就是老想一個藥來解決糖尿病,我認為這樣不太合適。為什麼呢?因為這個糖尿病有各種類型的症候,咱們中醫叫做症候,你不能一個方一味藥來解決所有各種類型的糖尿病,這樣是不太合實際的。我們採取的辦法還是辨證施治,必須通過咱們中醫辨證,你看它屬於哪個類型,然後你再用哪個。有的人就講,說你們中醫辨證沒法掌握,一個大夫一個樣。我不同意這個意見,什麼是辨證,辨證是規律,一個疾病的規律,我們找這個疾病的規律,它才能辨出各種不同類型的一個症候,既然它症候不一樣了,當然用藥的方法也不應當一樣。

西醫對糖尿病現在新的分類就是兩大類。一類是叫依賴胰島素型糖尿病,必須注射胰島素,也就是這個人他分泌胰島素很少,甚至於不大分泌胰島素,因此你不注射胰島素的話,那恐怕要出生命的危險。年輕人,小孩比較多見,叫做依賴胰島素型糖尿病。但是現在我們看起來更多的病人叫非依賴胰島素型糖尿病。就剛才我所講的,他血裡頭胰島素含量並不低於我們,甚至於錯誤打胰島素反而使胰島素含量高於我們,但他是糖尿病。問題就是他血管上的受體減少,所以這樣的病人不宜於打胰島素。有一些同志啊,大夫啊,沒有專門研究糖尿病,就按照《實用內科學》什麼的,只要一發現是尿糖就打胰島素,現在看起來不確切、不恰當。我們必須要看看他屬於哪個類型的,屬於依賴胰島素型的糖尿病人,你打,還必須得打。非胰島素依賴型病人就不能夠隨便給人打。那麼現在加上中藥以後,我們撤上胰島素的,大部分都屬於非依賴胰島素型病人而打胰島素的,這樣的病人我們差不多都把胰島素給撤下去了。用中藥以後血糖、尿糖上降我們就撤胰島素,因為他本身不是依賴胰島素的。就是因為我們醫生沒有專研究糖尿病,只是按照凡糖尿病就打胰島素這個規律,那就不太怎麼確切了。就認為我們這個中醫辨證五花八門,一個大夫一個樣,事實上是這樣嗎?不是這樣的!我們認為這個辨證就是規律,所以中醫辨證是一個特色。有些人給我們提出來,說因為你們中醫辨證沒有標準,所以這個人說這樣,這個人可以辨那個證,同一個病人這個大夫給他辨這個證,那個大夫就可以辨那個證,就因為你們沒有辨證標準。因此我們才定出中醫辨證的指標,中醫的指標。你比如說在我這個講稿上就有,什麼是陰虛?就是這些症狀。陰虛在咱們中醫要是細分還要分腎陰虛,肝陰虛,心陰虛,肺陰虛,以及胃陰虛。臟腑還有那麼多陰虛,每一個臟器裡頭它有一個表現的時候,它必然有它的症狀,那我們就定出這個指標來。

我通過這幾年的摸索,把糖尿病人辨證分型的話,就這麼幾型,你再怎麼辨它也不過就這麼幾個類型,不像說的那麼複雜。一種類型就是陰虛型,這是咱們自古以來就這麼認為的,而這些病人出現的現象也是這樣。那麼我們就定出他這些陰虛的指標,以及這個臟腑的陰虛的指標。再一個類型是氣虛,糖尿病人最多的是氣陰兩虛型,我們看到的大部分病人是這類的。再一種病人叫腎陰陽兩虛的,我們就給寫陰陽兩虛,那是出在腎陰虛、腎陽虛,這個也有指標,這個不是很難定的。再一個類型就是瘀血,瘀血型,我治糖尿病特別談到這個瘀血型。因為我做了糖尿病專科門診,我的病人比較集中。原先我一個星期就看半天的糖尿病專科門診,後來病人越來越多,越來越多,最多的一個下午我看到114人。那我應付不了,我老拖班,我倒沒什麼關係,我的助手們跟護士同志給我提意見了,說你老這麼看我們也跟你一塊下不了班。那後來怎麼辦呢?我就一個星期改為兩次糖尿病門診。現在什麼情況呢?每一次糖尿病的門診呢差不多有七八十人,而i我對於病人呢,都是讓他一個月來一次。同志們算算我手裡現在有多少糖尿病病人,比較集中了。另外通信治療,現在通過寫信治療的有四百多人,我手裡有這麼多病人呢,我就當然按中醫辨證來治療了。所以這幾年觀察下來,就這麼幾個類型,你再怎麼辨,它也就這麼幾個類型。不過在每個類型裡我多加一個火旺,你比如陰虛,陰虛跟火旺還有所區別,它程度不一樣。那燥熱、燥渴得厲害我們就叫火旺,你就拿氣陰兩虛的病人呢也有火旺,所以.,我把火旺單定一個標準,同志們可以看看這個。

有人看了我這個東西以後,因為我這個定的比較......因為需要指標嘛,定的比較細一些,所以好多人說你這個不好掌握。實際上,我跟同志們講很好掌握,也就是我把這些指標定了以後,正是給電腦診斷糖尿病打下一個基礎,你就對號入座吧,它出這個症狀,它出那個症狀,你把這幾個症狀分析一下,它就是屬於哪個類型中哪個類型,一點也不困難。現在不是提倡用電腦來診斷治療嗎?實際上我這些就是給電腦治療糖尿病、診斷糖尿病打下一個基礎,你就對號入座嘛,假使你列出一個表來,根據病人說的,你一瞬就給定下來哪個類型,也不過就四個類型吧。

