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EMAS療法所遇到的困境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潘同菋醫師

中醫師在美國的角色與定位

這兩年多來,我持續於網站上面發表許多文章,過程中有許多讀者寫信來支持我,但是也有一些是來批判我的。在我的文章裡面,有一篇提到我以前曾經就讀台北市建國中學,有一個學長看不過去,馬上寫信來說:「建中?我看你是建中補校畢業吧!」他又繼續說:「我們建中畢業的學生,是不會去『買』一個美國針灸師執照的,請不要再丟我們的臉了!」

他說我的針灸執照是用買的,讓我覺得很納悶。因為美國的中醫執照是買不到的,是必須經過至少四年的辛苦學習之後,才有資格參加考試。美國考試制度很嚴格的,雖然考試的錄取率不低,但是卻是買不到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會對美國針灸執照有這種印象呢?

他傳達給我的訊息,雖然是比較偏向情緒化的態度,但是卻讓我深深思考了美國針灸師的角色與定位。大家對美國針灸師的定位可能多數是不清楚的,我在此簡單且清楚地說個明白。

第一:美國針灸師不是醫師。至今,許多人叫我潘醫師,事實上我不能被稱為醫師。我只是一位針灸師,是一個只能運用無菌且一次性使用的針,插入人體穴位以達到止痛效果的治療人員。正式的名稱是Licensed Acupunctuirst(有執照的針灸師,縮寫L.Ac.)。由於美國人認為中草藥是食物,所以開草藥是不需要執照的,任何人都可以開草藥。因此美國針灸師可以針灸,開草藥,看起來就像是位醫師了。

第二:美國針灸師不能宣稱能夠治療大部分的疾病。在美國的中文報紙上,有許多中國大陸來的名醫,登廣告號稱能夠治療癌症以及各種重大疾病。這些行為在美國都是違法的,如果有人告上法庭上是一定會敗訴的。中醫在美國只能定位成為一種輔助止痛的醫療,他們是不承認中醫可以治病的。因此美國針灸師如果向保險公司申請醫療保險給付,只能申請脖子痛,腰痛這類的症狀。如果申請糖尿病或高血壓這類的疾病,是保證一毛錢也拿不到的。

第三:美國多數的健康保險是不給付針灸治療的。在美國,看中醫必須自掏腰包。只有少數大公司的醫療保險有提供針灸治療選項,多數的醫療保險對於針灸治療不是給付較少,就是完全不給付針灸。而中草藥、推拿按摩...等等治療行為是完全不給付的。不像台灣只要拿個健保卡就可以馬上看中醫,這在美國是不可能的。

基於以上幾點,在美國找中醫治病不但是一個奢侈的行為,而且醫生與病人之間還充滿著許多風險,我再進一步地解釋如下:

第一,美國看中醫是很昂貴的。一般人在美國看西醫,只要負擔約10-20美元的自付額,就可以與西醫師討論病情,最後取得處方再到藥局去買藥,因此費用實在不高。而在美國看中醫,診斷治療加上中草藥,少則五十美元,多則一百美元,一個月如果只有看四次中醫,就要四百美元,這只有家境不錯且願意花錢的人才負擔得起。

我的病患經常有全家蒞臨的,如果一次全家收費三百美元,每週來一次,一個月就要至少一千多美元,如果真的長期這樣看下去,這個家庭會不會破產呢?

