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S----二十世紀末的大騙局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全世界人類面對所謂的“世紀黑死病---愛滋病”時,皆如談虎變色,避之唯恐不及,美國花費無數的人民納稅人的錢,使用為了挽救人類的生命的偉大目標做為藉口,不斷的研究,至今仍然無法解決此一根本不存在的棘手問題。

以下是我個人的研究與案例,我也提供加州柏克萊醫學院教授Peter Duesberg Ph.D的研究報告,他是德裔美國人,有名且是極端正直的醫學教授,成名於1967年,是分子細胞醫學的先驅,第一位成功解讀癌細胞基因組合的醫學教授,原本在1976年就可以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但是因為過於正直誠實,在得獎前,提出HIV-Positive與AIDS無關,拒絕接受藥廠的金錢支持,而被除名。他認為是藥物引起AIDS,他的著作中提出上千個證據,證明HIV-Positive是無致命性的濾過性病毒,人類之所以有愛滋病是由於濫用興奮劑(毒品)造成的,而且與同性戀無關,由於毒品廣泛被圈內人使用,所以此類人較易得到AIDS,還有是病人被診斷出HIV-Positive,醫師給予AZT,DDI,DDC等DNA-Chain阻斷劑,在服用此類藥物以後,產生的副作用,其症狀就是AIDS,所以Drug-Aids是肯定的。AIDS與HIV-Positive是完全無關的,由於如果不小題大做的話,人們感受不到西藥廠偉大,藥廠賺不到錢,醫師不重要,在美國每位總統及參議員眾議員幾乎都有藥廠在背後金錢資源,如果沒有此資助,要選上是難上加難,因此在政治上根本就是一種金錢遊戲,完全沒有顧慮百姓的死活,所以政客是最不可以信任的,他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結果冤死許多無知的大眾。

我在臨床上遇到的AIDS病人,在未曾服用西藥之前,其所呈現出的症狀都是陽明熱症,按照中醫理論,陽明無死症的原則,我可以斷定AIDS是無害的,絕對不會致人於死的,其結果與Dr. Peter Duesberg不謀而合,是非常好治的一種疾病,可是一旦服用AZT,DDI,DDC或雞尾酒療法的藥物之後,病人的病情立刻轉變為厥陰症,而此症多是死症,所以我也敢說病人是死於藥物的副作用,並非死於AIDS的。可惜的是Dr. Peter Duesberg不懂中醫,否則他一定也可以治好AIDS的。

佛羅媢F州漢唐中醫倪海廈撰寫於2000年9月5日

--------------------------------------------------

抗愛滋病秘方喊價50億美元

11/13/2004

【中國時報/林克倫/臺北報導】

據香港「大公報」報導,在雲南昆明開幕的「中國國際中醫藥暨健康產業博覽會」上,除展示來自中國各地的傳統秘方外,臺灣原住民的「征服愛滋病」草藥也參展。此外,號稱能治癒愛滋病的雲南彝族秘方「扶正敗毒飲」秘方喊價五十億美元,引發人側目。(倪海廈評論:這個證明了大陸中醫因為不僂籇韞臻峇刈撊E斷法,所以還不知道AIDS根本不是病,只要停吃愚蠢的抗HIV西藥就自然好了,還來騙人,實在是丟我們中國人的臉。害我在美國走在馬路上還感覺要小心被美國人認出來我是中國人,趕快去學日語或韓語,西醫先騙人把AIDS說得很可怕,自己沒法治,於是自然出現另一中國大騙子來騙這西醫的超級騙子,這是因果報應,活該!) 