現在最多的是氣陰兩虛,然後頂多再加一個火旺。單純腎陰虛的不太多。腎陰陽兩虛都是晚期的,七八年甚至十來年的病人,才容易出現腎陰陽兩虛這個現象。另外就是這個瘀血,活血化瘀治療糖尿病是由我創始的。就因為我在臨床上看了這麼多病人,我發現都有血瘀現象。我們檢查血瘀有這麼幾點,一個就是我們看臉上起黑斑,這是一看就看見的。更容易看的是舌頭,現在我的糖尿病人大部分都是淡暗的舌頭多,這個暗也就包括血循環不太好。有些病人很明顯的在舌頭尖、舌頭邊一堆一堆的瘀血點,那這沒問題咱們就給診斷血瘀,還有就是一塊一塊的瘀斑,那更容易診斷血瘀。另外有一點希望同志們注意,也就是我們平常不太在意這個觀察辦法,但是現在我們很重視這個,是什麼呢?就是舌腹靜脈。我們看糖尿病人都讓他舌頭舔這個上膛,他一舔上膛,舌腹部的那個靜脈就露出來了,我們正常人是兩條細細的,顏色挺淡。凡是有血瘀的病人,他那個靜脈黑紫黑紫的,顏色非常重。有的很粗很租的,我們叫靜脈怒張,就跟有腹水的病人肚子上那個靜脈似的那樣,我f們叫舌腹靜脈怒張,這樣的病人都是血瘀。凡是這樣糖尿病病人,我大部分都做實驗室的一個觀察,什麼東西呢?我們看血流變學上的問題。就是血液黏稠度,檢查微循環,甲皺微循環,還有結膜的微循環。現在翁維良同志有一個報導,他們比我們做的多一些。他的這篇報導,就是糖尿病病人血液黏稠度都高,微循環都是緩慢。所以這些我們都可以定血瘀。另外國外發現,長時間用胰島素的病人,胰腺血管裡的血液黏稠,血流不暢,在咱們中醫講就是血瘀了。所以現在我對於長時間打胰島素的病人,一定要加活血化瘀的藥。我有一篇論文,寫的是活血化瘀法治療糖尿病。那就是我在臨床上觀察到的,糖尿病病人跟這個血瘀很有關係。特別是我們做血流變學上的這些觀察,你像血液黏稠度高、甲皺微循環緩慢,這些我們也定為一個類型。有的人他那血瘀現象突出,非常之突出,那舌頭上一塊一塊的,舌底下黑極了,甚至有的舌腹靜脈,靜脈旁邊分的很多小杈,都表現這個。所以同志們如果想知道病人是否有血瘀現象,常常臉上表現並不突出,但是一定要看他舌腹,讓舌頭舔上膛,一看下面你就可以定下來了。

這裡我附帶說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治療一個精神分裂症的病人,就按中醫辨證來治,我按痰治無效,按火治無效,用鎮靜無效,後來這個病人再去的時候我們就讓他舌頭舔上膛,一看那舌下既怒張又有青紫。一辨我就給改成了血府逐瘀湯,結果情神分裂症好轉。所以我跟同志們講這個舌腹靜脈看看是否有瘀血,診斷不診斷他有瘀血,請同志們今後多注意這一點。因為你加上活血化瘀的藥,他那效果就比你單純用這些藥要好得多。

就是所謂的理法方藥的理,這個辨證下來以後你就要定法了,這個立法就是根據你辨證出來的那個類型,所以最根本的一個就是必須要辨證準確。我們把辨證的標準定下來以後,歸於哪個類型就比較容易了。定得雖然細一些,但我們感覺實際上並不複雜。假使同志們列一個表,你根據病人所講的,你一看很清楚他屬於哪個類型的。我這麼多糖尿病病人,辨來辨去反正就這幾個類型。而更多的是氣陰兩虛型,然後加上血瘀的。像那個單純的陰虛型的人不是太多。還有就是陰陽兩虛的人,除了老年的晚期的病人有陰陽兩虛的,別的人不多見。最多最多就是氣陰兩虛的人,還有這個血瘀的。所以基本上我們定出的方子都加活血藥。可惜這次時間短一些,關於活血化瘀,我有我的一套看法,這次沒有時間講這些。同志們可以看看,我分型不過就那麼四個類型。我觀察了一千多病人吧,我怎麼通過中醫辨證,也就這麼幾個類型,所以並不複雜。不像別人說的你們中醫辨證就是一人一個樣,不是這樣的,事實上它是一套規律。

下面我們就談談這個治療,治療就是根據分型,提出一個主方,然後我們再加上其他藥。出現什麼症狀,所謂隨證治療,我們就加些什麼藥。這裡所講的都是這些年來我接受我老師施今墨先生的教導,結合我自己的臨床,定出來的這麼一套辦法。我也很希望,假使同志們有興趣的話,你也可以設立一個糖尿病專科門診。我相信在貴陽這兒糖尿病病人也不見得少,因為跟我通信治療的就有好些個。另外假使你要有興趣研究這個,你看看糖尿病,我們這套治法能不能重複起來。另外也希望同志們在你們治療的過程中,有什麼心得體會,跟我多做聯系,我向同志們學習。因為我們的知識也不過就這麼一點,咱們大家互相交流,豐富咱們治療的範圍,豐富咱們治療的內容,我想對於糖尿病人是有好處的。我們很希望糖尿病是可治之症,並且我們可以治癒,不能夠老讓他變成一個“終身疾患”。我們希望能解決這個問題,因為這個病是越來越多。我現在就採取四個類型四個主方,主方裡有附帶的方子,我把我的這點經驗跟同志們介紹出來,請同志們指正一下。

你比如這個陰虛型,陰虛型的就像我前面所定的那個。咽乾口燥、五心煩熱、手足心熱、骨蒸潮熱、盜汗、舌紅、無苔、少津或苔薄白、脈細或細數。反正有這幾個症狀的,其中也不必完全都有,我們定出來有三項就可以定他為陰虛的。像這些對陰虛型提出一個主方,作為一個基本的方子。實際上陰虛型的這個方子是一貫煎的加味。這裡我要提一下,糖尿病人很多原來有肝炎。咱們有一個錯誤的認識,一般人都有一個看法,說是肝炎病人得吃糖,保肝,糖是保肝的。於是有很多的肝炎病人就大量吃糖,結果造成了胰島分泌的紊亂,成為糖尿病。很多的肝炎病人有糖尿病,就是因為過量吃糖,錯誤的認為吃糖是保肝的。這種病人首先出現的是陰虛型,有肝炎的病人糖尿病首先出現是陰虛型。所以我們採用這個主方一貫煎,一貫煎是補肝腎的,既治肝又治腎。在這方子裡頭你看我加上一個丹參,還有當歸,還有葛根。我可以解釋一下,比如丹參、當歸都是活血的,特別是丹參涼血活血,因為糖尿病病人都出現一種熱象,陰虛熱象,所以用丹參比較好一些。再一個呢是葛根,葛根咱們大家都知道是生津止渴的一個藥,但是它另外有一個作用就是擴張血管,可以使血流旺盛,促使血液循環血流旺盛。大家都知道,愈風寧心片就是由葛根提出的。就取它能夠擴張冠狀動脈血管,使冠狀動脈血行旺盛。我把這個葛根實際上不止於生津止渴解決糖尿病的這個症狀,另外一個作用就是使他血管擴張、血液循環比較流暢,也就是可以解除一些血瘀的現象。所以我基本上採用這麼一個方子,就是一貫主煎加味。