第二,在美國看中醫,病人與醫生的風險都很高。誠如我上面說的,美國的針灸師除了止痛外,是不能宣稱可以治病的。但是多數人看中醫,真的只會來要求止痛嗎?由於大家對中醫的理解不深刻,以為中醫西醫都是醫生,因此把糖尿病、高血壓、癌症...等等這類疾病也常常交給中醫。

這樣下來,如果中醫師把病給治好了,病患會覺得這是正常的。如果中醫師把病給治壞了,告上法庭之後,中醫師卻是很難勝訴的,因此這是中醫師的風險。而美國有許多針灸師,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而誇大的醫療療效,自稱是無病不治的神醫。事實上很多這類的中醫甚至連中醫基礎理論都不懂,這就是病人的風險。

許多亞洲的人,會認為美國針灸師是很好賺的行業,期待來美國拿個執照與營業,這又是一大誤解了。在美國加州,針灸師是可以獨立營業的,一個執業的針灸師如果開一間診所,加上雇用一位助理的話,一個月的成本最少是$6000美元。

由於美國看中醫實在太奢侈了,因此看中醫的病患實在不多,一天持續固定有個五到六個病人算是狀況非常好了,如果平均一位病患都可以收取$60美元,一個月的營業額差不多八千美元,扣除所有成本之後剛好做白工。因此我經常覺得美國的中醫診所是一個慈善事業。針灸師幫房東繳貸款,幫助理養家庭,幫病人除病痛,最後落得身無分文,留下一片熱血沸騰的志氣在人間。

究竟美國針灸師的定位與角色是什麼?從市場上的反應來看,我們卻已經初步知道了答案。長期觀察下,我發現美國人並不會花費六十美元去治病,但卻願意花同樣的費用做全身性的推拿按摩。因此,多數的美國針灸師被迫成為按摩師,卻是見怪不怪的現象了。

基於這些現實面的考量,我認為美國針灸師的定位與角色,應該不能專注於如何治療疾病,而是應該站在輔助社會大眾平時如何養生以預防各種疾病的立場。「針灸診所」應該命名為「健康養生館」,長期踏實地教育病患宣導中醫化的養生觀念。長久這樣做下去,既然不會違法,又符合黃帝內經「上工治未病」的精神,中醫勢必會在這個世紀闖出一片自己的天空。

而EMAS經絡檢測系統,似乎是現在唯一可以用看起來較科學的方法來證明「未病」存在的可能性,如何將EMAS療法落實在整個中醫界,將會是我未來二十年的努力目標。中醫必須自我扮演「預防醫學」的角色,而不是長期與西醫之間互相謾罵,中西醫學才有可能正式地整合起來,否則中西醫結合將永遠會是一個空談!

 

運用傷寒論治病的迷思

在美國,有一位中醫大師專注於推廣傷寒論,他曾經運用傷寒論的經方治療許多癌症,據他的學生轉述,他的醫術是非常威猛且神效的。這位大師希望全世界的中醫師能夠努力學習經方,才可以打敗當今西醫這個大怪獸。有一段不短的日子,我對他的教導非常地神往。

運用傷寒論的經方治病,可以說是神奇至極了,為什麼會這神奇呢?讓我來破解其中的奧妙。

運用傷寒論治病,可以說是簡單到不能再簡單了。大家可以去翻翻傷寒論,它是一本內容非常少的書,裡面並沒有幾個字,只要熟讀之後照著原則治療,通常都會有很好的療效。依照傷寒論的理論,它假設所有的病都是從外感傷寒引起,進入體內之後就要看看它停留在哪裡?

傷寒論把這個停留的階段分為兩大階段,第一大階段就是陽的階段,第二大階段就是陰的階段。每一個階段的每一種病症,傷寒論都把相關的中藥解決方案給提出來,治療者只要比對這些症狀與書上陳述的沒有太大差異,就可以開出藥方。

傷寒論說它的藥方是「一劑知,二劑已。」意思就是說,服用第一帖要就會感受到療效了,服用完第二帖藥就會痊癒。在我臨床上的體會,只要是一般的感冒或小病,幾乎都可以迅速達到這樣的境界。

雖然傷寒論的藥效極佳,但是在臨床上,我卻「愈治愈害怕」,甚至漸漸不敢用了,這其中有許多複雜的原因。

依照傷寒論的理論,傷寒起初是入侵太陽經,就是「表證」。簡單來說,這些病起初都還是在外表,不在體內,因此比較好治。但是由於許多人長期以來並沒有正確地處理感冒,這些傷寒都會漸漸入侵至體內,停留在「太陰」或「少陰」階段,這個時候就是在「陰」的階段,這是「媄牷v了。到了媄牷A相對之下就比較難治了。

