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風與其他腦部疾病

 

作者:張步桃

【醫案】中風

病歷號碼:42766

姓名:黃XX,1927/11/20出生

初診:2003/03/06

主訴:中風,半身不遂,左手痛,行動坐輪椅、消瘦、口腔潰爛

患者因為中凰、須倚賴輪椅,消化吸收不良,形體消瘦,口腔又潰爛,本著「急者治其標,緩者治其本」的原則,初診以甘露飲、連翹、遠志、竹茹、懷牛膝、薏仁、骨碎補,續斷治療其口腔潰爛。

3月20日二診告知,口腔潰爛已改善,但大便不成形,所以本診就針對中風治療。以柴胡龍牡湯、佛手散、遠志、丹參、竹茹、柏子仁、延胡索治療。柴胡龍牡湯主之,胸滿、胸中煩悶、煩驚就是情緒不穩,不能自轉側就是運動神經不利,而佛手散可活血化瘀,雖然才二味藥,但對擴張血管及止痛有很好療效。一般會用四物湯,但四物湯內的地黃黏膩,應該照古法炮製,可惜現在很難找到九蒸九晒的熟地黃,如真照古法炮製,價錢差到九倍,但放50年都不會壞。現在雖然不貴,但耗費人力的成本,遠遠超過藥材本身。用遠志是通竅,竹茹是通絡,柏子仁安神,和竹茹同用可安神又化痰,丹參活血化瘀,延胡索止痛。

4月10日三診,陪診的兒子說已可從輪椅下來走路,並到附近公園散心聊天,但因糖尿病未能忌口,喜歡亂吃,之後就舊病復發。無獨有偶的是,他弟弟也中風,本人未親來看診,是由黃XX的兒子來代訴症狀,我以同樣處方加減後,也很神奇的能從輪椅站起。


談到這裡,我想起一個病例,1991年左右,我定期到苗栗頭份佛光道場演講並義診,當初促成這件事的是苗栗客運頭份站站長鄧煥禎先生,當時有兩位中風病人,一女一男,女的坐輪椅,用光復節假日看診,我也是以柴胡龍牡湯為主,加開竅醒腦、通竅化瘀的藥,結果只服一次就能站起來走路。半個月後,即十一月十二日國父誕辰紀念日,由親友從頭份陪同來診時,已不用支架,只須家人扶持來中和診所,才服兩週就有驚人效果。之後我每到頭份講座及義診,她都會向前來問我:「認不認識我?」

 

激發求生意志

另一男患者,年歲較高,但因照顧的人多,我開玩笑說,應該放到野外,讓他求生,病就很快好,雖然不人道,卻符合《孫子兵法》「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法則,因為沒人照料,他上廁所、吃飯就會發揮人類潛能,反而病好了一半。

有一年崔玖教授的丈夫彭先生,因中風用針灸配合氣功治好,所以在政治大學活動中心連續舉辦十餘場有關中風防治講座,我也應邀演講。當時榮民總院復健科復健師曾調查過,發現一切生活起居都須照料的病人,康復機率低,因為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當然不易復原。

《內經》針對癲狂、精神分裂,認為可治之鐵落,並節其飲食,所以針對精神分裂、癲狂者,不讓他吃喝,三、五天乃至七天,到人類生命極限,就沒力氣癲狂或精神分裂、躁怒,而有氣無力、懶洋洋了,但是現在誰忍心這樣做?

我們看過很多中風的病人,幾乎都錯過搶救的黃金時刻,一位台大土木系二年級張姓小男生,因打籃球導致頭部撞傷,當場昏迷,雖電召一一九救護車,但因台大校園為了防止車輛在校區高速行進,在路面鋪設加高的駱駝峰,一一九救護車只好慢慢行駛,輾轉送到醫院,小男生已成植物人。過了一年半,小男生母親帶著V8自行拍攝的狀況影片來找我診斷用藥,到2004年3月就滿四年。他父親是逢甲大學教授,為人父母誰不心疼?何時奇蹟出現不得而知,但我強調的是黃金時期的搶救錯失,往往造成嚴重後果。