氣陰兩傷型的最多了,這個方子是根據我的老師施今墨先生的經驗,然後再加上我自已臨床實際考察,組成的一個方子。我們管這個方子叫做降糖基本方。這是我起的名,在我們那用,我一說降糖基本方,我的那些年輕助手就把這個方子開出來了。現在甚至把這個方子印出來,印好了,見著這類病人你就拿這個方子走就行了。這個方子裡有一些解釋,我給同志們說一下。首先這個黃芪,我們知道黃芪是益氣最好的藥。那麼用黃芪治療糖尿病,古人沒這麼個用法,咱們古人始終認為是腎陰虛,陰虛火旺而造成消渴病的。所以始終都是用六味地黃丸、六味地黃湯這類的。特別像朱丹溪他們,他們特別強調滋陰清熱,因此全是用的一派滋陰清熱的藥,什麼沙參、石斛、生地黃啊這類藥。但是我們在臨床上看起來單純陰虛的不是太多見,更多的是氣陰兩虛型的。而重用黃芪,來解決消渴病的,從前叫消渴病的,是張錫純老先生,他是重用黃芪的。後來在天津有一個老大夫,他也不是完全就用滋陰清熱法,他用益氣養陰法,這位老先生叫陸仲安。他用黃芪治療消渴病,也就是咱們現在看見的所謂的糖尿病吧,他就4兩4兩的用這個黃芪。後來我的老師在臨床上也觀察出來氣虛的人多,不能夠完全就用滋陰清熱這一個方法。你看糖尿病人啊,同志們假設有興趣的話,搞一個糖尿病的專科門診你就可以看出來了,你的那些病人,大部分都出現一個什麼呢?乏力自汗,沒勁。然後舌質淡,甚至於舌有齒痕,這些我們都認為是氣虛。然後再加上燥熱、口乾、口渴,那些陰虛現象,所以我們說氣陰兩虛是最多見的一個糖尿病的現象。我們這個基本方,就是用黃芪,現在黃芪既缺又貴,我們沒有像陸仲安先生那樣一用4兩4兩的,要用4兩藥鋪他就不給你抓了,因為黃芪在我們北京很缺。但是也不能少用,少用了確實沒什麼效果,我一般都是用1兩左右,現在是30克吧,起碼30克,但重的時候我還再加。我老師他善用藥,所以他組成的叫“藥對”。我的一個學生叫呂景山,他在山西,他就寫了一個《施今墨臨床藥對》這麼一本書,不知道這兒新華書店有沒有。我老師善於用藥,他這個藥都是一對一對的用。所以他對於糖尿病有兩對藥,一個就是黃芪配山藥,一個是蒼朮配元參,這就是我老師的對藥。現在藥理研究,黃芪是很好的降糖藥。山藥沒有做藥理研究,做藥理研究的人沒有研究它是否降糖。那麼山藥怎麼來的呢?為什麼我們用山藥治糖尿病呢?這是古方,古人用山藥治糖尿病,那時候叫消渴病。他有一個方子,什麼呢?就是咱們一天吃的這三頓飯,有一頓飯不吃任何糧食,也不吃什麼別的東西,就吃一頓山藥,當飯。他們說可以治糖尿病,我們考慮它是澱粉,容易轉化成糖,本來我們吃米、麵還要控制。我們也用山藥,因為古人有這麼一個因循下來的用法,但是我們用量不太多,一般就用10克,也就是3錢左右吧。這是我老師創出的一個對藥,黃芪配山藥,那麼這山藥到現在是不是真正降糖,沒做藥理研究不知道。下面呢就是蒼朮配玄參,這個一般大夫都沒這麼用,為什麼呢?就以為蒼朮是燥的。可糖尿病人都有燥熱現象,你燥病怎麼還能用燥藥呢,我老師他是看古書上講蒼朮有斂脾精的作用,收斂脾的精華,叫斂脾精。脾的精華什麼東西啊?結合現在的觀點來看,脾的精華就是糖,咱們飲食運化出來的主要是糖。所以我老師就用蒼朮,蒼朮這個東西是燥的,燥就不能用燥的,於是我老師就配一個滋陰的藥,滋陰藥什麼是最好的呢,還是玄參。玄參一配蒼朮,蒼朮那個燥也不顯了,而對於降血糖、尿糖有很好作用。這是我老師那時候想的,後來我們通過藥理研究,才發現蒼朮是很好的降糖藥,它這個降糖作用很有意思,他比我們現在已知的這些中藥降糖的藥效時間長。你用蒼朮以後開始他血糖稍微高一些,但是以後一直就降,時間比我們用其他藥都要長,比生地黃什麼的降糖控制時間都長。所以看起來也很有意思了啊,古人那陣兒也不懂,他就說一個斂脾精,收斂脾的精華,我老師就根據這句話又考慮用蒼朮,蒼朮要燥的話我們再配上玄參,一燥一潤,它也就不燥了。那結果現在看起來,玄參也是降糖的藥,蒼朮是很好的降糖藥,真是不謀而合。古人的想法跟咱們現在的用法,以及藥理的研究,不謀而合,對了。所以我老師這個對藥到現在我始終都用著。在這個基本方裡頭就有這兩個對藥。另外其他藥,你像黨參,黨參、麥冬、五味子我們知道是生脈散,它也是益氣養陰的藥。麥冬、五味子是養陰的,黨參是益氣的,黨參、黃芪都是益氣藥。那麼為什麼我要加上生脈散在裡頭?一個符合於咱們益氣養陰,另一個很多糖尿病人都有冠心病,所以心慌、氣短的現象都有,那我們加上生脈散沒錯。而黨參、麥冬、五味子通過現在藥理研究證實全是降糖的藥,都能夠降血糖。再一個就是生、熟地黃,這個沒問題,通過藥理研究也是很好的降糖藥。不過看起來生地黃比熟地黃更好一些。生地黃清血熱的,熟地黃補腎的,我是根據中醫理論,生、熟地黃合用,也就更好了。再一個就是葛根,剛才我已經講了,還有丹參我也講了,這裡取其讓血液循環好一些,並且都是養陰的。還有茯苓,為什麼要用茯苓?因為糖尿病人很多都是吃得多、喝得多、尿得多,但是茯苓本來是利尿的,那怎麼還利尿啊?茯苓恰恰有這麼一個作用,就是尿太多的時候你用茯苓它倒不利了,所以我用這個茯苓。那這裡邊為什麼有牡蠣呢?生牡蠣我們叫滋陰潛陽的藥,也是養陰的藥,很好。另外就是糖尿病人很多都有睡眠不好、心慌等現象,那用牡蠣也能起到這個作用。所以這組方我叫做降糖基本方,然後我再根據其他症狀往上加藥。對於大部分氣陰兩虛的糖尿病人我都是拿它作為一個基本方來用。