傷寒論在媄猁熄布q,大量應用了「四逆輩」的中藥。所謂的「四逆輩」,就是以附子,乾薑為主的一系列中藥方劑。附子,是中醫臨床上的一味要藥,峻藥亦是猛藥。從古至今有許多名醫推崇這味藥。例如明代的名醫張景岳,就把「人參、熟地、附子、大黃」四味藥列為「藥中四維」足見這味藥的重要性。

附子是植物「烏頭」的根,性味辛甘大熱,有劇毒。它含有大量的烏頭鹼(aconitine),如果中了生附子的毒,會有嘴唇,舌頭,四肢發麻,嘔吐,煩躁,昏迷,四肢痙鸞,呼吸急促,四肢冰冷,血壓下降,心律不整。嚴重者可能會因此立即死亡。臨床上,是很少人會用「生附子」的,都是用炮治過的「熟附子」來治病。

乾薑這味藥,大家倒是比較熟悉,這就是平常大家吃的薑,把它曬乾了叫做乾薑。這味藥的性味也是大辛,大熱。把這兩味極為熱的藥放在一起,可真是把熱逼到了極點,因此四逆湯善於解除所有陰寒的疾病,難怪傷寒論在太陰與少陰階段,使用這兩味藥的機率這麼高了。

由於臨床上,我從來沒有用過「生附子」,都是用「熟附子」,因此從來沒有病患因為服用附子而產生中毒的現象,但是我卻因為經常使用「四逆輩」而備受困擾。

依照傷寒論的理論,如果一個病患的體質是屬於少陰或是太陰的階段,服用四逆湯之後,有些人會直接康復,但是卻有更多的人會將原本的病症從「陰」的階段推到「陽」的階段。這就是最麻煩的部份,代表有很多無法預期的副作用將會產生。

例如,有人服用四逆湯之後,出現口苦,口渴,頭暈症狀(少陽症狀),有人出現口渴,頻尿,頭暈症狀(太陽階段),有人出現麻疹,關節腫脹,流鼻血,全身發癢,頭痛,全身酸痛(太陽階段),甚至有出現便秘,發高燒(陽明階段),各種可能性不一而足,症狀也變化多端。這個時候必須馬上依照變現出來的症狀來換藥,或是針灸推拿治療,才能夠趁勝追擊。

而事實上當多數美國的病患遇到這樣的狀況時,他們會直覺認為我開錯藥了,必須免費複診(改藥或是針灸),這還算是比較好運的。許多病患並不願意理解傷寒論的道理,出了問題直接就是來找我理論或吵架,甚至哭訴。我必須用很精確的英文來回應,而通常不論我如何解釋,他們也很難靜下來思考。如果我沒有機會挽救,各種訴訟的可能性隨時會爆發,讓我每天都活在這種恐慌之中。

有許多人建議我說:「你可以把所有副作用先詳細列出來啊?這樣就可以減少法律問題。」而問題就在於,少陰病轉換成為太陽病的過程狀況,多數是無法預測的。因此我根本無法精確地預測每一個人會產生那些副作用?何況如果服藥前就把幾十種可能的副作用全部列出來,還有誰會敢吃中藥呢?

如果我說這些狀況還好,接下來還有更恐怖的。在臨床上,我是不敢用「生附子」的,但是有很多曾經得過癌症的病患,或是體內確定極寒的病患,是必須要用這味藥,否則就難以治療。在美國執業,我只能向這些病患抱歉,承認自己已經無計可施。而明明知道如何治療卻不敢治,我經常感到自己很窩囊。

而那些在美國受過經方大師受訓過的弟子可就不一樣了,他們經常運用「生附子」,而且經常一用就是幾十克,讓我聽了真是汗顏。幾年下來,我卻聽聞到了一些病患服用他們所開的生附子之後,馬上送醫院急診的故事。有時候,我真不知道他們的膽子是從哪裡來的?這樣下去真的可以向西醫證明中醫治療的偉大嗎?