報導說,「扶正敗毒飲」秘方是展覽場內受議論最多的草藥。不少參觀民眾見此「天價」,都認為是寫錯報價,但展示區負責人嚴肅地指出,「扶正敗毒飲」秘方理當值五十億美元,因為按目前全球約四千多萬愛滋病感染者來計算,實際上服用此藥的感染者平均只分攤一百多美元。(倪海廈評論:騙人騙到國際上,實在為我身為中國人而感到羞恥,我們要中華文化宏揚世界上是對的,但是這類鬼昧技倆是不行的,要拿出真正中醫的實力才可服人心的,其要價如此之高,可見此人學醫的目的是要賺大錢的。) 

「扶正敗毒飲」是編號第○二三號的彝族秘方,該藥由數味中草藥所組成。秘方擁有者希望能在博覽會上吸引資金以進行聯合開發,據稱曾詳細研究該秘方療效的學者,還曾因此獲得「國際華夏醫學會」頒發的優秀論文稱號。(倪海廈評論:這一群所謂學者們,不但書沒有讀好,看病臨床經驗也沒有,但是為了表示自己是學者,才會把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病,說得繪聲繪影的,還互相抬舉,我時常說如果你不懂,最好不要說話,否則明眼人一看你就露餡了,唉專業程度真爛,居然還得獎,可見給獎的單位其醫學程度也太差了,只要正統中醫診斷法很強的中醫,來檢查西醫認定是AIDS的病人,就可以知道此病根本不會害人,是西藥的毒素引起的,也就是說AIDS根本就是中了西藥毒素的症狀而被宣染成世紀黑死病。) 

該配方擁有者指出,「扶正敗毒飲」於二○○二年二至十二月,在北京佑安醫院進行臨床試驗,受試驗患者在停藥九個月後,已無發病現象並可從事正常體力活動,而最先接受治療的兩位云南患者,停藥至今已逾四年,現則身強體健不再發病。(倪海廈評論:這病人主要是因為停止吃抗AIDS的西藥而自己恢復好的,絕非吃這什麼敗毒散好的) 

儘管秘方擁有者對草藥的療效信心滿滿,但醫學界的看法則十分保留。醫生指出,臨床實驗必須要有結論性的依據,而不是拿來宣傳與誇大藥效。此外,臨床試驗報告亦顯示,「扶正敗毒飲」的療效應是透過調節免疫系統對抗病毒,而非直接抑制病毒。(倪海廈評論:這是一個騙子在跟另一個騙子的對話,兩個騙子湊在一起,真好笑又好氣,我如果按照這位仁兄的藥價要錢的話,那傷寒論堶惜@共有86個處方,都可以治AIDS,每方50億美金,我立刻富可敵國,好爽!)

----------------------------------

評論

這是本世紀開始的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中國人丟臉丟到國際上了,我一再強調西醫將HIV的問題說得很嚴重,所以有了病名之後才可以賣藥,這本就是他們一貫的詐財技倆,也不足為奇,由於病人吃了抗HIV的藥物之後,就產生了副作用,這個副作用就被他們稱為AIDS,所以他們為了掩蓋藥物副作用而又定出的病名AIDS,現在被大陸一些想騙錢的人拿來炒做,這AIDS根本是不會致命的,它只是藥物的副作用,所以只要停止服用HIV的西藥,自然就好了,得到AIDS的人不要緊張,你只要停止吃什麼雞尾酒療法或是AZT與DDI這類胡說八道的爛藥,感冒發燒時請吃中藥,一段時間後自然就好了,每天都有新聞報導中國大陸的黑心食品,中藥摻西藥這類混帳事情,現在又出現這個世紀大笑話,西藥廠不敢說話去否定它,因為他們知道AIDS原本根本不存在,是被他們西藥廠搞出來的疾病,如果他們要揭穿這把戲,就會讓自己也原形畢露,不存在的病,何需要用藥呢? 

我在時事評論的A頁最下方關於Kaposi Sarcoma的評論中,就已經提到這病是被美國西醫承認只要見到它,不需要經過化驗就可以依據為診斷AIDS的證據,我只花兩天時間就把這病治好轉了,所以我有資格說這話,我治此人只是用中醫排毒法,排出他體內西藥毒素,他立刻就好了,前幾天還來我診所看感冒,一切正常,他已經停吃西藥三年至今,到目前都非常的好,我想臺灣的西醫看過此病的人不多,因為連美國的西醫很多都只是聽過從沒有看過,而我早就已經解決這問題了,如果上面這個騙人的把戲成交的話,一定是西藥廠因為不能承認AIDS是他們搞出來的,而故意愼重其事而做的,讀者只要會用經方中最簡單的桂枝湯白虎湯等,你就可以治療這AIDS的,我們等著看這笑話吧!讀者請看我研究的漢唐時期處方中沒有AIDS的中藥,因為根本不需要。 