下面就是陰陽兩虛,陰陽兩虛我是採用張仲景《金匱要略》的那個方法,就是八味地黃湯,八味丸改成湯了,然後加上我們這些對藥,你像這個葛根、丹參。也拿它當基本方,然後有其他症狀的時候,再加上其他藥就行了。那麼我們看對於老年的特別是男性的這些糖尿病人,患病時間很久的,出現陽痿現象的,我們用這個方子很好。我們就用八味地黃湯再加上這個對藥來解決。看起來張仲景那時候這個經驗還是比較不錯的。在《金匱要略》消渴病篇裡他就用這個八味地黃來治療這個消渴病,我們也採取這個辦法。另外在下F面加味藥裡頭我還可以再介紹一些,現在看起來凡是有這個現象的人,你再加補腎的藥。這是一個老西醫專家的經驗,他是內分泌專家,但是他對中醫很感興趣。他就採用補腎的方法,很多的補腎藥,什麼仙靈脾、肉蓯蓉、枸杞子啦,他在他那個治療方案裡加上這些藥,結果取得很好的效果。他從內分泌學上來研究這個糖尿病,他認為中醫補腎陽的藥既能降血糖也能降尿糖,同時還能調整機體的功能,這也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所以我們看到凡是年老的,時間很久的,出現陰陽兩虛的糖尿病人我們都用這個方子,比較好,現在我有時候還加上仙靈脾,這些補腎陽的藥,取得很好的效果。再一個就是這個類型對於那些所謂腎型糖尿病,就是糖尿病腎病,有浮腫,有眼底病的。特別是眼睛,糖尿病人晚期嚴重的,眼睛都瞎,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出現這種情況時用補腎陰陽的藥,然後我們再加一些引經的治眼睛的一些藥,還好。不過現在我感覺最難治的就是這個類型的,所謂腎型糖尿病的,這個是最難治,而效果又不是很理想,大部分都會失明,常常有的經過我們治療以後,血糖、尿糖全正常了,但這個眼睛越來越壞,越來越壞。現在我正在研究如何來解決這個問題,這是很複雜、很難治的一個病。

再一個就是瘀血型,也就是凡是以血瘀為主的糖尿病人我都拿這個方當主方。既加上那個木香、當歸、川芎、益母草、丹參、赤芍、葛根,這全是活血化瘀的藥,然後再加上已知的生熟地黃,我們知道這可以降糖。那有的時候我們也再加上其他的,你像有時候我也加黃芪、玄參什麼的,那就看症狀情況了。

這就是四個基本方,然後根據不同的症狀我們加一些不同的藥。你比如說腎陰虛出現遺精的時候,那就是腎陰虧得很哪。我們的這個基本方,就是看你屬於哪個類型的基本方裡頭的,再給你加上知母、黃柏。下面這個很有意思,很多病人腳後跟痛,腳後跟痛我選用的是青黛、木瓜。很多人不理解這個青黛,我現在也沒做藥理研究,但是這個對藥很有意思了。來源於哪呢?說起來這個事情很有意思,本來我用青黛、木瓜是瞧一個老中醫治咳嗽。他好用這個,我看他開方的時候,對咳嗽的病人,特別小孩咳嗽的病人,他老有這麼兩味藥。我於是問他,他說青黛清熱化痰嘛,木瓜酸斂嘛,它可以鎮咳嘛,他跟我這麼講的。於是我也學他,用青黛、木瓜,在臨床上治咳嗽。可是有一次一個病人,是咳嗽的病人,我給他用我的方以外再加上一個青黛、木瓜。結果這個病人後來跟我講,你怎麼把我腳後跟疼治好了,我也沒跟你講我腳後跟痛,他說我好長時間腳後跟痛解決不了。我一想別的都是我治咳嗽祛痰的那些藥,只有這個是我採用人家老大夫的一個方法。這個木瓜我想有點關係,青黛呢?後來我就試驗用了,我看到凡是腳後跟痛,我就在我的方裡頭加上青黛、木瓜。我把經驗介紹給同志們,你以後也可以試試,效果相當好。特別是對於糖尿病人,這青黛很好用,青黛它也是清熱的藥,這木瓜我們知道可可以治風濕疼痛什麼的這都管。所以以後我凡是見腳後跟痛的,都在我那方裡J加個青黛、木瓜,效果特別好。這個題目很有意思。

另外就是腎陰虛的病人,特別是老年人,常常出現尿淋漓不盡。那麼我要加上白果,就是銀杏,這個東西對於增強膀胱括約肌的控制力量比較好。所以你加上這個白果的話,尿就不那麼哩哩啦啦老是尿不淨。下面肝陰虛的人,這個有些東西我就不用細講了,同志們大家都知道。加枸杞子、菊花,因為眼睛屬肝,實際上眼睛跟腎...肝腎兩個不是同源的嗎,所以你治眼睛的時候不但要治肝,要加補腎的藥,因此我們加上枸杞子、菊花,像青葙子、木賊都是引經藥,那麼現在有時候我愛加谷精草、密蒙花、木賊,這些引經到眼睛的藥,也起著效果吧。還有肝陰虛的病人出現脇肋疼痛的,加茜草、澤蘭,這個茜草跟澤蘭對於肝炎的病人、或者肝硬化的病人肝區疼痛也挺好用,就這個茜草加澤蘭。還有就是如果疼的太厲害,那我們大家都知道,延胡索是比較好的,它是活血止痛的。還有鬱金,一氣一血,一個是氣中之血,一個是血中之氣,這倆藥你給配合一塊治這個肝區疼痛就更好一些。下面這個心陰虛的,心陰虛出現的症狀是失眠、健忘等,最好加女貞子、首烏藤,或者何首烏都行。多夢加白薇,這是我一個經驗,很多的病人特別是肝炎病人,老是那個亂夢紛紜的那些病人,白薇是清肝熱的,白薇這味藥確實對這個盡做亂七八糟夢的人非常之好用。還有心悸加石菖蒲、遠志咱們大家都知道了,通心氣的嘛。至於肺陰虛的,渴飲無度,那當然天花粉不用講了,大家也都知道了。這個蛤粉,花蛤它是滋陰的,滋陰清熱一個藥,對於狂飲無度很好。這裡我附帶還加一個,給同志們介紹一下,我這上沒寫,是浮萍,浮萍就是浮萍草,治狂飲無度,還有小孩兒出疹子我們常用那個浮萍,這個浮萍也是我們一個經驗,我要用的話都是1兩1兩的用,不管你是糖尿病不是糖尿病,凡是有渴飲無度,喝了還想喝,浮萍很起作用,有時候我在這個方子裡給他加30克浮萍,這只是經驗,藥理上我不知道。胃陰虛的口中少津加玉竹,這我們大家都知道,另外凡是饑餓感特別厲害,你最好加玉竹,玉竹粘膩的很,他就不那麼餓了。再一個就是不思食的加烏梅,烏梅我們知道既養陰,又能夠促胃液的分泌,可以讓你想吃。雞內金我們知道它是幫助消化的,另外雞內金也是降糖藥之一。