據我所知,中國大陸有一些膽大敢用生附子的醫生,雖然治好了許多已經被西醫宣布放棄的絕症,但是也因此毒死了不少人,一生經歷訴訟不斷,甚至入獄。我想,這確定不是在美國執業的中醫師所應該走的路,傷寒論在美國真的可以生根嗎?我經常想寫信問這位經方大師,他的醫術是高超的,但是經方家必須面對的法律問題我期待他也能同時指導我們。

當然,學習傷寒論並不代表需要用附子。而當我長期統計EMAS經絡圖之後,我發現附子的需要量實在是太高了。「有是證,用是藥」不是我喜歡用附子,而是許多人的病如果不用附子是無法治療的。

曾經,我想把這些體內極寒的癌症病患轉介至這位經方大師的弟子們。但是有趣的是,我問了好幾位弟子,卻沒有人願意接受這類的病患。我想,他們也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也是意識到這其中的矛盾吧?這樣下去,經方不但不能打敗西醫這個大怪獸,終究還是會被這個大怪獸給併吞了。

最後,只剩下一些初生之犢,還在以善用「生附子」為自豪,或許有一天他們也會與我一樣走向這樣的自省之路?

 

整體人類的扶陽之路

過去一兩百年來,整個中醫界的思潮正走在兩條極端路線。一條是「滋陰」,一條是「扶陽」。以我的觀察,滋陰派幾乎佔多數,扶陽派是滋陰派完全相反的反動勢力,這種思潮至今運用的人並不算多,但是治起病來卻是威力十足。

什麼叫做「扶陽派」呢?這派的思潮認為,人之所以會生病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體內「陽虛」所造成的,因此必須運用大量的附子,乾薑之類的中藥。所謂的大量,多數的時候是驚人的,一般中醫師的處方,炮附子劑量最多只會在15公克以內,而扶陽派的劑量,至少從60公克至300公克,這種處方,多數藥房是不敢給藥的。

由於扶陽派的中醫師開的藥實在是太熱了,因此大家給這些專門以扶陽為主的中醫師一個綽號,叫做「火神」,專門扶陽的中醫師叫做「火神派」,聽起來真是非常的威猛十足的。過去一兩百年來,這類的大師主要分布於附子產量較多的四川省附近,當然其他省份也大有人在。

火神派中醫師思考疾病是非常有系統的,也不是什麼人都需要服用附子乾薑。病人不論得到了什麼病,只要診斷是陰病,就從這些熱藥下手。只要是陽病,也是依照症狀來開相關的藥物,而由於現代陰病的人實在太多了,所以附子乾薑愈用愈多,大家就誤以為他們只會用這些熱藥了。

曾經有一位中醫師朋友去過四川,她說這些火神派醫生治病真是有趣,他們在診所前面放一個大熱缸子,裡面煮的全部都是生附子,所有的病人分開兩邊站,屬於陰病的才可以喝這一大缸的附子,整個診所就像一個太極圖,只是這個太極圖是「陰盛陽衰」,有一點不成形了。

她又說,這些醫生多數不慕名利,有錢沒錢都可以治病,每日的生活悠哉悠哉,讓我聽了真是無限嚮往。這個社會上的多數醫生,都是在思考如何賺錢才能過好生活,而我什麼時候也可以像他們一樣呢?

