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藥殺人的最新案例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2005/02/24

2005年2月24日病人來訪,是白人中年男子,由其妹陪同一起來診,病人全身抖動、聽力喪失、記憶喪失、短氣、便秘嚴重、小便困難、雙眼無神、頭髮脫落、沒有胃口、四肢冰冷,一直想去自殺,其妹邊哭邊敍述發病過程,據其所言,其兄因為數月前妻子離世往生,人就變得很沮喪憂鬱,於是去看西醫,西醫就開了下面處方:Depokote 500mg一天三片,Lexapro 10mg一天一片,Zxprexa 10mg一天一片,病人服後就出現全身發抖、小便不出等如以上症狀,再回到西醫那做檢查,被宣告得到帕金森氏症,其妹問西醫是否因為西藥副作用造成的,結果西醫連查都不查一下病人,就大發脾氣說這是病人自己搞出來的,干他何事,此際病人處於危急時刻,卻不見西醫伸出援手,只想擺脫罪名,把病人趕出醫院,病人的妹妹氣到不行,造成她完全對西醫失去信心,再也不想看醫師了,只好將其兄接回家去照顧,由於她跟我是同一會計師,當我的會計師知道這事後,立刻向她拍胸部保證我是唯一可以救回她哥哥命的醫師,因為他太太的腎臟癌就是我治療好轉的,也由於我這位會計師信譽良好,所以她就立刻帶她哥哥來找我,她緊緊握著我的手說,我哥哥絕對很難過於他妻子過世,但是絕對不會想去自殺的,因為他仍然有一個十四歲的兒子要照顧,是吃了西藥以後才會想去自殺的,務必請我將他救回來,否則他兒子已經失去母親了,現在又會再失去父親,等於是在數個月中失去同時失去雙親了,她眼淚不斷流下,非常傷心又擔心她會失去她心愛的哥哥,於此同時她不斷的告訴我她哥哥有錢會付給我的,希望我不要擔心她們的醫療費用,她不知道我心裡此刻已經難過得直把眼淚往肚子塈],深怕病人看到我流淚,我還強裝鎮靜的安慰病人,不要害怕不要擔心錢的問題,我又不是那些只要錢不管病人死活的爛醫師,我是在又氣又難過的心理狀態之下來檢查病人,我一查之下,病人呈現的就是傷寒論厥陰篇堛漲滲g之一,但坐不得臥,大小便不出,四肢逆冷,上焦卻燥熱,等等寒熱相交的危症,再一摸脈,病人脈細小無力,其脈症相符,我立刻鬆了一口氣,此際如果出現洪大之脈象,則病人必死,因為是逆症,值此之時,我又只剩一次機會出手了,我警告我自己千萬不可誤診而且我一定要贏,一但輸掉,又是一個人間悲劇的開始,此際我只看到一位無助的父親,剛剛失去他心愛的妻子,現在居然忘掉他還有一個14歲的兒子在,只因為西醫使用了他們自己都搞不懂的爛西藥而造成這悲劇,我再仔細的詳查了病人,得到結果是其肺已經膨脹無法收縮,就是肺氣腫,肝臟受損嚴重,腎臟功能幾乎只剩一點點了,脾臟陽已失,心臟也必然萎縮變小了,這些診斷手法只需耗我約一分鐘左右就完成了,我心裡在想此時非大劑之救逆藥不可,否則是無法救他的,於是我開了下方給病人:

生附子四錢、乾薑二錢、炙甘草五錢、桂枝五錢……,等等其餘藥物在病人回診時再說給讀者聽,此案例無論成功與否,我都將詳細說明給大家聽,以免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時,當其他醫師沒有辦法救病人時,可以讓讀者們有多一種選擇,希望可以制止或減少這些西藥造成的人間悲劇,一再發生。我想光是我列出的這幾味中藥,溫病派中醫已經手軟掉了,其實這些我的學生都會用,這些都是北派經方家所常用的中藥,我使用這些中藥如家常便飯一樣多,等病人再回來複診,我再給讀者做說明。 

這是最新發生的西藥副作用問題,也就是說西藥會有造成帕金森氏症的後遺症,而且又證明了我一直說的西藥造成的結果往往都是適得其反的,他們使用的抗憂鬱藥物本來目的是想防止病人去自殺的,而病人吃了以後反而會很高興的去自殺了。我這位病人遇到了最沒有良心的西醫了,我目前唯一想法是先把病人救回來再說。誰對誰錯暫時先擱一邊。 

在今天下班前我告訴我的秘書小姐,明天一早請打電話給這位病人妹妹,我要知道病人大小便排出沒有,因為如果再不排出最壞的情形是心腎衰竭而死亡,運氣好的話也是腎衰竭,終身要洗腎了。 