下面就是肝火旺的,這個不用說,加柴胡、龍膽草,都是平肝、疏肝、清熱的。心火旺的加黃芩、黃連、連翹。還有口舌生瘡,較常見,特別是最近我們看到有肝不好的人都出現口舌生瘡,那你最好在這個方子裡加上生蒲黃跟升麻,還有蒲公英,它可以解決這個。這裡我特別要提的就是蒲黃,凡是舌頭上的毛病引這個藥到舌頭的,都加蒲黃。所以它很有意思,你不管它長口瘡也好,或者長什麼的,反正舌頭上的毛病加蒲黃。蒲黃本來是一個活血止血的藥,那它為什麼治舌頭上的病?它是引經,專入到舌頭。再一個就是這升麻,升麻實際上是一個很好的抗菌藥,所以升麻再加蒲公英可以消舌頭上的這個口瘡。肺熱加桑白皮、蛤粉、黃芩,這個不用講了咱們從藥理上都知道了。胃火旺加石膏、知母,這個也不用講了。還有牙齦腫痛、出血,那我們加點大、小薊,生蒲黃這些東西。消穀善饑的最好加玉竹,同時加大生、熟地黃用量。

現在講一下這個心氣虛,這個心氣虛脈出現結脈或者代脈。我們在這個原方子,你辨證使用的那個方子基礎上最好加桂枝,那現在看起來桂枝對於這個心律不齊效果挺好,當然你要配上上這個生脈散就更好。我那個原方裡頭就有生脈散。如果碰上心律不齊的,出現結脈或者代脈,那你最好在方子裡加桂枝。按道理講桂枝也是一個溫性的藥,那糖尿病好用嗎,但是我們知道出現這種現象的時候,你用桂枝沒有妨礙。因為我們藥是講配伍,我們這個藥裡頭很多都是滋陰的,所以沒什麼問題。另外凡是糖尿病人出現這個現象的時候都有點陽虛的現象,所以桂枝是可以用的。還有像肺氣虛那我們就要加大黃芪的用量。脾氣虛最終出現的是大便稀溏,那既然方子裡頭有蒼朮了,你再加上白朮,蒼、白朮合用,還要加上薏苡仁,按理說薏苡仁也是澱粉的東西,但是用苡仁來並不影響糖尿病的血、尿糖的波動,所以要用苡薏仁。但是太多了也不合適,我們頂多用30克左右。另外如果再加上有腹脹的現象,我有一個對藥,就是肉豆蔻配訶子肉,治療這個脾虛腹瀉的,就是大便稀溏還有腹脹的再加上這麼兩味藥。腎陽虛最容易出現的是,加上仙靈脾、陽起石這些東西,腰冷的話加肉桂,尿淋漓不盡、夜尿多剛才我已經講過加白果和補骨脂,都是補腎的藥,固澀補腎的。如果脾陽虛,大便稀溏老控制不住的,就是用別的藥控制不住的,這時候你再加點固澀的藥,比如赤石脂、禹餘糧都有這個作用。心陽虛出現心悸、脈結或者代脈,那我們只是把那個桂枝量加大一些,就好用了。

下面我要談談糖尿病合併症的治療。這個是我們最常見的,糖尿病不是一個很單純意義上的糖尿病,它牽扯到其他的一些病。因此我們又有附帶的治法,就是合併了其他的病,我們要加一些東西。你比如合併肝炎,差不多還是用剛才我們講的陰虛型的那個主方,就是一貫煎加味。但是這裡有這麼幾樣藥,是我們在臨床實踐當中體會出來的。如糖尿病又是肝炎的病人,如果有轉氨酶高的,你加上茵陳、土茯苓、板藍根、蒲公英,他那個轉氨酶就下來了。這個也適用於咱們一般的沒有糖尿病的肝炎病人,也就是說吧這四味藥對降轉氨酶有很好的作用。當然現在方法很多,這只是介紹一下我們的經驗。還有出現黃疸,本來有茵陳了,你可以再加上點黃芩。下面就是肝脾腫大加合歡皮丶白蒺藜,有一個小故事。那是找我看肝的病人,還不是糖尿病人,差不多肝炎病人晚期的時候都有肝脾腫大,同時都有睡覺不好,那時候我就用這個合歡皮加白蒺藜。這倆也是我老師常用的一個對藥,使人睡覺好,安眠的效果挺好挺好的,我就用這兩樣藥。因為他是肝炎病人我也沒考慮到肝脾大的這個問題,那我用別的藥。主要用白蒺藜跟合歡皮是解決他睡眠問題。沒想到這個肝炎病人後來讓西醫給檢查了一下,結果他肝脾不大了。我就很奇怪,於是我在首都醫院西醫學習中醫班,跟那些西醫大夫也講到了這件事。有一個大夫他就是搞肝炎病的,於是他見著肝脾大的,他不加別的藥,就給他來合歡皮、白蒺藜,熬水給他吃。因為西醫同志他很容易想到找特效藥、特效方這個途徑的,沒想到白蒺藜、合歡皮消肝脾大相當好。這也是無意中發現的一個經驗,同志們今後如碰到這樣的病人你也可以試試。不只是糖尿病病人,就是肝病的人,慢性肝炎、遷延性肝炎的人,這些人如果發現肝脾大,特別是肝硬化,肝硬化的病人很多都出現這個現象。你可以試一下,就是在你給解決肝硬化的基礎上,或者你治慢性肝炎的基礎上你就加上這兩味藥,你試試看,因為它也可以解決他那個睡覺不好。另外我查了一些資料,這個白蒺藜有消痞的作用。有那麼一個方子,拿白蒺藜熬成膏子,1斤白蒺藜,熬,就那麼煮,煮煮煮他就黏稠了、濃縮了,然後你把白蒺藜那個渣滓給濾出去,就要那個湯,然後再拿微火熬,結果就成了藥膏子一樣,很黏很黏的藥膏子。治小孩兒的那個痞積,小孩兒痞積不就是脾大嗎。你就把白蒺藜那個藥膏子,按他那個痞的大小,你給他糊上,上面蓋上紗布,結果消痞塊,這白蒺藜有這個作用。所以我查上半天只找出這麼一個根據來,合歡皮我沒找出來。但是倆配合一起呢,也就是我們那個西醫大夫後來跟我講的,他說現在我可找著消肝脾大的一個方了,就這兩味藥。這也是我們碰上的這個臨床經驗吧,(給)同志們介紹,看看你們今後用是不是也取得那個效果。

