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仙丹幹細胞就在人體中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10月4日2004年)

【聯合新聞網記者楊惠君/專題報導】

經過漫長的摸索,科學家終於發現,人類疾病的最佳解藥,就在人體中。醫界及藥廠新藥開發的材料,已由化學合成物,移轉到活的細胞。幹細胞治療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國外有多篇幹細胞治療心肌梗塞的成功個案報告,瑞典甚至傳出全球首例,成功以間質性幹細胞,於孕婦子宮內治療成骨不全症的玻璃娃娃胎兒,至今玻璃娃娃已經2歲,從未發生骨折。(倪海廈評論:這奡ㄗ鴗艀棱蘤趥P骨折,這在中醫學來說是很好治的,而且中醫知道腎主骨,又主記憶,主耳,主髮,主大小二便,因此骨頭只是一部份屬於腎臟的功能,還有其他很多的相關功能他們不知道,所以光是骨不折不代表好了,心肌梗塞對中醫來說是更簡單了,因為心本不受病的,為君主之官,治好它不難,難在要病人禁止再吃西藥,因為不單是飲食不正確會造成心臟病,幾乎所有的西藥都會傷到心臟的,所以很難根治。) 

「養細胞大戰」也已在國內展開,包括台大、李茂盛婦產科的胚胎幹細胞、慈濟的臍帶幹細胞及臍血幹細胞、國泰醫院羊水幹細胞,都已成功在體外培養出好幾十代的幹細胞,讓幹細胞可以一代接一代的繁衍。其中,慈濟已展開臍帶細胞治療中風動物試驗,可望最早進入人體試驗,國泰也將與台中榮總合作進行神經修復動物試驗,醫界預測,最快5年內,國內幹細胞治療可望展現成果。(倪海廈評論:還要再五年,那現在中風的人怎麼辦,這些西醫從不說中醫可以治好中風,只一昧的要人等待,至於五年以後可以治好或不行,還不清楚,連在等待的時間也不給病人機會試試中醫,因為一旦去試,病人都治好了,何需再研究幹細胞。) 

日前國內醫界邀請瑞典學者來台演講,透露出以孕婦流產的胚胎,培養出的胚胎幹細胞,注入一名證實懷有成骨不全症胎兒的孕婦體內,幹細胞似乎發揮了修復胎兒成骨不全症的基因,讓這些原本出生後即會不斷骨折的玻璃娃娃,迄今2歲,還沒有發生過骨折。(倪海廈評論:這骨折問題一點也不難解決,馬路邊隨便一間中醫診所都可以解決此問題,有何值得大驚小怪的,對中醫來說我們有許多中藥可以在婦女懷孕時就喝,保證生下得小寶貝不會骨折,更何況會有玻璃娃娃的產生與大家服用太多西藥有關,所以西醫藥的濫用製造出玻璃娃娃,現在再去解決,還不如不要西藥。) 

國泰產前診斷中心主任蔡明松及花蓮慈濟神經內科主任徐偉成都表示,幹細胞治療早已進入臨床治療階段,目前最多是運用在心肌梗塞及骨骼受傷上,以幹細胞修復死後的心肌和骨骼細胞,已有上千篇的報告。(倪海廈評論:這些本來就可以很容易用中藥治好的病,何需如此複雜呢?我們有上千萬個案例發生在過去五千年來,都是有效的。) 

幹細胞究竟是什麼樣的仙丹靈藥台大婦產部醫師陳信孚解釋,幹細胞是一種很年輕的細胞,有潛力分化成各種組織、甚至器官,若把培育出的健康又年輕的幹細胞注入體內,可望矯治受損或生病的組織及器官。蔡明松說,幹細胞注入體內後,身體自然會分泌化學物質,吸引幹細胞朝向目標物,正確無誤地修復受傷的部位。(倪海廈評論:我們中醫在實際臨床時治好許多需要修復受傷部位的病症,而且準確無誤,就好像我治一位骨折病患,他的右足脛骨少短了兩吋之多,美國西醫治了九個月不但沒好,病人反而因為吃了過多鈣片而造成一大堆腎結石問題,之後在我這堣T個月內應用中藥使他的斷骨很精準的完全長回來,其他沒有問題的骨頭並沒有增加生長,這就是一例,完全沒有使用幹細胞就治好的案例,還有成千上萬的案例發生在過去五千年以來,在在都證明這些工作中醫都早就已經做到了,何必再花時間金錢去研究這個領域,由中醫執行就可以了。) 

