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知道你的病痊癒了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目前為止不管是使用什麼方式治療,很少有中醫或者西醫,能夠很肯定病人的病已經完全好了,因此西醫一律使用存活率來說服病患,於是就出現什麼五年存活率或十年存活率,再加上西醫濫用一些沒有根據的資料來蒙蔽大眾,因此一直沒有醫師能夠真正的敢說你的病已經治好了,再加上南方溫病派的中醫不爭氣,自己本身看不好病,每每遇到重病患者,立刻推給西醫治,當病人臨走前還再加上一句,此病應該以西醫為主,中醫只能為輔,這類混蛋加三級的謬論,自己看不好病也就罷了,還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連帶想把我也一起拖下水,我才不要跟這類混蛋中醫同坐在一起,為了澄清我跟那些溫病派的中醫不一樣,我只好洩露一些原本只有人紀班的同學才學得到的醫學知識了。讀者如果是到美國的中醫學院來學中醫,他們教你如何治癌症的方法很簡單,只要往西醫那送就好了。這些都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中醫,因為自己是溫病派中醫所以看不好病,於是開間學校來賺錢。目前不但正一直在誤人子弟中,還丟中醫的臉丟到國外來,真是爛到家了。 

做為一位良醫很簡單,一定要知道什麼是正常人,定義是什麼?現在大陸的溫病派中醫與現代西醫一樣,都以檢驗報告為準,只要驗血後所有指數顯示正常,他們就說你正常了,我來告訴大家這有多爛就有多爛,這根本就不是正統中醫該說的話,也就是說會說這話的中醫,根本就不是中醫,充其量只是西醫的跟屁蟲而已,怎會是真正中醫呢?現在就由私立衛生署中的真正正統中醫來為大眾下定義,何謂正常人?我定名為倪氏六準則。 

所謂正常人必須有六大生理現象每天發生,這六大感覺就是:

第一:正常的胃口,不會超量吃,也不會沒胃口,飲食津津有味,一日三餐有正常的飽與餓感。

第二:每天早上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上大號,如果沒有就要注意了。

第三:一天小便五到七次,夏天出汗多自然小便就少些,冬天出汗少自然尿就多些,小便顏色呈淡清黃色。

第四:每天睡覺一覺到天亮,沒有失眠或無故會半夜醒來等現象。

第五:一年四季無論在北方或是南方,每天晚上睡覺時雙腳必須露在外面,一蓋被就熱的受不了,長年都感覺頭面冷而手足溫熱。

第六:每天早起時都有陽反應,男人要勃起,女人要感覺雙乳很敏感。 

當位醫師為什麼須要知道這六大健康人才有的症狀呢?很簡單的說,其一我們可以依照這六大症狀來判定這病患在治療期間到底是進步了還是退步了,今天無論醫師是使用開刀或化學療法或是鈷六十照射,如果事後病患出現這六大症狀,我就可以說這治療是有效的,反之就是無效,比方說今天一位血癌病患,其發病時必然手腳冰冷,失眠又沒有胃口,加上便秘嚴重,經過西醫更換骨膸之後或經過化學治療後,病患手腳變溫熱了,睡眠好了,大便通暢了,胃口恢復了,就代表治療有效,病人恢復健康就指日可待了,但是如果相反,病人越治就越便秘,越失眠,越沒胃口,手腳越冷的話,就代表治療無效,病情惡化中。我直到目前為止看過癌症的病患不計其數,所有病人都說做西醫治療方式後,手腳是越來越冷,胃口差,失眠重,又便秘,西醫只能開安眠藥,通便劑等控制,完全無法自己睡著,無法自己排便,也由於這樣,所以我很肯定西醫的治療是無效的,病患吃溫病派中醫開的中藥處方,也沒有這六大症狀出現,因此也沒效。 

其二是目前世界上真正可以治病的只有經方家,而按照經方家對疾病痊癒的定義如下:

一般分為二類,一是表症也就是感冒,吃藥以後第二天中午病人胃口大開,就表示完全好了,二是堹g也就是內科病含各類癌症在內,如果吃中藥吃到半夜因為饑餓而醒來找東西吃,這就代表藥到病灶了,離治癒日是指日可待了。如果你吃了中藥結果是越吃手腳越冷,越睡不著,越便秘時,就代表你該更換醫師了,換句話說你如果吃對中藥後,身體必可以感受到以上的六大症狀,當這六大症狀很穩定時,就是你可以停藥的時候了。病都已經好了,還吃藥幹嘛。 