有位季小姐的弟弟,車禍送台大醫院緊急開刀,當天是3月28日,手術同時,季小姐就告訴我症狀傷勢,我開方並在當天服下後,當日在加護病房、竟然能用手摸自己鼻子,讓醫師護士感到不可思議,這就是黃金時期搶救的重要性。也如同香港鳳凰衛視劉海若,在英國出車禍,同行三人,兩人身故,幸鳳凰台衛視老闆評估,劉小姐雖然不太有希望,但不放棄,輾轉送中國大陸北京宣武門醫治,配合中藥、針灸,總算意識逐漸恢復,並從坐輪椅、獨自站起、行走,春節並由大陸返回台灣。當時很多媒體報導她車禍腦死,但主治的凌鋒大夫說她只是重度昏迷,可能是在治療過程中使用類固醇或抗排斥藥,導致身林胖腫,這就是把握每一搶救環節,才能讓全世界矚目的車禍傷者,奇蹟式的生還與痊癒。

中風並不可怕,怕的是留下後遺症,根據我們的電腦分類統計,2002年腦血管疾病及後期病變人數有148人,2003年有132人,大家不可不慎。我還是呼籲社會大眾,應該注意飲食、生活等保健,罹患腦血管病變機會就會降低。

 

中風的成因

中風可分兩大類,一是「外中」,就是由感冒風暑溼燥寒火所引起。一是「內中」,與喜怒憂思悲恐驚等情緒變化有關,有些人愛生氣,一生氣血壓就升高,就容易引發中風。

另外,中風又分阻塞性中風與出血性中風。出血性中風,通常都來勢洶洶,人明明好好的,可能「咚」一下就倒下去了。阻塞性中風是漸進發展的,開始頭會暈,頸椎會僵硬,手會痠麻,然後感覺頭暈脹脹的,腳有點輕飄飄等,都有先兆。如果自己多觀察體會的話,警示紅燈早就已經亮起。但很多人自己沒觀察、不重視也不注意,到發生了以後,才在懊惱:為什麼那麼倒楣?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那也沒用。

事實上,人體有很多警報系統,老早就會發出警告,但自己不重視,還在熬夜,還在抽煙,還在喝酒,還在摧殘自己,最後當然中風就發生了。

會中風和腦血管本身的體質有關。人年紀大後,腦血管本身比較硬化,比較沒有彈性,受到飲食或情緒心理的刺激,就容易導致血管破裂,因為血管壁愈來愈厚,很多東西會沉澱阻塞,就形成兩個大的狀況:出血和阻塞。中風如果影響到語言中樞,就不會講話;影響到聽覺中樞的話,聽力就發生問題。影響到視神經,眼睛就看不見了。而絕大部分是影響到運動神經,所以會出現口眼歪斜、半身不遂。

由於中風破壞人體運動神經較多,且都出現在大腦,所以當然要用活血化瘀、通竅醒腦的方法。

 

中風處理的方式

如果是剛中風,比較好處理。我大嫂的弟妹住在苗栗大湖,中風後送到某大醫院已昏迷不醒,開刀以後發現腦血管阻塞,有積水現象,照現代醫學處理方式就要用引流管,把積水引出來。要知道,如果引流到外面可能引發細菌感染,變成腦膜炎,然後就昏迷,她昏迷了整整有半年的時間。西醫根本束手無策,一有水腦症狀就用引流管,也不管病患其他身體狀況。

結果我大嫂想到:千千萬萬的人都來找張步桃看診,為什麼不能把弟妹也接來讓我看診?我大嫂的住家離我看診的地方只隔一條馬路,我到大嫂家裡幫她看了兩次,開了藥給她吃。每一次吃藥的時候,加些麝香進去,因為麝香是所有通竅的藥裡面反應效果最好的,有通竅醒腦作用。病患吃了以後,有一天親友在她身邊聊天,因為總是有些人要照顧她,有些人來看她,他們講著講著,就說這個人從小被當作童養媳,生活很辛苦,她有一個兒子,相當有出息,唸到博士,還在花蓮師院當教授,說她一生辛苦,正要享受晚年的時候,發生了這種事情。

沒想到躺在床上的她,聽著聽著眼角就流出淚來,可以肯定她的意識已經甦醒。後來她慢慢地竟然能夠起床、能夠坐輪椅了,慢慢地輪椅也不用了,已能行動自如,生活起居全部可以自己照料了。遺憾的是,後來有一天她又摔倒,從此一病不起。

我處理過腦中風的病例也滿多,一般多是用活血化瘀、開竅醒腦的藥。新竹一位黃先生才神奇,他本身有糖尿病,糖尿病引起腦血管中風的比例特別大,這位黃先生,來看診吃藥第二天,本來坐輪椅的他竟然就可以站起來。只是他人舒服了一點以後,又亂吃東西,所以後來又再度中風,吃了藥也還杲二天又可以行動,只是這個人實在屢勸不聽,自己不珍惜自己。