合併腦血管意外的,半身不遂的,這個很多見。那麼我反正有兩個基本的方法吧,一個就是我分血壓高的跟血壓不高的。常常有時候半身不遂他血壓還高,那我就用血府逐瘀湯。因為血府逐瘀湯裡有牛膝、枳殼這些東西,可以引血下行的。如果他是血壓不高的,大部分都出現氣虛血瘀現象的,我用補陽還五湯。這裡頭也兼治了糖尿病了,因為黃芪也可以治糖尿病,降糖。所以可以分這麼兩種,然後你可以把我老師那些對藥給加在裡頭,蒼朮配玄參這類都可以加上,還可以加上像什麼丹參、葛根,這些東西。

然後是合併冠心病的也常見,就是加上我這麼幾味藥,治心絞痛效果比較好。就是在原來我治糖尿病分型的那個主方基礎上,如果你看見有冠心病的(加上)。冠心病的人一定要活血化瘀,這裡我要加上紅花、羌活、川芎、赤芍、菊花。這裡頭有兩個藥我要加以解釋,你像紅花、川芎、赤芍我就不用解了,那大家都知道它是活血化瘀的藥。這裡頭這個羌活,是通絡的藥,可治這個心絞痛,咱們中醫不是講嗎通則不痛、不通則痛。所以加上羌活比加上治冠心病用的什麼降香、木香什麼的都好。羌活治心絞痛,這是我們慢慢摸索出來的一個經驗。有時候疼得更厲害,那我們羌活再配上木香那效果就更好了。另外這個菊花,菊花有一個作用,除了清頭目之外,菊花有擴張血管,特別是對於冠狀動脈血管它可起到這個作用。所以我們要加上菊花,既清熱又擴張血管,使血液流暢,對於冠心病的心絞痛效果比較好。

下面是合併腎病的,蛋白尿的,這個最麻煩了,我只是把我們的經驗介紹一下。我認為糖尿病腎病是最不好治的。可是我們在原來基本的方子上,再加上白花蛇舌草跟續斷,還有加大黃芪量控制尿蛋白比較好。這個白花蛇舌草控制尿蛋白那是別人的經驗,我吸收過來的,白花蛇舌草能夠治腎炎的尿蛋白。那麼我吸收別人的這個經驗,然後再加上咱們知道續斷是補腎的,續斷控制這個尿蛋白比較好,然後一定要加大黃芪用量,使這個尿蛋白慢饅就減低了。還有就是如果有血尿,可以加生荷葉、生艾葉、生側柏葉,這個生荷葉、生艾葉、生側柏再加上生地黃,這叫做四生飲。因為我這治糖尿病原方裡都有生、熟地黃,所以你再加上大薊、小薊、墨旱蓮、車前草、血餘炭這些藥,那就可以控制血尿。當然不是讓你把這些藥全加上,你有選擇的加上,只是這些藥都可以解決這個血尿。

下面就是泌尿系感染,這是在糖尿病人最多見的,特別是婦女,很容易出現這個泌尿系感染。那我就在原來的基礎上,就是原來你辨證用的那個主方的基礎上,加萆薢、石菖蒲、烏藥,如果再加上益智仁不就是萆解分清飲嗎。因為現在益智仁非常之難買,那麼我們就不用益智仁,我們就改成了車前子、石韋、滑石這些東西,解決這個泌尿系感染。咱們中醫就認為是濕熱下注,濕熱下注膀胱。

另外,還有一個最常見的就是末梢神經炎。糖尿病人這個末梢神經炎就是腿疼、甚至手疼,這個最討厭了。還有這個四肢竄著疼,他渾身全疼,好像皮膚疼似的那樣,他不是肌肉疼。另外就是皮膚有那種灼熱感,又熱又疼那種感覺。那麼我給起個名,我加上這幾個藥,叫四藤一仙湯,什麼呢?就是雞血藤、絡石藤、海風藤、鉤藤這四個藤,再加上威靈仙,叫四藤一仙湯。這個我治療關節炎也比較好,當然治療關節炎不止這幾味藥了。你看情況還可以加桂枝、附片、防風這些東西,那是治關節炎的。就是糖尿病出現這末梢神經炎的,你加上這幾個藥有點效果。不過現在這個海風藤老買不到,我不知道怎麼回事。那現在實在沒辦法我們用青風藤,反正藤的東西都是通絡的,我們的意思就是用通絡活血來解決這個疼。本著中醫叫通則不痛,所以你就給他用通的藥。

另外還經常發現就是合併脈管炎的。這個也很可怕,很多得鋸這個腳,鋸腳趾頭,嚴重的到這種程度。最好早期發現,凡是發現腳冰涼,顏色也變了的,或者西醫診斷出來脈管炎的,那我們最好加大活血量,加大活血藥。這裡頭我介紹出來這幾個都是活下部血管的,你像蘇木、劉寄奴、地龍這些都是活下肢血管,它往下走,當然要加上雞血藤這些東西。

還一個麻煩病就是眼底病,視網膜病變,這個最討厭了。糖尿病人到晚期很多都瞎了,都是因為視網膜出的病變。我們就採取這些辦法吧,就是青葙子、谷精草、決明子、枸杞子、菊花、木賊草這些,除了在治糖尿病的基礎上,你加上這些引經藥。還有眼底出血較重的要加茺蔚子、大、小薊。還有就是雲南白藥好,雲南白藥治眼底出血比較好。但是用量不大,他現在那個雲南白藥就那麼點個小瓶子,那是多少啊?不到1錢吧,是8分啊是多少。那我們就讓他分8份,就是每1份是1分。每1次加在你這個藥裡頭,隨藥送服1分。這個雲南白藥治眼底出血是比較好的。現在雲南白藥有時候買不到,我們乾脆就用三七,用三七粉,也可以。還有大、小薊也可以解決眼底出血。

