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乳癌相關的癌症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這原本是一些來源相同而表現卻不相同的癌症,我們可以每種癌症分開來討論,但是也可以放在一起討論,我今天把它們放在一起討論的話,是更可以讓所有讀者盡窺其全貌的,也可以很簡捷的判讀出為什麼乳癌病人經過西醫的開刀化學治療與放射線治療後,會面臨到移轉肺癌或肝癌或是腦瘤等等各類癌症了。 

我國內經有云:“望而知之,謂之神,聞而知之,謂之聖,問而知之,謂之工,切而知之,謂之巧。”前三者被定義為可以治好病的醫師,而巧匠是無法治病的,我現在證明給讀者看,讀者不必學習中醫學,妳只要看過前面幾篇論文後,妳就可以做到了,因為妳的中醫病理學已經有根基了,不須要切脈的。同時妳們會瞭解到什麼叫做“上工治未病,下工治已病”的道理了。 

因為我們知道按照中醫理論月經就是奶水是無疑的,因此我們中醫很注重於如何調理月事,同時在看病時也就會特別詢問病患的月經問題,於是好笑的案例就開始了,我們從案例來看的話,讀者就會比較清楚的瞭解這病情的延伸性了,現在聽我說個故事吧。 

一位女子來診,據她所說她被西醫查出得到紅斑性狼瘡,症狀是全身關節痛,失眠嚴重,便秘,心口悶痛,於是我問道:“妳還有月經嗎?”她回答說:“有八年沒有來經了”。於是我再問她:“那妳是什麼時候被西醫告知妳得到這病的?”她回答道:“這是八年前的事了。”我就再問她:“妳當時有沒有發生很讓妳傷心的事。”,她就回答道:“有的,當年我因為我先生在外面有女朋友了,執意要跟我離婚,當時我傷心到悶在家中,誰也不想見到,連續三天都關在家中,只是睡覺吃飯等等,無法做事,因為打擊太大了。”我再追問:“妳是否自此月經就停了。”她說:“是的,而且因為連續三個月都沒有月經,於是跑到西醫那堣@檢查,就被告之得到這紅斑性狼瘡了”。我就問:“妳腳是冷的還是熱的。”她回答說:“是冰冷的。”我再問:“那妳感覺臉上是熱的還是冷的。”她就回答說:“是熱的。”,如此就已經結束了,就在這幾個簡單的問答中,從頭到尾連兩分鐘都不需要,我已經連病因跟治療的方法,全部得知了,也不需要切脈了,於是中醫就開始開處方,處方中只是一些治療失眠的藥加上一些排大便的藥,一些補氣血兩虛的藥,調理一下月經而已,病人服後一段時間失眠就好了,大便也正常了,心悶也好了,手腳也溫熱了,直到有一天告訴我她感覺臉上很涼,雙腳晚上睡覺時必須露在被子外面才可以入睡,否則會熱到無法安睡,月經也正常了,於是我就說妳的身體恢復正常了,可以停藥了,然後病患跑到西醫那堣@查,果然這紅斑性狼瘡好了。(這就是問診法) 