許多迷信西藥的笨蛋,每天抱著西藥與維他命吃,一邊還在慶倖有這保命的西藥被發明出來,你們只要去問問他們手腳是冷還是熱的,他們一定會告訴你是冷的,這些蠢蛋正在逐步的走向死亡還不自知,越吃就越短命,目前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要求被我治好的病患如肝癌,胰臟癌,血癌,胃癌等病人來我這復診,我只須問他們手腳是熱的還是冷的就夠了,並不須要他們的驗血報告,我不相信驗血報告能夠說明什麼,任何癌症病患只要出現手腳溫熱等六大現象,對經方家來說就是好了,如果還是冷的,就不可以停藥。還有許多病人在吃中藥時發生上吐下瀉,或是全身皮膚發癢等症狀,這是因為病患本身體內除了疾病的毒素之外還加上西藥的毒素,中藥進入體內正在排毒時會有的必然現象,也就是說體內累積毒素越多,就會越吐或越下利或皮膚就越癢,但是內心不信中醫的蠢蛋,卻將之解釋為中藥無效或是對中藥過敏等無知之見,殊不知如果繼續服中藥下去,疾病就會好的,也就是說如果你吃中藥沒有這些現象的話,只有二可能,第一是你以前是從不吃西藥的人,第二是你在吃中藥之前就吃過許多西藥或是做過化學治療等,因此如有上吐下瀉或是皮膚癢時,就代表吃對中藥了,不用慌,你如果不信,很簡單,請把同樣的藥給你周圍的人吃,他們沒病所以吃了同樣的藥是不會有任何反應的,下例中的肝癌病患吃中藥時,皮膚整整癢了一個月左右,癢到時常無法睡覺,之後皮膚慢慢的恢復正常時,也就是病毒完全排出體外時。 

上星期我的一位肝癌病患來看我,他帶來西醫的檢驗報告說他完全正常了,我拿到手上還是要問他這六大症狀是否安好,必須都有才表示完全好了,而且很穩定也不會再發病了。讀者一旦瞭解這簡易的自我診斷方式,不但可以自保,同時也可以立刻知道那位醫師是真正可以治好你的病的醫師了。 

上面六大症狀看起來很簡單,其間卻蘊藏了整個中醫的生理學在內,臺灣在60年到80年代出了一位南方溫病派的超爛中醫馬光亞,能夠進入中國醫藥學院的都是很優秀的學生,偏偏陳立夫創辦人卻相信這位大庸醫,此人誤導中國醫藥學院的學生學到無法治病的南派中醫溫病學術,而大陸經過1966到1976年間的十年文革後,北派經方家都被鬥掉了,僅存老一輩的中醫也凋零了,現在大陸的中醫是連一個感冒都治不好的醫師,這次我回台甄選人紀班學生,有學生送我一本書名是思考中醫,這位作者叫做劉力紅,是中國大陸中醫博士出身,此人從學習溫病學術到拜師學經方後,發現到溫病學術的荒謬無效,使用經方的速效,因此他開始思考什麼才是真正正統中醫,從他的書中我可以知道此君為良醫無疑,所謂良醫不單是要質優,更要有良心,此人非常有良心,肯認錯,也肯再學習,到處拜師學習經方,所以有今天的成就,我為他喝彩,但是最早的經方出自傷寒雜病論,這是醫聖當年的千古巨著,到了宋朝時期,政府開設了製版局,重新印製這書,自此以後區分為傷寒論與金匱二書,由於被分開成二本書,導致後人無法盡窺其貌,於是造成各說各話,百家爭鳴,實際上這二本書根本是不應該分開的,即將開始的人紀班教學,就是要將這二書合而為一,重現其原貌,這才是能夠真正學到醫聖張仲景的神髓,所以這位大陸的劉醫師可以說是對經方已經進入大門,要登堂入室的話還有一段路要走,但是已經足夠稱為良醫了,他未來前途是無可限量的,比之其他大陸中醫已經強過百倍不止了。 

有另一位學生送了我一本張仲景原著傷寒雜病論,據說是來自廣西,是原本的傷寒雜病論,而且其中有許多條辨是目前市面上出版的傷寒雜病論所缺漏的,我尚未看完,還不知道是否是完整版本,但是我非常開心居然有這麼多優秀的臺灣人在關心我國古籍的內容與流落何處,這種動作太棒了,臺灣如果多些這些人的話,政府何致今日呢?我只是一小小微不足道的中醫,這次看到臺灣有心人士一直不遺餘力的在發揚我國固有文化,像在台中草屯的陳同道,就是位極優質的經方家,其中醫程度已經超過所有大陸中醫師了,是標準的經方家,令我十分尊敬與佩服。我為臺灣居然仍有這些優秀人才存在而高興。我真擔心在人紀班訓練學生時沒把學生教好,又誤人子弟了,幸好有這些強手在,令我有些汗顏。我一旦要教學生就要教出最強的醫師陣容,人紀班的學生將是我嘔心瀝血之作,相信他們必將不負我的期望,將來能夠造福人間,解除人民的苦疾,每位都是藥師佛。