西醫學就是自己建立了一套專屬於自己的遊戲規則,然後利用這套遊戲規則去否定他們不想聽的,不想要的,只要是賺錢的他們都想辦法去讓西藥去符合他們自己玩的遊戲規則,所以每次新的西藥上市以後,不出幾年就因為有人吃死了,於是被FDA要求下架,但是FDA在之前為什麼沒有發現,一定要等到有人死翹翹了才處理,這就是他們的最厲害的遊戲規則導致的,我們中藥認真說起來都是食品,用之千年都沒事,當然有些很峻的中藥如生附子、甘遂、大戟、芫花、烏頭等有劇毒的中藥,是要小心使用,這類有毒性的中藥必須由有經驗的經方家來傳遞如何使用,否則一般南派中醫根本不會使用,一聽到這類中藥南派中醫連手腳都軟掉了,而這類中藥卻可以救人於千里之外,可惜現在大陸與臺灣已經沒有多少中醫師會使用了,不相信的話你們去問一下他們,他們必然避之唯恐不及,南派中醫終其一生也沒有使用過這些中藥,我用這類的藥如吃家常便飯般的簡單,人紀的學生以後也會使用的。 

讀者請記住每當西醫告訴你有AutoImmune Disease時(免疫系統不全),就表示他們不知道你怎麼搞的,當西醫告訴你有Slow Virus時,也代表他們不知道怎麼回事,把這些首碼放在一起時,就是AIDS,也就是說他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去問西醫就知道我說得對不,我告訴讀者因為這根本不是病,是病人吃西藥以後發生中毒的副作用所造成的,他們連這病就是因為病人吃了他們的西藥才發生的,也就是說他們連AIDS是自己製造出來的都不知道,好慘!

結論是:會買這藥的瘋子們,你們不只是癡呆,根本就是草菅人命的混蛋,臺灣會去參加轟趴派對的人都比你們聰明。

-------------------------------------------------------

我所面對的超級龐大怪物

11/26/2004

我每每深夜在靜思,我面臨到的問題就好像在神話故事中想要擊殺有九個頭的孽龍那位武士,如何贏呢?方法是什麼?如果只是想要打敗一些庸醫,我只需如下方式他們就玩完了。 

1.對付像臺灣朱樹勳教授這類自命是心臟病權威的西醫,我可以挑戰他從心肌梗塞,冠心病,動脈血管阻塞,心臟肥大,心臟辦膜閉鎖不全等等,各種他所說的心臟病,他一定兵敗如山倒,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就連他判定需要換心臟的病人,也可以交給我,約一個月的時間,我就可以還給他一個健康的正常人,根本不需要換心臟的。 

2.要對付在美國自稱是AIDS免疫學先驅的何大一博士更簡單,因為此人所有在紐約實驗室中的器材與員工薪資都是西藥廠支持的,否則哪有那麼多錢來買儀器,此人不斷的向世人宣導AIDS有多可怕,SARS有多可怕,因為說穿了他根本就在為西藥廠工作,我只需要向他挑戰,可以由他安排兩個他認定是AIDS的病人,一個我治,一個他治,以二周為準,他可以儘量使用他為西藥廠開發做的雞尾酒療法,我只需要監督我的病人不要吃到西藥,連中藥都不需要用,因為AIDS根本不是病,只是西藥廠玩的一種把戲,是可不藥而癒的,這兩周中我實在沒事幹,因此只要沒事伸伸懶腰,騷首弄姿一下,無聊時跑到敵營去做個鬼臉,趁沒人看到我時挖挖鼻孔,二周後我的病人必然恢復很快,而他的病人必然奄奄一息了。 