事隔三個月,病人又來了,這次是咳嗽很嚴重,咳出許多清白色的泡沫痰來,心口又開始悶了,月經時好時壞,於是我問:“妳最近又發生什麼事了?”她說:“因為擔心她女兒的身體不好,又沒錢看醫生。而我的生命堨u有她了,原來我擔心我自己是無法看到她長大結婚生子,這原本是我唯一的心願,現在我被你治好了,我反而開始擔心她了。”我回答說:“如果我幫妳女兒看病,把她治好,不收妳錢,那妳還會再擔心她嗎?”答到:“當然不會了。”我說:“那就把她帶來給我治,因為我背後有財團支持我,他們只願資助真正能幫病患治好病的醫師,他們不在乎花多少錢都願意的,因為他們認為這才是真正的直接在救人,所以我這埵陶o義診資金存在的,妳放心。”她當場就流下眼淚,一邊哭一邊說:“我要怎麼謝你呢?”我回答說:“我從未想過這問題的,我只是奉命行事的人,沒有功勞,妳不用謝我,幕後的人才是真正救妳的人。我是拿他人錢財與妳消災罷了,何功之有,我又不是沒收到錢。”她就破涕為笑,變得好開心又沒有心媕ㄓO負擔,於是我就開些強心陽又補心血的藥給她,她就很高興的回家去帶她女兒來找我了。我卻驚出一身冷汗,這憂能傷肺,此女一憂,奶水就逆流入肺,所以初痰皆為白色泡沫狀,這要約兩年以後西醫才會查出得到肺癌了,現在還好碰到我,趕快將其憂之因去掉,因為喜能勝憂,憂才是病根所在,同時把咳嗽治好,把月經調順,就可以預防她得到肺癌了,可是要怎麼跟她解釋呢?她如何能夠瞭解到中醫學是如此之精深奧妙的,可以在兩年之前就可以預知到病人兩年後會得到肺癌呢?我講也講不清楚,老外怎會懂呢?算了吧,也不用說了,留些口水晚上回家彈吉他唱歌去算了。(這就是所謂的:上工治未病了。) 

世上的疾病本來都是很簡單易治的,像上面這情形,經方中如甘草乾薑湯,大建中湯等都是去肺家寒症的,桔梗甘草湯是排肺家膿瘍的藥,在此時治好了,將來怎麼會有肺癌呢?同時控制病人的情志,利用喜能勝憂來把病因去除,得到結果就是只需用些很便宜的兩味或是三味至多不出八味中藥的組成,就可以治病於未發之時,原本應該是所有中醫都可以做到的,但是讀者認為呢?是中醫學不好?還是中醫素質出現問題了呢?上述之案例如果病人遇到溫病派中醫時,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開治咳處方時很簡單,不需要辨寒熱,只需要將本草綱目堶情A能夠治咳嗽的藥通通開在一方堨H為就可以了,因此他們的一個處方中就會出現洋洋大觀的五六十味藥,病人抱一大包藥,回家辛苦的煮好,吃了數個月也沒有用,等到兩年以後發病了,病人開始咳血了,給西醫一檢查得到肺癌了,於是病人就開始罵中醫說,我兩年前就已經找過混蛋中醫治咳,結果吃中藥好幾個月都沒好,所以我就不相信中醫了,現在還是西醫比較厲害,一查就知道我得到肺癌了,所以我當然聽西醫的了,於是開始做化療,直到死為止,都不再相信中醫了,這種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情形每天到處都在發生之中,病人哪裡會瞭解到中醫的不同呢?反正都是混蛋中醫,到現在連臺灣西醫衛生署都要學美國把麻黃列入禁止進口之列,這麻黃又名青龍,是治咳聖藥,一旦沒有麻黃,病人都將無法在未病之時得到好的治療,於是就無法預防肺癌的發生了,這就是因為你們衛生署堛漱刈摰v,不是經方家,都是溫病派的中醫,他們看到麻黃手腳就冰冷,如見蛇蠍一般,於是就不反對禁止進口了,因為他們溫病派中醫是終其一生,都從未使用過這麻黃,只有經方家在用的,所以我說庸醫不但誤人,還會誤國的,讀者瞭解了嗎?再不改變這政策,將來臺灣死於肺癌的人數必將居高不下了,因為無法治好肺癌了,讀者認為這錯是發生在哪個環節上呢? 