最近,有一本非常有名的書,叫做「扶陽講記」,裡面的內容也是某位火神大師過去專門運用扶陽藥物的紀錄,據說效果是很不錯的。大家或許會問,為什麼火神派在近代會這麼熱門呢?為什麼古代就沒有火神派呢?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終於透過EMAS檢測得到了答案。以我過去一兩萬例的檢測經驗看來,多數人的身體真的是「陽虛」的,因此多數「滋陰派」中醫師所擔心服用附子乾薑會「傷陰」的擔憂是不存在的。以我看來,多數現代人服用這些扶陽藥物,是非常適合的。

而近代火神派的思潮之所以會愈來愈興盛,主要還是因為整體人類體質的轉變所造成的,火神派的醫生並不是只會開這些藥,是因為依照他們的診斷法,歸結大家體內多數是「陽虛」,「有是證,開是藥」,衷於事實真相所造成的一種結論。

為什麼整體人類的體質會變寒呢?其實說穿了很簡單,感冒服用抗生物,每天服用寒冷的食物飲料,就是讓體質變寒的最快方法。而近代人哪一個感冒不是服用抗生素?哪一個人家裡沒有冰箱呢?古代沒有冰箱,遇到流行性感冒之後不是「吃中藥」就是「死亡」,所以存活下來的人類是不可能有這麼寒的體質的,答案不就很明顯了嗎?

而面對這些被抗生素拯救,以及每天喝冰水長大的人類,生起病來真要快速痊癒,看來就只有火神派可以拯救了。有時候想起這個結論真是很令人沮喪,整體人類把自己的體質逼到陰寒的角落,而整個中醫系統卻只剩下兩味藥可以解決,至今還找不到其他的方法。因此過去幾年來,我一直在私下尋找有什麼藥物或是治療方法可以替代附子乾薑,至今還在實驗中。

為什麼我必須尋找替代方案呢?主要原因很簡單,因為附子是一個毒藥,而這個毒藥竟然是全世界多數的人類所需要的。而對整體人類最重要的一個藥物,它的最終宿命將會是禁藥。沒有了附子,我該如何治病?這都是我經常自我警惕的事。

過去幾十年來,西醫界的極端人士不斷地對中藥提出質疑,隔一陣子就運用實驗室檢測來證明中藥有毒,多數中藥必須禁除,至今已經有許多中藥被禁了。如果整體人類都運用火神派來治療,長久下來恐怕難逃被政府以「毒藥」為名給禁除。而今,整個世界的中醫界依然被「滋陰派」給掌控著,這個附子有毒的議題哪日鬧起來了,不論是中醫界或是西醫界都會口徑一致的。因此我大膽預測,附子被禁將會是它的最終宿命。

站在學術上來看,「扶陽之路」是正確的,必須加以推廣。而站在法律問題上,這條路卻是極端不可取的,除了藥物本身有毒之外,服用附子之後不可預期的六經證狀轉變,多數沒有受過中醫教育的民眾是不能理解的,長久下來紛爭不斷,也不容易被政府或民眾支持。

經過了一些日子的思考之後,我決定放棄成為「火神派」之路,因為在我的老師-EMAS系統的指引下,我漸漸體驗到許多的「陽虛」,並不是服用附子乾薑就可以解決的。人體的奧妙無窮,只有在EMAS的指導下,我才漸漸看清楚其中的奧妙。

為什麼陽虛不一定是服用熱藥可以解決的呢?以「肝實階段」的臟腑病病患為例,為什麼他們的手腳也是冰冷的呢?如果就陰陽比率來看,肝實階段的病患並沒有陽虛的,這該如何解釋他們的寒冷現象呢?