要戰勝一位西醫學博士是如吃片蛋糕般的簡單,但是要面對這整個西醫藥廠這龐然大怪物,就有問題了,他們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賺的都是黑心錢,其行為比國際毒梟還可怕,他們控制政客,控制各國衛生署,控制西醫醫學院,控制世上極聰明的人才,他們用錢打動一切反對他們的人,只要有學者做有關於他們的負面報導,就用大量的錢去買通他,使這些學者或醫師失去人格,去隱瞞事實,或者放棄研究,這要如何處理呢?這就是我的最大問題,然而更有雪上加霜的問題,就是許多中醫不爭氣,自己不行就算了,居然還利用自己的地位來打擊中醫,我以二例說明,其一是一位優秀的基督徒住在洛杉磯,他得到胃癌,他不願西醫開刀,於是找遍大洛杉磯地區中醫治療,結果千篇一律的答案是,無法治,請找西醫治,中醫只能為輔,此病必須西醫為主,於是他只好去開刀了,我告訴讀者,此人必死,他是死在西醫的開刀與之後的化療上的,這證明在洛杉磯開業的中醫程度有點問題,另一案例在多倫多,一位十歲小朋友開始只是發生黃疸,給西醫治是越搞越壞,連肝都換掉了,緊接著又腹水,腎臟幾乎衰竭,焦心的父母送去給當地中醫治,卻得到一樣的答案,就是這病要西醫為主,中醫為輔,此例說明了在這個地方的中醫水準也很差,看不好病,我們經方家治療胃癌移轉淋巴癌等癌症約需二周到20天左右,就會好轉。至於黃疸約一周就轉好了,有何難呢?但是居然沒有中醫在這兩大城市能治這兩個簡單的病,因此延誤了治病的時機,現在這胃沒了的病人在等死,這可憐的小孩還在面臨血癌的威脅,當地西醫不但沒有治好這小孩,反而讓我更棘手,能做多少我都沒法說,真是西醫誤人,如果有在這兩城市開業的中醫師看到我這篇文章,自認可以治療這類疾病的,請傳真給我,我必然立刻介紹病人給你,請勿猶豫,我處在這種腹背受敵,十面埋伏的狀態之下,要如何突破這個困境呢? 

回想起當年蘇聯這個共產國家,他們在一夕之間就瓦解了,因為民心向背造成的,所以只要世人都可以像我一般的瞭解西醫學的話,他們就玩完了,但是怎麼才能讓這些蠢蛋完全瞭解呢?我是已經罵到聲音都沙啞了,結果笨還是笨,笨牛牽到北京還是頭牛,想想主因是大多數人很怕死,西藥藥廠抓住這個人性弱點,不斷的在媒體上做假宣傳,用許多不實的資料來騙人,用許多他們製造出來的美麗頭銜,如某某博士,某醫學院等,來說明疾病有多可怕,現在又發現了什麼新疾病等等,連諾貝爾獎的得主由誰獲得,西藥廠他們都可以控制與主導,讀者說他們可怕不可怕,在這個利字當頭的社會體制之下,他們任何事情都幹得出來,但是如果有一國當權的政治人物真的有良心不被西藥廠買通而肯加入我們的行列,那或許這個國家就有救了,但是綜觀世界各國我很難找出一位元真正在替老百姓服務,真正願意為老百姓犧牲的政治人物,臺灣的政治人物可以為爭權奪利,為了選舉而喊到聲音沙啞,群眾只聽到他們的聲音,我也罵到聲音沙啞,卻沒人理我,我好可憐,如果真有好的政治人物的話,煩請讀者傳真給我告訴我我錯了,我一定虛心接受,所以這條路是行不通的。 

再次深入思考後,我目前能做到的是積極的建立一個又簡單又能夠讓老太婆與小孩子都能聽懂都能夠瞭解的醫學法則,就是人紀了,人人都可以利用這個法則來找出身體上到底哪些問題會致命?哪些是多慮了?哪些是害人的?哪些是對人體有助的?如何讓病人很快速的恢復健康?達成這個目標不難我是可以掌控的,可以完全不受到任何牽制的,可是呢,很可能會造成許多開業醫師沒有飯吃了,那他們的老婆孩子怎麼辦呢?但是如果這套簡單到連小孩都能懂的最高境界的醫學法則,一旦深入民心,這個西藥廠的超級龐大怪物,瞬間就被瓦解了,讀者認為我的選擇應該是什麼呢?是讓一些中西醫被我終結掉呢?還是讓廣大的世人,人人都能擺脫疾病威脅的惡夢呢? 