2/25/2005日記,今早病人很多,我尚未問我的秘書打電話沒有,因為重病好幾位,剛才約10:30AM我秘書進來告訴我,她也忙到尚未打電話給她,但是病人妹妹卻自己打電話來我診所,在電話中很興奮的告訴她,她哥哥已經上大號兩次,排出小便很多次,而且體力好轉,已經可以吃早餐了,她很驚訝於中藥的快速,因為病人才喝第二碗湯劑就好轉了,她要我的秘書小姐替她給我一個擁抱,然後很開心的掛上電話。今晚是我每週一次的學吉他時間,也是我在美國唯一的娛樂,每次我心裡有壓力時,我的老師就會說我彈琴時好像在炒中國菜,只有我心情好時就比較正常可以聽到些旋律了。於上方中再加入白朮五錢、茯苓五錢、西洋蔘五錢、熟地八錢、大黃三錢、細辛二錢一共十味中藥,這一劑處方中主要的藥是生附子,讀者們只要拿這方子到任何中國大陸的中藥行去問一下,就知道許多地方根本沒有賣這藥,因為沒有人會用,你們去問一下就知道我說的對不?如果中藥行說沒有這藥,就代表你家附近沒有經方家存在,比方說整個洛杉磯地區也買不到這藥,就是告訴你沒有經方家在那,讀者瞭解了嗎?這類病患如果遇到溫病派中醫,只有死路一條,遇到經方家時,第一付藥共得三碗湯劑,連第三碗都還沒喝,病就好掉一大半了,我希望從未使用過生附子的大陸來美的中醫,請捫心自問你能做多少,在大陸絕對有很強的經方家在但是正凋零中,請趕快保護他們,趕快去研究經方,否則你們的中醫技術是不堪一擊的,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每天在讀古籍醫書,深怕自己在病人危急時會犯診斷錯誤與開錯處方,我們當醫師的絕對不可以玩弄病人的生命於手掌上,這是不道德的,沒有良心的,最近有一位自大陸來美國目前正在攻讀生化博士的傑出才俊,他FAX給我說他立下誓言要研究中醫,並將中醫發揚光大,我很高興有我同胞也有同樣看法,我相信他將來必然出類拔粹,因為他擁有生化方面的專業知識,同時又有中醫方面的研究,將來此人必是中國人之光,我預祝他成功,我相信他必會成功的,當然如果他對經方有疑問,我必將提供我所研究之經驗給他,希望將來能夠造福嘉惠更多的病患。 

此方使用生附是因為病人命門火衰,體內真陽已失,如何得知呢?由於腎氣通腦通耳又主大小二便,病人呈現記憶喪失耳失聰,大便秘小便不出,又肺為腎之母,因肺氣無法下達腎,故短氣,我們可以由症狀判斷出來,加上心火沒有腎水來制衡,所以上逆,因此全身抖動,四肢冰冷,心主喜,心傷則何喜之有,故病人想自殺,經方家所謂急下存陰,因此我使用大黃這又名將軍之藥,務必使體內濁物傾瀉而出,否則宿糞會加速病人死亡,方中生附、乾薑與炙甘草合為四逆湯,是經方中之救逆湯,加入蔘、苓、朮來補胃氣以失,大劑熟地可以溫補腎水,桂、附並用可以壯心陽,細辛可以通血脈生小腸之火,世醫多不知細辛之功,皆以為其性大熱又毒,許多溫病派中醫就算使用也是小小劑量,或是根本不用,溫病派視辛溫大熱之藥如毒蠍,故無法救逆,全方在辛溫大熱與攻堅之藥中,加入滋補如熟地、蔘、苓、朮等是期使瞬間上假熱下寒實之症一去,可以立刻滋補體內喪失的津液,以免大黃在攻下之時,病人體力無法負荷流失更多的津液了。病人一劑知二劑已的結果,證明了經方之效,願世上所有醫師都能稟承良心說話,你們西醫因為搞不清楚你們所開的藥物,你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所以造成如此重大的後遺症,險些讓無辜的病人喪失生命又留下一個14歲的小孩,我不想幫助你們收拾你們闖的禍,但是病人無辜,不救又是悲劇一則,由於因為我十分瞭解我使用的藥,我也知道我在做什麼,所以病人從鬼門關走一圈又回來了,在臺灣有此能力的中醫比比皆是,我是深深佩服,但是他們卻受到你們無情的打壓,你們夠爛,我就敢罵你們,真是賺錢又在害人,到底有沒有良心,大陸中醫也要關起門來自省一下,我開的藥你們用過了嗎?明明傷寒論中寫得很清楚,你們不會用它,就狡辯說南方無傷寒,這種爛中醫還跑出國來丟人現眼,殊不知仲師所謂傷寒,並不是傷於寒,而是體內因陽受損而出現寒症,我診所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偏偏是全美國最熱的州,我每天使用生附、細辛、麻黃、桂枝的量是以多少磅來計算,你們有的診所在北美或是大陸北方,今天就算你們說南方無傷寒是對的,那你們在寒冷的北方有使用過這些藥嗎?請摸著良心說話,會攻擊我的中醫或是西醫必然是治不好病又草菅人命的超爛醫師,你們沒有良知,所以我如果遇到你們在胡說八道的誤導病人,我必然與你做對,因為人命是不容任何人來踐踏的,趕快回家跟我一起多讀些書吧,然後少說話,不要跟我一起彈吉他,以免我又走音,都是你害的,因為我才不要跟你坐在一起,如此一來我就不會知道你在那,也就罵不到你了。 