後來我體悟到,人體的背後最大的陽經系統是膀胱經與督脈,在肝實階段,這兩條經都是沒有能量的,這不就是最大的「陽虛」嗎?這個時候,吃再多的附子乾薑也沒用,因為這是屬於臟腑病,這個時候反而是去睡覺,去開心地玩才有辦法治療「陽虛」。

更多數的時候,許多病患體內的寒冷,是因為脾胃消化不良所造成的,這個時候必須從「太陰病」或是腹部按摩下手。此時,也是不需要服用附子的。遇到手腳冰冷就開附子乾薑,這個習慣久了,可能反而離中醫的核心愈來愈遠了!到了後來,火神派成為一種比膽量競賽,看看誰開的附子多,量最大?這絕對不是正確的扶陽之路。

而整體人類的扶陽之路開如何走呢?我的分析主要歸納人類陽虛現象為以下三點:

1.傷寒入侵體內所造成的寒氣累積,所造成的陽虛。

2.因為長期食用冰品所造成的脾胃陽虛

3.因為長期累積疲勞與壓力,所造成的背部經絡虛弱的陽虛

第一種陽虛,必須長期服用附子乾薑類的中藥,但是必須以長期抗戰為目標,量不能大。藥物主要是以四逆湯為主。

第二種陽虛,必須經常按摩腹部,禁止食用任何冰品,治療主要以理中湯為主。當然,這兩種原因所造成的綜合體,就是附子理中湯,這是在臨床上我經常開的保養兼治病的中藥。

第三種陽虛,必須經常放鬆,出門旅遊讓心情紓緩,同時必須解決長期困擾內心的煩惱,此種陽虛至今無藥可治。

就積極的方面來看,只要整體人類都能正確處理傷寒,每天心情放輕鬆,就可以達到完全健康的境界了。就消極的一面看來,上述積極的想法是不可能存在的,在我研究找出超越附子乾薑的解決方案之前,整體人類似乎無法有新的出路。

整體人類的扶陽之路,看起來還有一條漫長的路需要走呢!

 

麻黃附子細辛湯

在臨床上,我發現有一個方劑非常有效,那就是「麻黃附子細辛湯」,而這個方劑卻存在著許多複雜的問題,因此我認為有必要將它專章討論。

依照傷寒論的理論,如果一個人得到的傷寒有著「少陰」與「太陽」同時並存的現象,就必須運用麻黃附子細辛湯來治療。這代表什麼意思呢?依照我運用EMAS,對人類的經絡的非正式統計,多數的人們是存在有「少陰」底子的,也就是說多數的人都有深深的寒氣累積在體內。這不管有沒有感冒,平時都是留在體內的。

因此,當這些原本體內就有寒氣的人,再度得到傷寒的時候,不就是「少陰」與「太陽」同時存在嗎?因此「麻黃附子細辛湯」就成了首選方劑。簡單來說,如果患者的手腳原本就是冰冷的,平常容易疲勞,想睡。一旦感冒了,就會頭痛,喉嚨痛,全身酸痛,發燒。理論上,這個時候只要服用此方劑一帖,半小時後發燒即退,頭痛或喉嚨痛也會消失,兩帖之後感冒就差不多消失了。

像這樣神奇又有效的中藥的下場是什麼呢?殘酷的事實是,這三味藥在美國都是禁藥!為什麼呢?我們首先來探討麻黃(Ephedra),美國人真是愛死麻黃了,由於麻黃是一味可以讓人興奮的藥,吃了又可以減肥,因此有一段時間在美國的銷售量極佳。許多運動員或是想要減肥的人都是每天持續服用麻黃素。之後,許多因為過量服用麻黃素造成死亡的案例不斷產生,讓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最後把麻黃給禁了。

在上一段我們提到的生附子,由於含有大量的烏頭鹼(aconitine),也是容易致人於死,因此也被列為禁藥。細辛本身也是有毒性,從古至今都流行一句話「細辛不過錢」,意思就是說必須非常小量地應用細辛。這兩位有毒的藥,當然也順便被FDA給禁了。

雖然這三味藥是禁藥,但是FDA私下也給美國中醫師一條出路,不成文的規定只有美國中醫師可以運用這些藥來治病,但是許多藥廠為了怕麻煩,因此乾脆不賣這些藥,因此還是不容易買到。