由於乳癌是奶水停在乳房中排不出去因此腐爛掉,而西醫不知其原因,所以西醫學又再重施故技的增多了一個名詞,用來掩飾他們的無知,同時一定要嚇倒病人,否則病人怎麼會聽話,乖乖的任其宰割呢?西醫學基本上就是它們想盡辦法去製造病名出來,如什麼免疫系統不全等等,他們自己連為什麼會有免疫系統不全的問題發生也不知道,而事實上西醫卻從未治好過一個他們口中所說的病,只是一個專門精通於製造病名然後利用這來達成他們賣毒藥目的的醫學而已,連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病人到底是因為癌症而死?還是因為化療而死的?一個不知道病是怎麼來的醫學,再加上他們使用連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的西藥來治病,你們說此時病人是處在安全狀態呢?還是危險狀態呢?我國中醫藥實施千年以上,所以應該是所有的中醫師都很瞭解他們所使用中藥的藥性,怎麼會出錯呢? 

再舉一例說明,有一位肺癌女病人來看我,她被西醫查出她得到肺癌已經半年了,活不過一年了,她很聰明,她告訴我,她寧死也不會做化療的,初症是失眠,咳血,肺部極痛,呼吸短氣,便秘,無胃口,手腳冰冷,無體力,口不渴,其脈數到一息約八至,望診知,因為面色蒼白如有灰塵,體瘦型,舌苔白黃混合且厚苔,雙眼張開極大,我一望而知此人已經貧血,而且癌症嚴重到讓整個肺容量變小,已經屬於是厥陰症中的死症,於是就問:“妳可以平躺睡覺嗎?”。她說:“不行,一躺平就咳嗽更重。”我心想這是肺已經積水了,才會如此,我再問她:“便秘多久了?”,她說:“多年以來就一直在便秘了。”,我再問:“妳停經多久了?”,回答說:“有五年了。”,我又問:“咳嗽多久了?”,她說:“約有近三年了。”,我最後問:“妳抽煙嗎?”,她說:“我一生不抽煙,而且我家也沒有人抽煙的。”,我的診斷結束了,治病期間,我開立過十棗湯及甘遂半夏湯來去肺中積水,以使水不去支援癌症,同時用桔梗甘草湯做加減來排膿,同時要顧慮到肝臟以免癌症進入肝臟而成肝癌,又得強脾土來加強胃口,預防貧血的發生,治療在進行中的期間有時出現水積肺中,有時出現水停脅下肋骨間,因此我不時的輪番使用十棗湯與甘遂半夏湯,來去除積水,此二方皆是峻劑,不可以每天用,只能緊抓住使用時機與症狀,出手必中,沒有積水時,我就繼續用一般經方中的湯劑,連續二個月來,出現手腳溫度不斷上升,胃口逐漸回復,大便正常,但是咳嗽仍舊,唯原來是咳出黑血塊,現在是鮮血顏色了,臉上氣色如常人,其脈降到一息約五至了,眼看再一段時間病人就有痊癒的機會了,結果有一天跑來說:“我胸痛仍有,而且很痛,怎麼辦?但是我的胸痛與之前不同,是因為乳房上的青紫血管脹大造成痛的。”我一聽立刻就反應到,這是奶水離開肺臟出來後累積在乳房中所造成的,如果現在就將它導入大腸中,不但肺癌會好,病人也不會得到乳癌與肝癌了,因為乳頭下方就是絡到肝經所在,一旦進入肝臟就是肝癌了,還好我從一開始就有預防措施,所以這奶水是進不了肝臟的。這個案例就是由知道病因的中醫在治療肺癌時的手法與如何掌握病情的演變的過程,讀者看過以後,你們應該知道真正正統的中醫可以做到多少了,如果你要找經方家治病,又不知道在那找?很簡單的,你去你家附近的中藥房去問一下,是否有中醫在用生附子,細辛,桂枝,麻黃,甘遂,生半夏,芫花,大戟等等中藥,如果他告訴你們沒有,就是你家附近沒有經方家,這是一法,還有一法,就是你去排隊看中醫時,如果聽到這位中醫對病人說你的膽固醇過高,血壓過高,血糖過高等等字眼,你就可以離開了,因為這根本就不是中醫,是中皮西骨的中醫,完全無法治病的,如果你一進中醫診所,就聽到這位中醫在大罵西醫,再大罵病人蠢蛋,在大罵病人只知道西醫的病名,只知道這些什麼膽固醇,什麼血糖,什麼高血壓,而把中醫說的話都忘記掉了,我告訴你,你碰到真正的中醫高手了,趕快排隊待診,因為這就是能夠真正治病的中醫了。 

