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大限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01/14/2005)

在澳洲有一個小魚村,除面海以外周圍被海沙圍繞,完全無法種植一般的蔬果,因此他們的食物只有海產與海帶海藻之類,結果澳洲政府卻發現這個魚村是澳洲最長壽的村莊,超過一百歲的人很多,在那根本是很普通的事,沒什大驚小怪,由於他們終其一生都沒有任何體檢報告,於是澳洲政府派出研究人員去這海邊小魚村去研究為何這堛漫~民人人都長壽。 

經過一年多的研究,得到的答案十分有趣,他們從過世的人瑞身體內發現如果是按照西醫的疾病標準來看,有的人得到肝癌有的人有腎臟癌,有的人有肺癌,幾乎如果按照西醫的說法是人人有病,但是他們卻發現這些人並非死於這些病的,都是因為身體正常過老退化而死的,雖然每個人都有不同被西醫定義成的疾病,但是他們都有一共同點存在,就是每個人都有最正常的甲狀腺,因為他們沒有一般的蔬果所以一生都吃許多的海帶與海藻,由於其含有大量的碘在其內所造成的,因此每個人都長壽健康,結論是人類來自海洋,所以海洋中的植物優點對人體而言絕對超過陸地上的蔬果類,所以現在舉凡市面上出現的書婸’h吃新鮮蔬果有多好都不是正確的,正確的說應該是海帶海藻類這些生長在海中的植物才是真正能讓人體健康長壽的食物。 

目前我綜觀世界各國的醫學研究報告,以澳洲政府做的最好最公正,包括他們公告說鈣片不但無法加強骨質反而會讓骨質更疏鬆等非常優質的研究,因為在南半球所以不被多數人去注意到,而北半球的長壽國日本也是嗜食海帶海藻最有名的國家,再來看美國,美國人痛恨海菜的味道,認為它像死魚一樣,所以美國食物中根本看不到海帶海藻之類的海菜,因此美國人過胖又因為他們迷信西醫,注重所謂健康檢查,一天到晚都在小題大做,沒事就去做個健檢,然後聽信西醫的危言聳聽,幾乎有超過半數的美國人在服用控制甲狀腺的西藥,西醫威脅病人如果不吃就會引發心臟病,於是得到的結果就是把自己懗到既短命又失去生活樂趣,每天生活在疾病的陰影之下,嚇都嚇死了,已經完全沒有生活品質可言。我已年過半百,我一生都沒做過健檢,因為我根本不信它,我只相信我自己的身體感覺,而吃海藻與海帶是我的最愛,所以我每天都好開心的彈吉他日子過得好快樂。 

生死大限的問題,直到今日為止,很少人能夠真正的去討論它,也因為如此才讓西醫有可趁之機,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我們可以活多久,中醫學中有許多我們可以依照的診斷方式,用之來判定病人的生死大限,還有中國文化中的算命學也可以算出一個人的生死大限,於是就產生了一個問題,我們為什麼須要去知道它呢?我研究算命多年來發現到一個很好的問題,就是生死大限的問題,每次算到這人的大小二限相逢時,在算命的立場,我可以知道此人大限已到,結果此人真的就死了,我把因為意外而死的刪除掉,專門研究因病而死的人,就發現原因有二,其一是過去我國因為交通不便,資訊不發達,所以很多人因為生病而沒有得到好的照顧,因此就按照命走,該死就死了,其二是現代,今天有許多人都在吃西藥,也就是說如果你只相信西醫,結果就是該病死的就病死的,因為命該如此所以就如此死翹翹了,如果中華文化就僅只於此,也就沒什了不起了,但是我們還有所謂的運,而運就是掌握在你的手上的絕對關鍵,值此生死存亡之際,一般人如果選擇了西醫,就必然按照命走了,選擇了中醫如果是找錯了找到了南方溫病派的中醫或是找到中皮西骨的中醫師,結果沒有兩樣,該死還是死了,我常說英年早逝的後面隱藏著多少人間悲劇,我看得到摸得到感同身受,也因為如此我非常不想當醫師,因為每次我知道這病人不須要死,但是我無法說服他停止吃西藥,停止做化療等,眼看著病患因自己本身的愚昧與害怕而死,值得嗎?這時把八字拿出來一看,居然就是此人命中大限已到,才會聽不進我的建言,也有病患得到同樣的病,但是腦筋清楚,不但按照我說的去做,根本是完全聽我的話去做,於是就躲過一劫,此時把他的八字拿來一看,結果也是大小二限到了,而他會聽我的最直接原因是受到家人的鼓勵(命中帶貴),我常在深夜時刻埋首靜思,這命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我很清楚的看到大限已到的病患所做的自己以為是對的決定,事實上真的是在找死,於是就被西醫殺死了,我想救都無法救回來。 

目前無論是中西醫師,同時會算命的為數很少,我是其中一位兼懂算命的中醫,因此我看到了一般醫師所看不到的事,所以當眾人皆被命所控制捉弄時,我卻獨醒著望命興歎,也因為我看一件事的角度與別人不同,所以當醫師對我來說是件非常痛苦的事,照理說我每天門診病人都排得滿滿,應該很高興才是,可是我並不快樂,我會想其他醫師在幹什麼,為何我在美國的一個小鎮開業,病患卻來自各州,這說明瞭醫療水準有問題,我使用我國最古老的針術與經方,挽救了許多大限已到的病患,但是雙手能夠救多少呢?我簡單的歸類我面臨到的問題,給讀者想想看:我區分為三類,就是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三種。 