巴金森氏症、中風、神經修復等疾病,被認為將是優先發展領域。徐偉成說,隨著高齡化社會,老化疾病治療已成為最重要的目標,而中風目前仍沒有良好的治療方法,也是最迫切需要幹細胞治療的領域。(倪海廈評論:此句話沒說完,完整的說法應該是說西醫到目前為止治不好中風,但是不包括中醫在內,中醫是可以治好中風的,但是要越快越好,如果在醫院堳搕茪[,延誤了中醫治療時機,就沒治了,這是病人愚昧所造成的,這堣ㄛO明明白白的說西醫治不好了嗎,那你還勇往直前,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當然是死而後已。) 

就像各種疾病用藥多以雞尾酒療法加強治療一樣,幹細胞治療也開始朝多種幹細胞合併治療的方向發展。蔡明松指出,國外已研究以不同的幹細胞,同時治療一個疾病,以血癌為例,除了給造血幹細胞外,再加上間質幹細胞,治療效果可相輔相成。(倪海廈評論:關於血癌的問題,也根本不需要這幹細胞來插一腳,臺灣所有的中醫師應該都可以治好的,治血癌有何難呢?治不好才奇怪呢?如果治不好我就不瞭解他們是跟誰學的中醫,一般中醫治療血癌,所耗的時間不等,有時六個月有時只要四周就足夠了,這要端視病人不同的病情與醫師的程度來決定,目前我可以做到的是約要四周的治療時間,但是如果你被西醫搞到半死狀態只剩一口氣時才來找中醫,你不會好的,直到目前為止,西醫沒有治好過的案例,只能說可以活個五年或幾年,但是很多病人都是在做完化療後沒多久就死翹翹了,他們根本不是死於血癌,而是死在西醫手上的。)

 ------------------------------------------------

評論

上面括號裡面的內容是我的評語,我使用中藥的心得就是如此,我們中醫發展出獨特的診斷方式,以陰陽表媯篧窵H熱為八綱,加上四診心法,只要運用熟練,根本不會有誤診情形發生,在明確的診斷之下,我們才開立針對每各人的不同病情而設計一個個人處方,如果處方正確,治病是應手而起的,也許就是上篇所說的幹細胞的修補吧,臨床上我們中醫治療心臟辦膜閉鎖不全時,這對西醫來說只有更換豬的心臟辦膜才可以修補,但是我們中藥卻可以治好它,包含我治療一位病人的小腿脛骨短少二吋時,一切西藥無效,我們中醫也只須約三個月就能全部修補完成,我治血癌約需耗時四周,所使用的中藥皆是複方,就如同上篇說的以不同的幹細胞,同時治療一個疾病,我們使用不同的藥物來治同一症狀,是持相同的看法的,還有上篇中的巴金森氏症、中風、神經修復等問題我也遇到許多此類病人,中藥對這類病患幫助非常大,尤其中風更是可以治癒的,這些論點與觀念絕對是正確無疑的,但是我有下列疑問給上面這些專家們聽聽。 

1.中醫理論認為所有的人體修補工作,必需要寒熱的辨症,同時需要對藥性非常瞭解,才有辦法設計出一個處方,那使用幹細胞時,是否分寒熱呢?如果不分寒熱,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讀者,這是無用的,因為如果不知道寒熱的辨症,只是一昧的使用幹細胞,必然無法持久,同時也會傷害到心臟,因為心臟是負責這工作的首要臟腑,而今這些科學家們不瞭解這理論,誤踏入此範疇中,變成會去取代心臟的功能,因為心臟在管寒熱,於是心臟就會退化,去睡覺了,這就是我一直說幾乎所有西藥都會傷到心臟的主因,因為西醫缺乏寒熱辨症法。 

2.以心臟病為例子,中醫治心臟損壞時,必先治小腸,再同時治肺臟,其間又需要強化肝臟排除積在肝臟中的毒素,而這些工作必須同時進行才有可能一次完成,我治心臟辦膜閉鎖不全就是這樣治好的,幹細胞有如此聰明嗎?可以同時做完這些工作而不產生一點誤差嗎? 