我後來得到一個結論,有這類腦血管病變的人,照顧得愈周到,康復痊癒的機率愈小。親友不過分理會的話,他自己求生意念強烈時,痊癒機率愈高。有位計成車司機中風,家裡都是一些孩子,他想到他倒下去的話「這些孩子怎麼辦?家庭生活怎麼辦?」這種家庭支柱是不能倒的,沒人在醫院照顧他,手腳不靈活,你說他怎麼辦?護理人員把飯菜端來,他只能用嘴巴咬都要想辦法吃飽。手不會動那嘴巴總是還會動吧?這樣子是不是也可以把飯吃完呢?就算會吃到滿嘴滿臉,起碼可以吃飽。要到洗手間不會走,爬總行吧?這樣的人,漸漸救治會有可能康復。那些三班二十四小時特別看護的,什麼事都有人照顧,反而不容易好。這不是我瞎說,前面提過,榮總復健科作過統計,照顧愈周到的,幾乎都不會好。沒有人照什顧的,反而會有求生意念。

某高中一位徐姓英文老師,安徽人,中風以後送到醫院,醫師就對她說:「你以後會終身殘廢。」他年紀較大時才娶了年輕太太,生了兩個小孩,那時候都還很小,因為中風,老婆就跑了,丟下兩個兒子。他想,如果這樣倒下去,兩個兒子沒人照料怎麼辦?所以就想盡辦法克服。他每天都作復健,人家一天三百次,他就作三千次,人家作五百次,他就作五千次,比人家多十倍以上,配合扎針吃藥,結果十九個月以後,竟然可以拿枴杖走路了,三年之後連枴杖都扔了。他回醫院去看他原本的主治大夫,醫師簡直不敢相信。

西醫往往很武斷,你怎麼知道變化會如何?很多中風患者昏迷了十年、八年,某天打個雷人就醒了,因為腦細胞會再生,人會昏迷不醒,就是意識中樞受傷,會發生手腳不會動,是因為運動神經被破壞,會發生不能講話,就是語言中樞發生了問題。腦細胞再生以後,就好比電線與電話線一樣,原本接觸不良使你聽不見,傳導發生問題了,現在神經再生,腦細胞神經再生,接觸變得良好,眼睛就看到了,語言中樞恢復就會講話了。

所以一定要克服,結果三年之後徐老師就逐漸恢復了,之後他自己就現身說法,告訴所有病患,西醫是沒有辦法的,除了開腦,開腦當然也有成功率,但整體來講,就像崔教授的老公一樣,中風西醫沒有辦法,他就配合針灸配合氣功,就會走路了。

 

多元方式輔助治療

扎針是一個很好的輔助療法,原理在於,身體受刺激後,引起神經反射,效果真的不壞。不過一般都在剛發生時,或者有後遺症症狀時使用,譬如說會肌肉萎縮,我們就一直加以刺激,讓肌肉增生新的組織,讓它恢復正常活動,扎針的話,神經傳導就會反射到大腦,大腦會分泌腦內啡,進行調整,經調整後功能就逐漸恢復。不過,扎針只是輔助,一定要配合吃藥。

至於氣功,坊間很多不肖者藉機斂財,有些每一次發功六千塊,發功五十次,花了三十萬,連屁也沒放一個,還說是病太重了,要繼續發功,要多發幾次不知道,很明顯就是斂財。我還聽過一個一次收兩千塊的,事實上兩千塊還是貴的,我曾經被人家作實驗,他發功後問我,在中指彎下去觸摸得到的勞宮穴有沒有感覺,我說沒有。他換一個合谷穴,問我有沒有像一根針扎下的感覺?我說確定沒有感覺,大概就這樣沉默了幾分鐘,對方也不曉得該怎樣下台,我告訴他,其實我是一個麻木不仁的人。

此話怎說?因為我從1957年就開始喝酒,已經整整喝了四十多年,而且喝的都是烈酒,如陳年高粱。我曾經開鼻中隔彎曲,在空總開的,還沒有開刀之前護士到我病房裡面幫我打麻醉針,打完了以後,推來一部輪椅車叫我坐上輪椅,我說幹什麼?她說你打了麻藥若不坐輪椅,等一下萬一你昏倒怎麼辦。我說免了,我自己走賂,我說不要你推,我就一直走,走到手術房。走到手術房以後上了手術檯,把我的臉矇起來,把我的手腳綁起來,開始要動刀了,就問我說,有沒有感覺啊,我說有啊,既然打了麻藥了,吃了麻醉藥了,問我有沒有反應,有沒有感覺,我竟然還會回應。痛不痛?我說痛,最後把左邊的軟骨切除的時候,我說很痛,把他們都嚇呆了,因為喝了烈酒,麻藥都失靈了。