請尊重生命,願我佛慈悲,我發下大願,要救助世人於危難之中,免除世人來自疾病的威脅是我之重任,擋我者死,這死不是我把你殺死,是因為你知道我存在,於是你很擔憂又鬱卒,也因為你迷信西醫,然後你就去吃西藥廠研發的既爛又貴又害人種種抗憂鬱藥,於是結果你就會很快樂的去自殺了,與我無關,你好好想想吧!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庸醫群們你們要注意了,這壞人我是做定了。我一直是我媽心中的好寶寶,現在被你們搞壞了,真是氣死我了,趕快吃點中藥去。 

2005/03/03紀錄,今天病人第一次回診,據其妹言,體力好轉,大小便恢復正常,胃口好一些,但是全身抖動仍有,原先雖然聽力喪失,但是好像不斷有人在他耳邊說話所以無法睡覺,吃了中藥以後就沒有聲音了,也因此睡眠就正常了。這就是傷寒論厥陰篇中的鄭聲症狀,我所知有兩種所謂「鄭聲」,這是一種,第二種就是病人一直重複講話,也是屬於鄭聲之一(陽明篇),(可能在我國春秋時期的鄭國人都喜歡耳語或是喜歡重複說話,因此這症狀就被定名為鄭聲)現在鄭聲沒了,所以好睡了,今天病人的妹妹笑得好開心說這才是我哥哥本來樣子,至於抖動是中醫謂肝風內動,我們只須疏肝氣強脾土,就會慢慢恢復了,看到病人妹妹開心的手足舞蹈,我也好開心,還好沒出錯,否則我一失手,天啊,又是一個家庭破裂的悲劇開始。 

我可以告訴讀者,光是今天早上來的病人,就有位日本太太她先生是美國人,她在2000年因乳癌開刀切除右乳內硬塊,於2002年被查出有肝癌,接著又因右腹痛及多年便秘,再查後發現得到大腸癌,經過西醫用化療後,宣佈無效,全身黯黃,體形消瘦,讀者覺得她會如何呢?如果遇到大陸來美國的中醫,那肯定會被推回西醫那堨h等死,還有一位女黑人因為胰臟癌開刀無效後跑來我這看,昨天是她吃完一周中藥後來複診,她告訴我才吃完第二碗湯劑,胃痛與嘔心就好了,胃口大開,體力好轉,今天還有一位10歲小男孩居然兩腳痿縮,坐在輪椅上來找我,西醫搞了半天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回事,另一位是攝護腺癌兼有血癌,今天來時我檢查他服用中藥四周後的結果,我已經完全找不到有任何血癌的症候了,而且小便很好,唯性功能恢復尚未完全好,一位美國核子潛艦的艦長因皮生乾癬來看我,他開玩笑的說如果他發射巡曳飛彈時發現我在對面,他即使違反軍令,也不會發射飛彈的,還有感冒的,有背痛頭痛的,我之所以告訴讀者知道,並不是想炫耀什麼,而是要替中醫治病的能力下定義,我們中醫應該可以一

位醫師就足夠抵過一個醫院,應該有能力應付任何疾病的,無須分什麼科,如果光是我今天早上的病人到西醫醫院去看病,讀者算一算,要找多少位醫師來看,要花費多少健保費?要費多少人力物力?如果花了這些錢可以把病人救回來也罷,然而結果是什麼呢?他們能治好嗎?能治好的話為何病人都跑到我這裡來呢?讀者可以看到我救回多少人來了,在臺灣的每一位中醫都可以做到,我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很多恨死我的中醫要知道,那天我被你們氣到,我一放手不幹了,想想有多少病人會因此而死亡,你們就是間接殺手,我也老了,終有一天會退休的,請大家多努力讀點古書,我才能退休下來去專心彈吉他,玩音樂這才是我的夢,只要你們肯下功夫讀古書,必定能超越過我的,我又算什麼呢?我只是在盡一位醫師的天職罷了。只有疾病才是我真正的敵人,我已經終結了許多敵人了,因為我是經方家。 