前天我收到一本由一位臺灣的讀者劉X恩先生寄來一本書,其書名是:發明疾病的人。這是一本認清現代醫療謊言的第一本書。 作者是德國最優秀的醫療記者尤格•佈雷希,他本身就是研究生化起家的,他說我寫這本書的目的,就是我還想好好的活著,請讀者趕快去書局買回來看,否則我看臺灣的西醫衛生署一發現,就會立刻去查封。

我仔細閱覽這書,我好高興終於有一位沒有兩片樹葉遮眼的智慧人士出來衛道,他眼所見與自己是研究生化出生的背景,詳詳細細的說出了西醫工業的全部,幫他做序文的前臺大醫院院長李德原醫師說他言論稍過激,這位西醫大概不瞭解做一位記者看到真正的事情發生,如果不寫出來的話,對不起良心的,他一定沒有看過我的網頁,否則他就知道這位記者言論並不過激,我才是最激烈的,因為我看到病人本來不該死的,結果卻被西醫搞死了,當然生氣,做一位誠實的醫師很難,必須忍受千醫所指,我發現西醫學的錯誤百出是從實際臨床經驗中查出來的,使我氣到不行,但是他跟我一樣想法,為了救世人,而不顧一切,聖經中的耶蘇基督也是為了拯救世人而犧牲自己的精神,事實證明再千年以後還是會受到人們尊敬的。 

我是從在第一線看病的經驗堙A發現到西醫藥的錯誤與惡劣,我氣到罵人是因為他們太惡劣,吃相太難看,實在是應該丟棄的錯誤醫療行為與經商觀念,醫者父母心,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仁心,請問讀者,這父母心存在嗎?許多西醫看到病人來了,是看到錢來,當然有例外,臺灣絕對有很多有仁心的西醫在,只是他們已經被西方所謂醫學科技誤導成為西醫是科學的,因此大眾就被誤導了,我說以下三個案例,它才剛發生在我這堙A過去太多了我無法說盡,看完後有不生氣且覺得很爽的讀者請Fax給我,我倒想瞭解你是什麼腳色,為何黑心如此,對我來說你死不足惜哉,寄這本書給我的劉X恩先生其心如此之仁,我必將收他為我的學生,傳仁術給有仁心的人士,這是歷史傳承的任務,不是嗎?

第一案例,一位J君在1978年時西醫使用EKG與Stress test後,就被西醫誤診說有心臟動脈血管阻塞,於是做了開胸手術,在打開胸腔一看,根本沒有阻塞,於是立刻縫回去,那已經自腿內取出的靜脈血管,本來準備要做繞道手術使用的,只好丟棄,病人還冤枉花了38萬美金,今年初來找我因為胸痛想看看心臟是否有問題,他不再相信西醫了,我在這堛漫~民有口皆碑,他們認為我是本地最強的內科醫師,所以他們稱我是The Last Hope,他來了之後經過我仔細的查過,我確定他沒有心臟病,但是腎臟功能很差,所以他雙腿一直水腫,經過中藥治療後,恢復很快,二個月前有一天突然來看我,我一看到他得氣色,嚇我一跳,他臉上呈現的是要隨時死亡的氣色,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了,他自述昨天剛自醫院出來,因為二周前有一天突然心口很熱且酸,於是他家人強迫他去醫院做檢查,西醫用盡所有方式檢查他的心臟與腎臟,結果是非常正常的,於是他出院來找我,我看他氣色非常差,按中醫的辨症法,應死於旦夕間,我知道必然有什麼檢查傷害到他,經問他後,他自述在醫院時他們為了顯影出心血管以及腎臟的組織,所以給他注射一些化學物質(Dye)之後他就不舒服,雙足腫,無體力,失眠等,我警告他你的氣色不對,秋季白色為正色,但是你白如枯骨,兩頰色黑且呈三角形,此為凶兆,請務必小心,於是我開了救逆湯給他,但是仍然無法救回他的命,數日後他母親來找我,告訴我昨晚他們去餐廳吃飯,J君說要上廁所,自此就沒有再回來了,他過世在馬桶上,因為心腎急性衰竭而死,我聽了後是又傷心又生氣,好好的一個人去西醫院檢查後,沒多久就走了,這是西醫造成白髮人送黑髮人的人間悲劇,這位白髮蒼蒼的老婦人,難掩心中的悲痛,在我面前直掉眼淚,讓我氣到血壓上升,趕快吃點中藥去,當晚我練琴時,都走音了,我太太問我怎麼搞的,我說被氣到如此,每次看到不該死的病人被西醫搞死,我就須要強烈節拍的搖滾樂來幫助我平復我的心情。