又有一次我左腎要作體外震波碎石,這個麻醉師是德國留學回來的,他本來只是準備幫我作半身麻醉,我就告訴他半身麻醉你可能擺不平,他不相信。他拿著一枝壓舌板一樣的竹板,前頭綁著一個棉花棒紗布在我身上擦拭,問我有沒有感覺啊?我說有啊,他嚇呆了,我說我老早就跟你講了,你作半身麻醉是沒有用的,要作全身麻醉才有用。結果就給我補打麻藥,劑量調整作全身麻醉,所以變成我的劑量比別人還要多。為什麼現在麻醉師不太有人要作,因為他是按照你的年齡體重身高施打麻醉的劑量,像我這樣子可能造成麻醉藥劑量過量,很多當場就掛掉。

如果採取扎針,現在都用拋棄式的針,感染肝炎等的機率比較少,我們扎針現在一般都是用拍打式的,「啪」就進去了,傳統式的捻針、提插等,很多年輕醫師,沒有那種概念也做不來。我有一個學生姓卞,學了兩個月就幫人家扎針,有一回被扎的是師大的一個教授,一扎就暈了。我那學生很緊張,因為不會暈針處理,就立刻通知患者女兒,她住在新店,他女兒一看到爸爸昏迷,就只撂下一句話:「我下三輩子都不會相信你中醫了!」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他只是學了兩個月針灸,也不是中醫,這樣一來一竿子打翻一條船,這是很不公平的,但也是滿困擾的。

 

左血右氣

人體左右兩半不一樣,我們叫做左血右氣,左邊是主血,右邊主氣。所以如果你左邊血不夠就要補血,右邊氣不夠就要補氣。左邊的血太多的話,我們就瀉,右邊的氣太多,也一樣用瀉。虛則補之,實則瀉之 。

我看過好幾個病例,左右兩手的溫度不一樣,顏色也不同。還有一個手指粗細大小不一樣的,其中有一個病例,在某大醫院看了二十年,作過組織切片,找不到任何的因,我一個星期一定把他看好,太有意思了。我們就是用這種左血右氣的觀念,來調和營衛,來調和氣血,這樣一調整,他的症狀就好了 。

還有的人左邊流汗時右邊不會流。人體前面正中央是任脈,後面正中央則是督脈,左右兩半,左邊是合谷,右邊也是合谷,但是左血右氣,你左邊頭痛,一定是血液的問題,右邊頭痛,一定是氣的問題。西醫就沒辦法這樣看,這是層次和觀念的問題。

 

防風通聖散治高血壓中風

防風通聖散這個方是劉河間先生所創製,他主張人之所以會生病,皆因火而起,也稱為主火派。主火派者多喜用寒涼藥,如大黃、芒硝等攻下劑,因此又稱為攻下派。除了最典型的代表防風通聖散外,瀉火劑中的涼膈散也是。

防風通聖散原本就從涼膈散擴充而出,涼隔散則由調胃承氣湯衍化而來。簡單說,防風通聖散由調胃承氣湯之大黃、芒硝、甘草,加連翹、梔子、黃苓、薄荷後為涼膈散,再加防風、荊芥、麻黃、川芎、當歸、白芍、白朮、石膏、桔梗、滑石而成防風通聖散。本方中,防風、荊芥、麻黃可解表。川芎、當歸、白芍為四物湯,補血。大黃、芒硝、黃苓、石膏、薄荷為解熱劑。梔子可消炎、瀉火。連翹則可抗病毒。

所以說,防風通聖散為足太陽陽明表裡血氣藥。防風、荊芥、薄荷、麻黃,可輕浮升散、解表散寒,使風熱從汗出而散之於上;大黃、芒硝破結通幽;梔子、滑石降火利水,使風熱從便出而泄之於下;風淫於內,肺胃受邪,桔梗、石膏清肺瀉胃;風之為患,肝不受之,川芎、當歸、白芍,和血補肝;黃苓清中上之火;連翹散氣聚血凝;甘草緩峻而和中;白朮健脾而燥溼。如此上下分消,表裡交治,於散瀉之中寓溫養之意,所以汗不傷表,下不傷裡。