XX藥廠是我長年使用的科學中藥藥廠,由於該公司所生產的科學中藥品質效果好,因此我從來沒有換過品牌,所有的EMAS療法中藥部分都是運用這家公司的草藥來配合治療的。長年下來,該廠商的麻黃,附子與細辛幾乎都被我買光了。

有一天,這家公司的老闆告訴我,他們已經不賣這三味藥了,要求我找其他的藥來替代。尋找替代的藥?這真是一個大難題啊!麻黃,可以用荊芥,防風來替代,但是附子與細辛可就難了。因此,有一兩年的時間,我都是購買另外一家藥廠的附子與細辛。

一個月前的某一天下午,我到這家藥廠與老闆聊天,我開口就抱怨:「唉,你們不賣給我這三味藥,我該如何治病呢?」這位老闆一臉迷惑地望著我說:「有這麼嚴重嗎?從來沒有中醫師這樣問過我?」看來,在美國運用傷寒論的中醫師是不夠多,不然這個問題將不會是我第一個問。

話才剛說完,那個長年協助公司包裝藥材的A小姐就跑進來了,她看到我非常高興地問我:「小潘啊,我連續發燒兩天了,喉嚨痛死了,該怎麼辦?」我說:「你們倉庫裡面有幾百種中藥,你自己不會找來吃啊?」她說:「有啊,但是根本沒有效!」

話才剛說完,那位藥廠的老闆就拿出給她所服用的方劑,據說是一位老中醫開的方,我一看全部都是清熱藥,我說:「這帖藥不行!」老闆說:「她已經是喉嚨痛了,這是風熱感冒,怎麼不行呢?」我說:「這是風寒,不是風熱,現在是美國的冬天,怎麼會有風熱感冒呢?」

我續說:「老闆,我兩年前買了兩罐銀翹散,至今只用了一罐呢!美國是很少有風熱感冒的!」「那該怎麼辦?」她反問我。我說:「我說過,就是麻黃附子細辛湯啊,你們倉庫應該還有存貨,自己打開來吃吧!」老闆半信半疑地說:「好吧,就給小潘一次機會。」臨走前我告訴A小姐:「理論上,明天你就會康復了,沒有效再打電話給我。」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之後,我接到了一通電話,是A小姐打來的,電話那頭說:「小潘啊,你這是什麼神藥,怎麼可能服用五分鐘之後病情就改善了?發燒退了,喉嚨也不痛了,我從來沒有吃過這種藥?」我笑著說:「我不是告訴過你了,你現在相信了吧?」

這些年來,我發現麻黃附子細辛湯不但可以治療感冒,還可以治療難治性頭痛,各種過敏性鼻炎,長期肩膀脖子酸痛,長年腰痛,坐骨神經痛...等等,幾乎是所有難治的病都是有效的。而這麼好用的藥命運是什麼呢?答案卻是從此不能再被使用!

過去幾年來,我用過麻黃附子細辛湯不下數百次,從來也沒有人發生過中毒的現象。西方人不懂中藥,過去種種誤用中藥的案例下來,竟然把中醫傷寒論中最重要的幾味藥都給一併禁掉了,同時這也是我認為EMAS療法與傷寒論中最重要的幾味中藥。

曾經,我很想在美國積極地推廣傷寒論,但是想到即將會遇到的種種法律困境,卻不得不退縮了。麻黃附子細辛湯,這三味禁藥卻是人類最需要的感冒藥。推廣傷寒論的最後下場是什麼呢?給大家一個想像的空間吧!

 

我還能為你做什麼?