第二例,情況幾乎相同,我一位病患41歲,昨天很緊張的跑來找我,要我幫他查一下腎臟,因為他有腎結石的記錄,是我幫他治好的,他自訴他工作的太空中心同事跟他同辦公室的一位工程師,昨天過世了,得年39歲,因為跟他一樣有血尿,於是跑到西醫那去做檢查,經過西醫注射Dye再照片子之後,說可能有腎臟癌,因為有一個不明黑影在上面,當時做完檢查後他就很不舒服,雙腳水腫,人很無力,結果西醫說要送他去大醫院檢查,人在到醫院的途中就昏迷了,進入醫院不到24小時就過世了,西醫辯稱為死於癌症,我一生從沒見過有在發現的當天就會死亡的癌症,聽完之後我氣到晚上練琴時,把大調彈成小調而不自知,西醫害到我連練琴都出問題,實在可惡。 

第三例,我一位病人是老太太,78歲,已經不良於行,原本一切還好,自佛州颶風災過後,人就很不舒服,有一天幾乎要昏倒了,於是她女兒就送她到醫院去檢查,查不出什麼毛病,於10月26日出院後就帶來我這檢查,我一看到她的氣色,又嚇一跳,出現跟第一案例同樣的氣色,我心情就往下沈,上次我沒把J君自死亡邊緣救回來,已經很自責了,這次又出現同的現象,我再失手的話又是人命一條,我告訴她女兒詳細情形,她母親很危險,一定是西醫注射了關於心臟與腎臟方面的顯影劑(Dye)之類的化學物質造成的,我不瞭解這類顯影劑的藥性,但是我很肯定是一種毒素,而且好像黏膠一樣隔絕了心腎之間的氣脈,我能做多少我不知道,這不是自然毒素,我對它所知不多,只知它已經造成的傷害是什麼,請務必按時服藥,隨時注意妳母親的狀況,有問題再告訴我,時至今日尚無壞消息,如果又出事了,我會躲在音樂室中靜思如何解決這個西醫製造出來的嚴重殺人於無形的後遺症,也不想練琴了,我看我會更恨西方醫學了。11月16日補充之,今天她女兒帶這位老太太來看我,我一看到她的氣色完全恢復,我好開心,她女兒偷偷摸摸的告訴我,原本她已經安排葬禮,連棺材都選好了,因為她知道母親不行了,結果吃了我的藥之後狀況逆轉,母親身體又回復正常了,還同時抱怨中藥太難吃了,我一顆懸掛的心終於放下來了,我最恨西藥每次在闖禍後,又沒有彌補之道,我們中醫又沒有經驗過這類致命的後遺症,經過此次教訓,我知道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了,以後至少到我手上的病人不會再因此而去了。我又面臨到 

一個問題,就是遇到黑人怎麼辦,因為看黑色的死色在臉上,是看不到的,通通都是黑的,怎麼看?只有觀氣了,這個觀氣術在我國一直是傳說中的神話一樣,我有按照古法練過,準不準還不知道,等下次遇到黑人時才可試出,噯,真累。這類光是檢查就害死人的案例不勝枚舉,也就是說西醫連病都還沒有搞清楚,病人就已經因為做心血管攝影,或腎臟掃描而注射顯影劑(Dye)後,約二周就過世了的案例,告訴我們西醫學是為了自己製造出的一個病名而不遺餘力的去追尋,如此才有藉口賣藥給病人,還有可以找到看不好病而脫罪的理由,我告訴讀者,我國正統中醫學的診斷心臟血管阻塞與腎臟病的問題,只需要一根筷子與一支小手電筒這麼簡單的工具就足夠了,不但不會誤診,連中藥治好沒有都可以馬上知道,這類既簡單又快速的診斷方式,完全沒有後遺症,我在教人紀時會傾囊相授的,如此簡單的診斷法我想在臺灣馬路邊隨便一間中醫診所都做得到的,我希望人人都可以學到這真正正統中醫的精確診斷法,如果一位中醫師需要靠西醫的驗血報告與X光片才能看病的話,這根本不是傳統中醫,而他們又不是西醫師,要這類報告幹嘛,這類介於中西醫之間的醫療怪物是最差的醫師,還不如純西醫來得好,我保證他們不但醫不好病而且連病人是怎麼死的都還搞不清楚。

(01/26/2005年漢唐中醫倪海廈撰寫於佛州)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