附帶一個研究,需要大家幫忙的,我曾經遍尋醫書我國自古以來從未有任何有關帕金森氏症狀的有關記錄,因為自古以來我國民眾從未受過西藥的荼毒,所以沒有記錄,我曾經治過許多這類疾病,我一直懷疑它是根本不存在的病,絕對是一種吃西藥的後遺症,可能是一味或是多味西藥組合在一起產生的副作用,西藥廠當然不會承認的,反而因為有這副作用,再被西藥廠去做文章說成一種病,於是又有藉口再賣更多更毒的西藥來大賺其黑心錢,這本來就是西藥廠一直在玩的把戲,他們是球員兼裁判,因此要他們去證明他們的藥有問題,根本是緣木求魚,我們大家不要擔心,我有辦法證明是由西藥引起的疾病,我說過要證明許多疾病是西藥廠搞出來的把戲很簡單,根本不須要醫學專家,只須要個偵探就可以了,就如同Vaccines這本書的作者,他不是醫學專家,但是他很聰明的應用統計學的數字來證明疫苗是害人的,比如在他的書中他將從1990~2000年的賓州小兒麻痹的死亡率,就可以證明注射小兒麻痹疫苗在這十年中的因小兒麻痹而死的死亡率。遠超過之前的十年約100倍,也就是說不注射還比注射好上百倍,我們也可以很簡單的證明這帕金森氏症根本就是西藥的副作用造成的,所以我須要讀者給我資料,凡是家中有人被西醫診斷有帕金森氏症的家庭,請提供我得病之前病人有常吃什麼西藥,這資料就夠了,有心者請傳真資料給我,002-1-321-454-9974,謝謝讀者的熱心支持。也就是Drug Parkinson,如同Drug Aids。 

這個工作西藥廠絕對不會去做的,讀者想想如果西藥廠很誠實的告訴病人,你吃這抗憂鬱藥物的副作用就是帕金森氏症,還有你就會很開心的去自殺了,你們想病人會去吃嗎?你們想西藥廠會如此笨嗎?所以只有靠我們自己了,私立中醫衛生署將義不容辭的為民眾做這本來該是西醫衛生署該做的事,他們會替民眾做嗎?大家心理都清楚,是嗎? 

舉例說前中國領導人毛澤東主席就是因此帕金森氏症而過世的(西方世界的猜測),得病之前到底吃過什麼西藥我不知道,有人可以提供嗎? 

03/07/2005今天病人的妹妹來找我看病,她自述她哥哥已經好了,現在是她自己有問題,1996年她切除子宮後,就開始服用HRT Pellets是一種女性賀爾蒙置入劑,使用之後因為產生手腳水腫的副作用,於是西醫又給她吃Furosemide,Potassium CH 這兩種西藥來説明她排水腫,而這水腫卻是因為西醫使用女性賀爾蒙所引起的後遺症,我查她的肝臟已經有受損了,因為她已經有失眠的問題了,如果現在不治,將來她所面臨的問題不是肝硬化就是肝癌了。讀者看看西藥可不可怕,真是又賺錢又要人命,比古代攔路打劫的強盜還不如。 

03/15/2005日記,今天病患來複診,他仍然有點手抖及腳抖,但是神志清醒了,他居然告訴我他有一位女兒現正在中國大陸讀書,已經三年了,他很高興中醫救了他,原先他已經忘掉他還有小孩在,現在通通記起來了,他說中醫好厲害,他很高興他女兒在大陸,一定會有好的中醫照顧她的,我不知如何回答,因為我是臺灣來的中國人,我不知道如何解釋,反正都一樣是中國人嘛,何必區分呢?我看到他們手足情深,妹妹無怨無悔的幫助哥哥,他們笑的好開心,妹妹問哥哥你知道你差點給西醫搞死了嗎?哥哥說他知道,他也知道是中醫救了他的命,他還希望他的女兒將來能嫁給中國人,我實在不知道如何才能解釋清楚,算了吧,人救回來就好了,在美國人面前我永遠會幫中國人,有什麼溫病派傷寒派的爭議,我們自己中國人關起門來自己吵吵鬧鬧就算了,何必要讓外國人知道,所謂家醜不可外揚,對不?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