舉出這二個案例就是想讓讀者看清楚真正正統的中醫,不單是可以治好這癌症,就連癌症的轉移,也可以一一掌握住,而且都是可以預防的,因此癌症並不可怕,都是可以治好的,真正可怕的是,不知道癌症如何來的西醫學與西藥廠所研發的西藥其所產生的後遺症他們自己都搞不清楚,這些化學毒素產生的副作用之危險性,早就已經超越過癌症的可怕了,甚至於許多西藥還會製造出癌症的,人們因此而死,絕不是死於癌症的,而且這些事每天還不斷的繼續在發生在增加之中。 

臨床上看,婦女們得到乳癌與肺癌、血癌、腦瘤、淋巴癌、紅斑性狼瘡、肝癌是息息相關的,第一證據是,因為都有同樣的外在症狀,如失眠,便秘,手腳冰冷,月經失調,心跳時快時慢,胸口悶等,當然每種癌症都會有其他不同的一些外症出現,但是都約在兩年前就有了,如腦瘤病人初期時約兩年前,就會出現一腳不聽使喚,或一手不聽使喚,並不會出現頭痛的現象,肝癌病人早期就會出現每天1:00~3:00AM時會自然醒過來,而且每天都很準時的醒,更妙的是就算換了時區,也會在當地同樣時間醒過來,同時出現第九椎下筋縮穴有壓痛點,血癌病人的第六椎下靈台穴會有壓痛點,這是奶水進入骨髓的地方,所以會有壓痛,而這壓痛點的反應會在治好時同時消除的,肺癌是在3:00~5:00AM按時醒來,同時在第三椎下身柱穴找到壓痛點,淋巴癌則在第十三椎下懸樞穴會有壓痛點找到,紅斑性狼瘡則會在第五椎下神道穴找到壓痛點,這是因為這些督脈的穴道皆與內臟連系在一起,所以我們中醫在初期時就可以得知病人將會面臨那種不同的癌症了,當然就可以及早做預防了,第二個證據是只有真正治療各類癌症的醫師知道,因為我們都知道這些癌症的來源是一樣的,所以會用同樣的處方來治療不同的癌症,因此我要說一句話,就是“一位真正能夠治病的醫師,會用同樣的方法去治不同的病,就是因為他知道病是從同一處來的”,我的這句話必將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因為是真理。 

西醫完全不知道乳癌之源,更不知道這病之源,很多就是他們自己造成的而不自知,你想想看病人面臨這錯誤醫學理論造成錯誤治療的風險,居然遠超過病人面臨疾病的風險,讀者認為可不可怕?請民眾讀完這篇論文後,做個深思,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了。 

有中醫或是西醫看到這論文時,先不要動怒,等到全篇看完以後,深夜時刻最安靜,沒有家人打擾時,冷靜的想一想,我到底是對還是錯?上面第一案例中的太太如果失去其生命,死時必不會瞑目的,因為她將留下一孤單的女兒,沒有媽媽的照顧,她會安心走嗎?普天之下的媽媽們,妳們感覺如何呢?而她一個小市民的唯一願望,並不是要賺很多錢,她只希望能夠看到她女兒長大,結婚生子,只此而已,她就很滿足了,我們當醫師的怎麼忍心去剝奪她的小小心願呢?這是缺德的,當位醫師無論你是中醫或是西醫,視病如親,良心第一,這才是我稱讚為真良醫也,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中醫,每天看病時都提醒自己千萬不可出錯,一定要給病人最好的治療,僅此而已,我是不夠資格與你們平起平坐的,但是我一直稟持我的良心在救人,希望你們不要再誤人性命了,病治不好就要放手,推薦給其他醫師治,這不會影響到你們的名譽的,反而會受到讚揚的。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