我是一個會針灸,拔罐,放血,並且運用簡單推拿法,同時開中藥的中醫師。在許多時候,我可以運用這些方法來針對治療疾病進行一種表演,許多疾病會在短短的時間內消失,因此我經常不小心會覺得自己真是不可一世,驕傲的不得了。

但是這種驕傲感,卻經常會在病患面前重重挫敗,為什麼呢?這就要開始講故事了:J小姐,約25歲,年輕貌美,身形完美且高挑,今天男朋友陪著他來找我治病,她開始抱怨:「我的肩膀長期酸痛!」我充滿自信心地說:「唉啊,這是小問題,我治過幾千次了!」

透過經絡檢測之後,我馬上分析她的陽虛體質,解釋為什麼會肩膀痛的成因,她覺得我分析的很有道理,因此馬上接受我的治療。

我說:「來吧,我先幫你針灸!」她一聽到針,馬上就暈了。她說:「可不可以不要針灸?」我心想,我是針灸師卻不讓我針灸,這不是為難我嗎?還好我不是只會針灸。我說:「好吧,那我用指壓的!」我開始用運用遠端的指壓法,在她的腳上按了幾點,沒想到一觸碰到她的身體之後,她馬上就尖叫起來了。她說:「太痛了,請不要按我!」

針灸,指壓都不行,我說:「那我們來試看看拔罐如何?」她問說:「拔罐會不會在身上留下痕跡?」我說:「會啊,大概3-5天就會退掉!」她說:「不行,明天我要參加派對,不能做這種療法!」這個時候我心想:「針灸,拔罐,括痧,針灸都不行?看來只剩下中草藥與推拿了」

我耐心地問她說:「你是否接受服用中草藥呢?」她說:「我不喜歡吃藥,因為所有的藥都是毒!」她反問我說:「有沒有什麼食療的方法可以治療呢?我不喜歡吃藥!」最後,我只能在她的肩膀附近用輕輕地指力來按摩,結束了今天的治療。

隔天,我接到一封電子郵件,是這位小姐寄來的,她抱怨說:「你的治療一點效果都沒有!我不想再繼續治了!」這就是驕傲的,自以為是的我經常遇到的打擊。

有時候,我經常想問問全世界的神醫們,儘管你們一輩子研究傷寒論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遇到這種不吃中藥的病人,你們還有其他辦法嗎?針灸技術再好的神針王,遇到不願意針灸的病患,又能如何?遠絡療法號稱按兩下就可以解痛,病人痛到不願意讓你按,又該怎麼辦呢?那些擅於括痧拔罐的大師們,遇到愛美又怕痛的病患又該如何處置?這就是我在臨床上經常遇見的狀況,讓我經常陷入窘境裡。

長期遇上這些挫折之後,你會發現,整體人類期待的治療法是「無藥不痛」的療法,這是什麼方法呢?我到現在也不知道。在我的「解碼中醫」一書中已經提到,所有的中藥都是食物,是屬於「偏性」的食物,而多數的食品是屬於「中性」的。而疾病既然是偏性的,必須透過「偏性」的食物來矯正,運用「中性」的食物來治病,進行所謂的食療不是無效,而是只能治療脾胃病居多,運用「偏性」的食物來進行食療,那不就是等於吃藥了嗎?

結果這些人們最後的選擇將會是什麼呢?他們每天服用所謂的「健康食品」,疼痛的時候服用簡單易行的「止痛藥」來麻醉自己,這似乎是他們最後的選擇。

至今,我所研發的EMAS療法,似乎無法滿足多數人的治療需求,因為EMAS療法必須用藥,治療起來還是會痛,這是現在依然無法突破的困境。我常想,遇到這些無法接受的病患,我還能為他們做什麼呢?努力朝向「無藥」且「不痛」的目標邁進,似乎成為EMAS療法的未來規劃。

現在的EMAS療法雖然效果還不錯,但是卻是「有藥且痛」的療法。為了將EMAS療法推向「無藥且不痛」的境界,我必須再努力十年,據我推測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朝向運用高科技,開發醫療器材方向去邁進了。第二是大量開發「外治法」,圖求以外治的方法來突破現有的困境。

科技是持續在進步的,許多外治法的驚人效果經常讓人大乎想像,因此我對未來還是充滿希望,在這種療法尚未形成之前,我只能對無法接受的人們說聲對不起,因為敝人實在是能力有限,請多多包涵了!


站長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