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的秘密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倪海廈

 

陰、陽、表、堙B虛、實、寒、熱是中醫的八綱辨證法,這是眾所周知的理論,然絕大多數的中醫師在治病時,都只有使用到表、堙B虛、實、寒、熱等六綱,對於所謂陰陽的判定與應用都是一知半解,似是而非的觀念造成千年以來中醫學被誤導到一錯誤的方向,能真知陰陽者,就能做出正確的疾病預測方向,也可以預知疾病的演變與癒後如何,一旦對陰陽觀念有了正確領悟後,自然而然開立處方的方向就截然不同於一般的中醫了,我在教學的課程中很難將陰陽的觀念用語言來陳述清楚,但是在教臨床時就不一樣了,實習醫師可以直接觸摸到病人,從手掌直接接觸到病人身體來感受體溫的不同,加上望診的功夫就可以確知病人體內陰陽的變化,這次來跟診學習的學員們都非常之優秀,我能教的也不過就是陰陽二字訣的精神而已,我將盡全力讓所有跟診醫師都能領悟到這中醫所謂陰陽的神髓所在,原本我的想法是讓跟診醫師循序漸進的來學習陰陽的病理變化,但是學員們的智慧都很高求知欲望也非常強,使我不得不提前解說陰與陽的平衡觀念與判定方法,這也就是我認定中醫能夠做到的極限所在了。 

我舉例來說明所謂陰陽辨證法給中醫界的同道們聽聽,有興趣研究中醫的讀者們,看看就好,不需要要求自己一定要懂,比方說現在有一肝癌病人,已經產生腹積水,西醫抽水出來後,積水又一直回來,而且越積越多,你如果是他的主治中醫師,請你用手摸摸病人肚子,用心去感受一下病人腹部的溫度,你會發現是溫熱的,而病人四肢卻是冷的,正常人的身體都是冷的,只有手腳是溫熱的才對,現在病人出現腹部高溫,這就是陽不入陰的現象,也就是所謂陰陽相隔的危證,由於體內肝臟是處在陰實的狀態之下,陰因為有實在,所以拒絕接受陽的進入,當陽因此而反逆時,腹部就產生陽熱,而這種熱是陽熱,並不是真熱,類似一種低溫的高燒,所以我們當中醫必須要將陽與熱切割開來,切記不可將陽誤認為熱,或是將熱誤解為陽,二者的差異是天壤之別的。再舉一例說明,一位患有舌癌的病人來診,她已經先被西醫開過刀,緊接著再做放射線治療,但是癌症仍然繼續擴散,經人介紹來求診,當你用手去觸摸患處時,你的手可以感受其溫度是滾燙的,而且是集中在一處上,不是全面的,這就是金匱中所謂的癰疽,再加上病人不斷的陳述說,其口內不斷的化膿出來,因此口中異味造成食物無味,查看病人口內,可以明顯的看到右側牙齦已經是大塊的在化膿之中,所以我們可以判定是癰疽因為化膿而產生的局部性高熱,由於判定的不同,所以處方上就大異其趣,肝硬化的病人是因為陽不入陰,所以處方考慮的方向就是如何使用陽藥,按照神農本草經的說明,辛甘發散與甘淡滲利皆為陽性,還有用所謂至陽之藥,像生附子、生硫磺之類的藥物,都是我們應該列入考慮的處方藥,沒有使用這些陽藥,病人將因陽不足而無法進入陰,造成陰陽分隔之危症,體內之陽氣無法將陰實打開而失去生命。 