另外就是合併皮膚感染的,盡長這些個火癤子,特別後背、脖頸子、頭髮裡頭。原來我給它起個名,我的辯證是燥熱入血型的,現在這個不是太多,所以我就把這型取消了。我原來的用方叫做溫清飲,溫清飲什麼藥呢,就是四物湯加上黃芩、黃連、黃柏、山梔子。就是黃連解毒湯加四物湯就叫做溫清飲。這個方子治糖尿病人盡起火癤子比較好。我們認為那是燥熱入於血分,才容易起這個火癤子。所以現在我們如果碰見這種情況,就加黃芩、黃連、黃柏、蒲公英、馬齒莧這些東西,主要還是清血,清血裡的熱。

還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那就根據咱們自己的經驗,所謂隨症加減吧,我們加一些藥。附帶我要提一下,糖尿病人一定要忌口,中醫咱們講忌口嘛。糖尿病人一定要忌口,特別是對於飲食。第一就是吃的這個白米、白麵,甚至連高粱米、棒子麵,就是苞穀麵這些東西,一律一樣,都要控制。這裡除了筱麥不用控制,就是山西人常吃的那個筱麥,不用控制。其他這些糧食,一律要控制。一般的像咱們腦力勞動者要控制到5、6兩,不宜太多。體力勞動者有時候我們可以讓他吃到1斤,1天吃到1斤。因為體力勞動的人他平時飯量都挺大的,一般有的人他1天能吃3斤左右,那現在讓他也得控制,控制到1斤。普通像咱們5、6兩,最多讓他吃到7兩,不要再多。這個白米、白麵、高粱、苞穀麵,一定要控制。這個不控制,他血、尿糖就要起伏,所以有時候逢年過節的時候吃多一點他就不太好。還有很多的糖尿病人出差,一到外頭就控制不了了,特別是出差的時候開會、常常飲食吃的就比家裡吃的質量更好一點了,很容易把這個主食多吃一些,結果就起波動。所以這個飲食必須要控制。

還有幾個東西那一定要控制,第一個酒,絕對不許喝酒,啤酒也不讓他喝。這個例子太多太多了,我每到逢年過節的時候都碰見這個事,你怎麼說他也不行,他非喝點酒,一喝酒他這血糖就高了。糖尿病人有時候沒辦法,一個是好吃甜的,越是糖尿病越是好吃甜的,那有什麼辦法。所以這個就不許喝,一定要再三跟他講。再一個就是甜食的東西當然不許吃了,甜食的東西一律不許吃。但是木糖醇可以代用糖,木糖醇只能代用糖,現在有的藥房就寫著木糖醇是治糖尿病的特效藥,那不對。不但不對,還告訴同志們,我們開全國糖尿病會議的時候,大連有一個單位他就專做這個實驗,木糖醇有毒性,不宜久服、不宜多服。所以它不是治糖尿病的,它只是不影響我們這個血糖、尿糖,可以代替糖來解解饞就完了。有人喝牛奶淡著就不好喝,但又不能擱糖,你讓他擱點木糖醇。還有那個吃元宵或者吃年糕,那得怎麼辦,耶得沾點糖啊,你讓他沾點木糖醇就完了。它只能代替糖,所有糖的東西都不許吃。有人就講說是蜂蜜沒關係,那不對。蜂蜜啊,我這都是從臨床實踐出來的,你一吃蜂蜜它就長,那你根本就不許吃。所以說糖尿病人不怕吃蜂蜜那不對。如果同志們碰上這個事的時候,那也要告訴他不能吃。還有前一些時候流行一陣子叫做紅茶菌,說是治糖尿病。報紙上還登說某一個歌唱家吃上紅茶菌把糖尿病治好了,莫名其妙。我的病人那時候也流行都吃紅茶菌,一吃紅茶菌血糖、尿糖全高。我有一個住院的病人很有意思,他拿自已當試驗品。我們給他控制得很好,結果他偷偷喝這個紅茶菌,完了血糖、尿糖高了。我們說怎麼回事呢?你不是控制得挺好嗎?他說我告訴你們吧,我喝了一個禮拜的紅茶菌了。他說報紙上登的嘛,紅茶菌可以治糖尿病,他說看起來這不行。我說那你根本不應該喝,我早就跟你們講過。紅茶菌是用紅糖做的,那你怎麼能治糖尿病呢,不能治糖尿病。結果這位他拿自已做試驗,他停了一禮拜藥,還照我們那個治療方,血糖下來了。下來之後他又偷偷喝了一個禮拜的紅茶菌,血糖又長上去了,長上去之後我們就說怎麼了這是?又長上去了?他說我拿我自已做個試驗品,我又試試,我不相信,人不是說了紅茶菌可以治糖尿病,我再試試,他說看起來不行。結果猜怎麼著,他還不相信,他說事不過三,於是他又停了紅茶菌,然後又用我們的方法治療之後,血糖、尿糖又下來,之後他又偷偷喝了一個禮拜紅茶菌,等到這第三次又長上去了。他說事不過三,我現在相信紅茶菌不治糖尿病,反倒對糖尿病不利。從此這位同志很有意思,就替我們宣傳,他現身說法,跟我這些糖尿病人說你們可千萬別上報紙這個當,紅茶菌不治糖尿病,我自己三起三落。現在這個紅茶菌這陣風刮完沒人喝紅茶菌了。如果糖尿病人喝紅茶菌,告訴他不能喝。