第一類:先知先覺型---這類人不需要去研究醫學,只須要觀察就知道了,他們看到癌症病人死去,會想到這病人在接觸開刀化療之前還好好的,能吃能喝能拉能睡,一經西醫告訴他們得到癌症時,就從當天晩上開始失眠了,飯也吃不下去,完全沒有生活快樂可言,每天惡夢不斷,覺得人生苦短,一切發生在身邊的美好事情,瞬間都變得枯燥乏味了,這類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從一個病人第一天被西醫告之他得到癌症開始,直到死之前身體日漸衰敗,每天都驚恐發抖直到死的那一天為止,於是就產生疑問,這疑問就是病人到底是真正病死的,還是被嚇死的,還是死於開刀化學治療或是放射線治療?倒是看見許多老人,一生不去西醫院做體檢,一生不吃西藥,他們根本不想知道身體狀況如何,因為感覺身體並無不適感,為何要看醫生呢?結果反而長命健康,每天開開心心的過日子,享受人生每一個美好的時刻,這類先知先覺的人,因為與生俱來的智慧,他們可以經由觀察而得知病不會死人的,所謂病人死亡根本就是因為病人過度驚恐心情受損,再加上開刀耗損體力,化療傷害身體使原本不勝負荷的體力更是雪上加霜,等到耗盡金錢與體力時,自然產生了厭世感,於是心理上已經放棄求生存的意識,如此才過世的,如果從一開始病人根本不知道他生病了,當然也不會有開刀化療等傷害,那麼他可以活多久呢?這問題只能從已經發生的案例得知,病人絕對是死於極度恐慌的心情與不必要的開刀跟沒有用的化療上。 

所以先知先覺的人就瞭解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長壽短壽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生活要有品質要沒有恐懼害怕,這才是他們追求的。與其病奄奄的等死,還不如開心的過過享受有限的生命,也就因為瞭解西醫殺人的過程,於是就遠離西醫了。 

第二類:後知後覺型---這類人最可憐了,因為自己的無知而盲目的相信西醫是科學的,一切按照西醫的指示做,每年體檢,按時服藥,標準的乖寶寶型,直到有一天被告之得到癌症了,於是就乖乖的聽從西醫的指示接受一切西醫所說的存活率治療法,每天抱著希望自己是那存活率中的人,一直等到西醫有一天跟他說癌症擴散了,治療無效了,才想通走錯方向了,於是在死前告戒子女西醫學是無用的,而且在其治療過程中是極端痛苦的,完全沒有生活品質可言,以後不要再犯同樣的錯了。 

以上二類人是可以知道西醫學對於外科是有幫助的,但是外科不是病(Disease)是受傷(Injury),身體受到意外傷害時由於本身的自癒功能,所以恢復很快,西醫只是在旁助了一臂之力,談不上是在治病的。但是後知後覺的人是用他的生命換來的真知,不像先知先覺的人可以從別人身上就學到經驗學到真正的知識。 

第三類:不知不覺型。我可以分成兩種就是“無知笨蛋型”與“麻木不仁型”,所謂無知笨蛋型,就是根本不知道有中醫存在的笨蛋,他們心中只有西醫才是醫學其他都不是正統醫學,因此這類人在被西醫宣佈得到癌症時就俯首就擒,任西醫擺佈到死,死前只怨自己命該如此,又能怨誰呢?大限到了,只有唉聲歎氣的份了。再來就是麻木不仁型,這是最差的一型,有許多是西醫有許多是中醫,他們自知無法治療病,但是也不願意承認自己無法治療疾病,看到其他醫師能治療疾病,不但不向這些良醫去學,反而打擊這些少數的良醫,這種連自己可以做多少都搞不清楚的西醫與中醫大有人在,看到病人快死了,只能安慰病人,仍然緊抓住病人不放,直到病人死亡為止也不介紹良醫給病人,這種毫無仁心的中西醫師就是這麻木不仁型,另外有許多是一般人士屬於此型,他們從未感受到病人面臨生死時刻的感受,就算是西醫所謂絕症是發生在自己或是親人身上,他們直到死為止都笨到認為自己替科學做出貢獻,所以死而後已,死時可能還認為有重於泰山的份量,遇到此類不知不覺型時,簡直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因此這型人無論是專業人士或是一般人士,都是大限一到就該死就死掉了,從生到死從未清醒過。 

讀者使用這分類法觀察一下你周圍的人,就可以瞭解到人心的善惡愚昧與智慧了,我中華文化的偉大處就是我們知道有運是操之在我手,運就是關鍵的時刻,掌握住這關鍵時機做出最正確的決定,就是運,所謂命好不如運好,運好的人都能逃過大限,都能開心到老,子孫滿堂,能知運的人就是智者,目前我有太多的案例將病人自死亡邊緣救回來,都是拜經方之賜,其實我個人認為只要是真正可以救人的,我們都應該鼓勵,就像今天的中時新聞介紹了徐明使用催眠術將植物人喚醒過來,這何傷大雅呢?這是好事,但是西醫就妒嫉吃醋,說他不科學不正統,這些不知不覺型的人差到家了,就算今天他們是植物人被他喚醒,他們也不會說他好的,大家說這是什麼想法呢? 

我在挑選人紀班學員時,都會問如果你學到很好的醫術,你會什麼人都救嗎?大家回答的都很好,我都接受,但是我告訴大家這第三類不知不覺型的人,不救也罷,把他們救回來只會多了一個敵人而已,無助於這個世界的,這些只會害人的人,就讓他們替自己做出他們認為是最好的選擇,不須要去說服他們相信中醫,將來這世界上必然會相信中醫的人遠多於相信西醫的人,因為這些人都被他們相信的醫學斬殺盡了,存活無多,許多即使大限未到的,也都提前到來,因此必將會有如此結果的。這絕非我所樂見的,但是卻是大自然界物競天擇的結果。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