3.年齡問題,每個病人年紀不一樣,就算同一年紀的病人,其體內的臟腑強弱也不同,所居住的環境也不同,因此中醫是因人因時因地置宜的。設計出適合個人體質的一劑複方來治特定的一個病患,目前來說效果是驚人的,在美國我已經讓我周圍的各科專業的西醫們,主動的告訴他們的病患,千萬不可以停止吃中藥,連第一線的西醫都承認中藥很有效,何需再用其他的治療,最好的治療方式是使用中藥來刺激人體,讓它自己痊癒,才是真正的治癒。而今的幹細胞們會注意到這問題嗎? 

4.人類出生時所擁有的生長力,是來自先天腎臟的,必須加上後天脾臟的相助才會正常成長的,如果一位老先生80歲得到心肌梗塞,你使用小寶貝的幹細胞來促進心臟更新,二者風馬牛不相干,對得上嗎?先天的腎與80歲的脾臟能合作嗎?這是Common sense的問題,請多想想吧!這段關係到人體最早形成的內臟是什麼的問題,西方醫學認為人體在胎兒時期最早形成的內臟是心臟,因為西醫在婦女懷孕二周後,才聽得到心跳,中醫認為剛懷孕時是一滴真水,這是先天腎臟主水,而水為生萬物之本,此水經過一周以後就開始產生筋膜,就是肝臟形成的最初期,此筋膜經一周後尾端就開始跳動,這就是最早的心臟狀態,因此中醫五行理論認為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如此循環下去於是人體就產生了,也由於我們認為最早生成的內臟是腎,也就是說我們認為水生萬物,是萬物之初,而世上所有的化學藥物都會使正常的臟腑組織所需的水份排除出體外,君不見所有的化學公式在其最後產生的物質都是H2O,就是水,我之所以不贊成吃西藥,主因就是西藥會把人體內必須要的水份逐漸排除,就以阿斯匹林為例來說明,每天都有病患服用這藥來看我,無論他們生什麼病,西醫都要他們吃阿斯匹林,好像萬靈丹一樣,他們服用一段時間之後,四肢的血管就變得非常脆弱,容易皮下出血,不但如此,每次西醫要幫病人抽血檢查時,針都不容易刺入血管堙A這說明瞭因為阿斯匹林的化學酸份造成血管失去應有的水份,所以變細而且變脆弱了,所以你吃越多阿斯匹林就會越容易得到心臟病與中風,更且由於它是強酸劑,會破壞胰臟,因此所有會得到胰臟炎與胰臟癌的病患就是吃太多阿斯匹林而造成的。 

5.在臨床上,我學到許多經驗,非常多的病本來都是很簡單就可以治好的,但是經常發生一些我都無法預知的狀況,如在治病期間本來不該有的現象,突然出現了,這些本來不會跟隨疾病同時發生的問題,結果都發生了,使我們更加棘手,更加無法掌握病情,這都是病人在來此之前吃了許多西藥所造成的後遺症,在古人來說是從未有過經驗的,都是現代中醫必須自己解決的問題,毫無資料可以資詢,所以現代中醫比古代中醫要難為許多,如今又出現這幹細胞的治療,我很懷疑如果出了問題,這些專家們是否有能力做彌補措施,如果沒有有效的補救措施,這幹細胞治療仍不可行,因為後遺症一但發生,可能就是心臟衰竭而死,因為這個工作本來就是心臟在管,現在被幹細胞取代了,自然就會退化衰竭,此時我想救都來不及了。截至目前為止,西方醫學都是在造成許多傷害而不自知,這些不必要的傷害遠比本身疾病產生的傷害還來得嚴重,更嚴重的問題是西醫藥所製造出來的問題他們自己根本無法解決,而且其所造成的傷害人體本身無法自行修復彌補,比如心臟辦膜閉鎖不全的問題,這根本不可能會發生在人體身上的問題,就是因為我們濫用抗生素而造成的後遺症,西醫無法彌補,就要靠中醫了,所以就好像一個專門闖禍的壞小孩,造成問題了,結果要父母出面解決,西醫就好像這壞小孩,我們中醫就是他們的父母一樣,除了治病之外還要同時去解決西醫闖的禍,中醫真是越來越難做了。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