又舌癌這位病人,因為其患部表面極熱,所以可被判定是癰疽是熱,此熱不是陽不入陰,所以我們開立的處方就變成使用托婺悇r等寒涼的藥物較多,像是使用黃連、黃芩、黃柏等寒性解毒藥物,加上炮附子、白朮等排膿藥物,再配合一些宣肺氣的藥物,來預防氣管跟喉嚨因為膿瘍部位過於腫大而造成氣管與食道閉塞的危症,以免到時病人是因為無法呼吸或是無法吞咽而失去生命,治這類病人開立處方的同時,我們必須注意到,舉凡有癰疽的病人,我們必須同時給予補血補氣的藥物與增強胃氣的藥物,來預防病人因為體力無法負荷而造成癰疽內陷的危機,這就是基本上我們中醫利用陰陽之不同,而做出不同的處方方向,至於西醫學將之皆認定是癌症,這就不是我們中醫做為辨症上的依據了,因此我們中醫治療西醫所謂的癌症,就會因為陽與熱之不同,而開出完全不同的處方了。 

溫病派中醫善於使用滋陰與溫補藥物,對於陽藥是一知半解,對於陰陽的辨症更是茫然不知,時常將病人是因為陽虛無法入陰,看成是陰虛內熱之症,於是開出許多滋陰去熱的藥物給病人,造成病人陰實越盛,當然會越治越壞,而西醫對於陰陽的觀念根本是完全外行,像西醫治療肝癌時,使用血管阻斷法之類,就會讓原本陰實之症更加陰實,西醫這種動作等於是將病人的一線生機完全阻斷而不自知,只因為他們不懂陰陽的道理因而造成病人終身的憾事,這就是我一直在說的一句話,就是當一位醫師的基本態度就是遇到不瞭解病情時,就不要動手,以免造成後醫在治病上更加的棘手,像西醫的開刀化療與放射線療法,就時常會造成陰實更甚陽氣更衰的結果,使得病人體內之陰陽更加不協調,陰陽之大氣在體內能夠運轉,病人才有生路啊。 

我再舉一簡單例子來說明陰陽的道理,比方說桂枝湯,其中的桂枝就是辛甘發散的陽藥,白芍就是酸苦湧瀉的陰藥,陰陽之藥同時使用於一方,又用同等之劑量,其目的就是要去調合病人體內之陰與陽,再加上炙甘草生薑與大棗,這些增加胃氣的藥物在內,一劑喝下去,體內之陰陽立法得到協調,感冒當然立刻就好,至於如何知道是第二天中午病人胃口大開,就表示完全正常了,因為中午時分是天陽將轉弱,而地陰開始初生之時,也就是正好是陰陽交會之時,如果體內陰陽運轉恢復正常時,此時胃氣就會很強,因此病人就會感覺到很餓,所以說能知道陰陽的醫師,就可以精準的做出預測疾病的痊癒時間,或是癒後不良,或是即將發生的疾病等等,我們先不論其他的至陽之藥,光是這最基本的桂枝湯,溫病派中醫就已經視若蛇蠍,終其一生都未曾使用過這桂枝湯,更遑論其他像生附子、生硫磺、烏頭等藥物了,讀者看到此處時,我請問大家一句話,中醫的振興是該靠溫病學說呢?還是要靠經方學說呢?大家以這簡單的陰陽觀念就可以明瞭到誰才是真正的正統中醫學,誰才能真正的治病了。 

我一直在勸告病人,當得到癌症時千萬不要害怕,西醫專門善於用些嚴重病名,病人聽到後都已經嚇到手足無措,此時體內之陽無形中已經被傷害而不自知,於是就造成癌症本身在耗損病人的陽,同時受到驚嚇的心理,讓體內之陽耗損更快,於是加速病人的癌症惡化與死亡的速度,但是病人能瞭解我的苦心嗎?一般中醫都已經不瞭解所謂陰陽了,更何況一位病人呢?所以我在治病時,不但要專心治病,還要讓病人不要害怕,再加上西醫一直在背後不斷的打擊病人信心,我就必須一再重複的去安病人的心,這就是現在發生的真實狀況,唉,這種情形有時讓我感到非常的無力,讀者說我該如何做呢?是向西醫挑戰呢?還是毀掉西藥廠呢?

漢唐中醫倪海廈撰寫於佛州09/23/2007自家書房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