另外還有好幾個東西,都是報紙宣傳的,全是錯誤的,我是臨床實踐過的。結果都是病人來給我做宣傳。一個羅漢果,羅漢果甜得很,拿水一沏,或者煮一煮那很甜很甜的。特別這個藥又難找又貴,出在廣西什麼的這些地方。好多人特別是那些高幹,千方百計廣西那給弄羅漢果,我一再囑咐,我說不行,你不能吃這個。結果吃了血糖、尿糖就長。所以現在好多人,上過這當的人,他也宣傳這個羅漢果不能吃。還有呢就是含糖量高的水果都不行,像柿子不行。最有意思就是這西瓜,光明日報還給登一下子,這個影響大得很。告訴西瓜治糖尿病,也不知哪一位就給來這麼一段,光明日報他也就給登了。登了之後糖尿病人高興極了,特別是夏天誰都想吃點西瓜解解渴,清清熱。好,凡是吃西瓜的這個糖尿病人,血糖、尿糖全長。我是一再囑咐他們n,結果他們不相信。報紙都登了,報紙登了你們就得上當了。我跟他講我說你們上了一個當,出這個方子這個人他本身他就沒有用過。為什麼呢?同志們知道,這個西瓜裡頭那瓤是長這個血糖、尿糖的,那個白瓤,那個皮是降糖的。他胡介紹,他就告訴吃西瓜治糖尿病。還有水果裡頭梨不好,梨含糖量很高。但是也有出奇的事情,我看到一個女同志她是非打胰島素不行的人,她也很怪,她是一吃梨,她那個血糖、尿糖就下降一些,你說怪不怪這事。可是一般說起來,少吃一點解解饞就得了,不要多吃。還有香蕉不行,廣東有一個治法,就是每天有一頓飯不吃,什麼東西都不吃,光吃香蕉,因為廣東出香蕉嘛,說是治糖尿病,這個我只是跟同志們談談,有這麼一件事情,我自己沒試。因為在北方香蕉很難買,又貴,那也沒法讓他當一頓飯吃,所以我這個試驗沒做過。可是一般香蕉要下來的時候,我那糖尿病人吃香蕉就有波動,還是有波動,只是我把這個情況跟同志們介紹一下。另外一個柿子不許吃,就是咱們吃那個秋天下來的那個柿子,那不行。我在山西講學的時候,有一個老幹部,夫婦兩個人找我看病。倆人都是糖尿病,我給看病的時候他說我什麼藥也不吃,我問他吃什麼中藥、西藥,他說,什麼藥都不吃,我吃個偏方,什麼偏方呢?每天也是一頓飯不吃糧食,就吃柿子,拿柿子當飯吃。他說我這血糖老是五百左右怎麼回事,我說就是因為你吃柿子吃得,你柿子必須得停。所以有些偏方都是不合科學性的東西,那好多人就相信這些東西,所以柿子不許吃。反正總而言之,含糖量高的都不要吃。蘋果少吃可以,多吃也還是不行,它雖然是果糖但是也不行。另外有些不甜的,一點也不甜的,那我臨床實驗出來的也不許吃。一個是西紅柿,這很奇怪了,好多西醫大夫還讓病人吃西紅柿,我是臨床實驗出來的,一吃西紅柿血糖、尿糖就起波動。西紅柿本來一點也不甜,酸酸的,尤其西紅柿下來的時候都好吃點西紅柿,不行,這是我實踐出來的,什麼道理我不知道。再一個就是韭菜,韭菜一點也不甜吧,逢年過節的時候都愛吃點韭菜餡餃子,不行,吃了之後這個血糖就長。還有一個茴香,茴香菜,咱們也是包餃子吃那個茴香,也不行。這在中醫講是有道理的,因為韭菜跟茴香在中醫講都是熱性的,對胃最不好了。你看有胃病的人不能吃韭菜。可能是影響到胰島素分泌的情況了,所以韭菜和茴香不能吃。還有就是白薯不行,我們北京叫白薯,你們是不是叫紅薯,含糖量很高。再一個就是老玉米,就是棒子,鮮的。你要是磨成棒子麵,就跟咱們那個白米、白麵控制的那個量(一樣)。就是新鮮下來的那個苞穀,咱們煮著吃的那個苞穀,那個不行,那個含糖量特別高,也不知怎麼回事,一吃之後血糖、尿糖就長。所以這些忌口的東西,一定要跟病人講,就是不能吃。特別是那些偏方,千奇百怪出那些偏方,最好別隨便使用,沒有科學根據的,最好不用,這些事特別注意一些。這個忌口在咱們中醫很嚴格,看起來是很有道理的。

為什麼我說那個筱麥不用控制呢?因為山西有一個煤礦,那個地方,他們那習慣吃筱麥。本來礦區都好喝酒,糖尿病發病率是比較高的。單單那個礦沒有一個糖尿病人,什麼道理?一問呢,他們就是主食是筱麥。所以後來我們也有一個經驗,這個糖尿病人你讓他吃筱麥沒事。筱麥不知道你們這叫什麼,山西經常吃這個東西。就是不許吃多了,吃多了肚脹,不好消化。它不像別的白米、白麵那樣,他那一個礦區裡我們做普查的時候看,一個糖尿病的都沒有,那很奇怪,後來一問才知道他們主食以吃筱麥為主,所以我們說筱麥還可以吃。

總而言之,糖尿病是很複雜的一個病,氣候的影響,飲食不注意,還有體力勞動、腦力勞動過勞,再一個生活上的不規律,都影響糖尿病的這個波動。所以糖尿病我們就感覺是比較複雜,它不是吃了我們的藥以後,一直下來就全穩定,不是那樣,它起起伏伏,起起伏伏的。因此我把我們這些經驗介紹出來,也希望哪些同志要有興趣的話,你們成立糖尿病專科門診,採取我們這些方法試一試,同時結合你們的經驗,咱們今後能想出一個很好的治療方法,解決糖尿病的話,那對於糖尿病人是很大的福氣了。現在看起來生活水平越高,糖尿病越高,將來受這個影響的人就要更多。因此我們對糖尿病一定要很好的研究,來治療,解除更多人的痛苦,因為有很多糖尿病人就喪失勞動力,就不能勞動。因為他那個疲倦、無力、消瘦,你要不解決這時候就影響這個。特別我們這些老幹部們,他們甚至就不能出差,因為他老打胰島素,老打胰島素他出去不方便,所以很影響他工作。搞四化嘛,我們讓大家都發揮我們每人的能力。特別是像糖尿病生活水平越高,這個發病率越高,我們不想法子解決這個問題,那對這些病人確實是一個很大的損失。因此我到處講糖尿病,介紹我們很淺薄的這些經驗。也希望同志們咱們大家注意這件事,解決更多人的這些痛苦,那不是使我們四化建設就更好一些嗎。我這是亂七八糟拉拉雜雜跟同志們講這些東西,那只是我個人的一點經驗,有不對的地方請同志們千萬給我指正,謝謝同志們。


站長補充:

  • 本文摘自《祝諶予•名老中醫傳略•學術•傳人》--人民軍醫出版社

  • 相關資料→糖尿病專欄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