還有一個顧慮,就是如果把可以治癌症的中藥處方一公佈,藥價必然水漲船高,那貧困的人會買不起藥,因為藥商會攏斷價錢,很多人會認為我保留秘方不公佈出來救人,實在太惡劣了,他們不知道一旦如此會造成沒錢的人都會死於癌症,有錢人不死,世界上太多不公平的事了,一般人眼光過於淺短,無法事先看到的,都是等到事後發現了才去後悔,我能做到的我儘量做,猶記得幾年前臺大一位教授公佈他的研究成果,說黑豆可以預防癌症,結果呢?第二天就造成市場上搶購一空,黑豆價格上漲,群眾是無知的,而他們的無知也太可怕了,會無意之間害死無辜的人而不自知,所以我只能說中醫學只要精於黃帝內經與傷寒論金匱等醫書的醫師,都是可以治療各種癌症的醫師,被錄取能參加人紀班的同學們,將被訓練成對中醫學中的正確生理學病理學診斷學有最深厚劄實基礎的一批經方大師,由這批超級聰明的學生來傳承我國最偉大的醫學經典之作,這本來就是屬於我中華文化的結晶,只是流傳過久,許多學者研究時唯讀到形,已經沒有神了,因此就被誤導到西醫那邊去了,殊不知如果能真正透徹的瞭解正統中醫學的神時,西醫學的理論就好像變成幼稚園堛滷衧鴟悀@樣的初級一樣的簡單了。 

如果這一戰能夠成功,在西方醫學範圍內能夠存活的部份只剩下一般外科急診與眼科白內障手術還有牙科了,由於西醫學是形的醫學,而受傷(Injury)不是病(Disease),因此西醫做得非常好,如槍傷,腦部受傷等,牙醫的換假牙齒列校正,這方面西醫做的沒話說,所以我的外甥受我鼓舞之後,現在是美國開業牙醫師,我告訴他內科我會教他,西醫內科不必浪費時間去學,因為他就算學完了,也不是我的對手,西醫只能學外科,學習醫學如果走對研究方向,即使只學了一個月也可以看好病,如果走錯方向,就算耗盡一生,到死的那一天來臨時,只能怨歎一聲:我錯了。目前許多開業無論是中醫或是西醫,因為在學習階段已經耗費許多年的時間,所以就算現在知道不對了,也不願承認自己錯了,否則前面多年學習的時間不就是空耗掉了,那怎麼行呢?因此這些放不下身段的醫師們必然群起而攻之,我對於這些中醫與西醫根本不須要去理會,因為人民心中只會尊敬真正能治病的醫師,這些治不好病又亂吵亂叫只想賺錢又誤人生命的庸醫,吵的越凶就越會被淘汰的,因為沒有人會笨到去找一位專門草菅人命的醫師,所以我想了半天,如果要成功的贏得勝利,只有民心可用了。 

我立下的一生心願就是希望能夠終結這個超級怪物,有生之年如果無法完成,我只有冀望正式人紀班的學生能夠永遠稟承這個大志,終有一天我們必然可以讓世人回到過去的快樂園地,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帝力(西毒)於我何有哉。到時西藥廠的傳奇將淪為歷史笑話,使我們的下一代能夠永遠免除來自疾病的威脅,每天快樂的過日子,不再有冤枉花錢又受盡心理的驚恐與肉體的折磨最後仍然是被嚇死的智慧了。人紀的學生如果自認為無此智慧與膽識或是被我的志願嚇住了,我不怪你,就請不要參加人紀班,以免有心跟我來完成這個大願的學生被你佔用位子,俗語說:占著毛坑不拉屎。這是不道德的,如果只要做一位好醫師的話,一點都不難,我希望你們在正式加入之前,能夠事先想清楚再決定,千萬不要一時衝動而加入。我要練琴與吃中藥保養身體去了,練琴可以讓我不生氣忘掉笨蛋,吃中藥讓我健康,練易筋經可以強壯我的筋骨,如此我才能專心的把人紀教好,我們臺北見!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