一般雖將防風通聖散列為表裡之劑,但在臨床上,很多都用以治療因高血壓引起、有表裡症狀者的中風病患。表症即為受風、寒、暑、溼所侵後,出現懼冷、發燒、頭暈,目眩、眼睛充血、易鼻塞、口苦舌乾、喉痛、流鼻涕,痰黏稠、咳嗽等症狀。裡症則為尿赤、尿量少、便祕等。

另外,因為方中有解表之藥,故可治瘡瘍腫毒、丹斑癮疹(如皮膚病、青春痘等,但患者體質必須屬壯實型方可)。也可用於跌打損傷、瘀血便血、腸風(痔瘡、便紅)痔漏,手足瘛瘲(手腳抽筋)、驚狂譫妄(精神官能症)。

本方加人參可補氣;加熟地可益血;加黃蘗、黃連可除熱;加羌活、獨活、天麻、細辛、全蠍可袪風(治療破傷風、腦膜炎)。自利去硝黃;自汗去麻黃、加桂枝;涎嗽加薑製半夏;而除大黃、芒硝,名「雙解散」,具解表、解裡之效。因高血壓而出現表裡症伏之中風病患,在臨床上都會有便祕、尿赤、午後顴骨處潮紅、頭暈、脊椎僵硬、血壓偏高等現象,這些都可以防風通聖散治療。

這個方甚至可以治療女性經期障礙。曾有一陳姓女子,體胖,一兩年未曾來經,臉上長滿青春痘。後以防風通聖散治之,兩個月後即來經,而臉上之青春症在經期正常後也已全部消失。

 

中風復健良方

《內經•素問》有一專章「痹論」談到:風寒溼三者,雜揉合而為痹。風勝行痹(指游走性神經痛),寒勝痛痹《遇冷病發,且固定於同一部位),溼勝著痹(病痛附著於某一部位,臨床上會出現頭重、身重、手腳腫脹感)。以現代名詞而言:「痹」即神經痛。所謂「痹者閉也」。閉則不通,不通則痛。而中風之後,氣血不通,語言、行動功能均受限,臨床上可用蠲痹湯、三痹湯與獨活寄生湯等袪風藥方緩解 。

 

蠲痹湯

蠲痹湯以補氣、補血、活血化瘀及袪風為主。

組成為黃耆、當歸(補血)、赤芍(活血化瘀)、羌活、防風(祛風)、片子薑黃(止痛)、甘草(緩和以上藥味),並加薑棗煎服,屬於太陽厥陰藥。

因辛能散寒,風能勝溼,故以防風、羌活除溼而疏風。氣通則血活,血活則風散,所以用黃耆、炙甘草補氣而實衛。當歸、赤芍則活血而和營。薑黃理血中之氣,能入手足而袪寒溼,所以臨床上多用來主治中風及身體煩痛、項背拘急(頸椎、背部僵硬》、手足冷痹、腰膝沉重、舉動艱難的患者 。

 

三痹湯

「三痹」指的即為風、寒、溼。

組成為人參、黃耆、茯苓、甘草、當歸、川芎、白芍、生地黃、杜仲、川牛膝、川續斷、桂心、細辛、秦艽、川獨活、防風等。其中秦艽、川獨活、防風可袪風;細辛為熱藥可袪寒;利溼則有茯苓。若以利溼之藥味不足,則可加薏仁、木防己,效果可能更好。本方劑為足三陰藥。乃參耆、四物一派補藥,內加防風、秦艽以勝風溼,桂心以寒,細辛、獨活以通腎氣。主治氣滯血凝,手足拘攣,風寒溼三痹之症。若三痹湯去黃耆、川續斷、加上桑寄生,即成獨活寄生湯。

 

獨活寄生湯

獨活寄生湯為足少陰厥陰藥。獨活、細辛入少陰,通血脈。偕秦艽、防風疏經升陽以袪風;桑寄生益氣血、袪風溼;偕杜仲、懷牛膝健骨強筋而固下;芎、歸、芍、地則活血而補陰;參、桂、苓、草益氣而補陽。辛溫以散,甘溫以補,血氣足而風溼除,則肝腎強,痹痛可以好轉。本方劑主治肝腎虛熱,風溼內攻,腰膝作痛,冷痹無力,屈伸不便等症狀,因此,對中風後遺症非常有幫助。

雖然三痹湯、獨活寄生湯的組成非常接近,都是以四君子湯、四物湯(即八珍湯)為基礎,但由於獨活寄生湯中有桑寄生,一方面治腰膝作痛,一方面可降壓,為相當良好的降壓劑。在臨床運用上,這兩個方常被使用於中風後病患之復健時期,有助於筋骨活動,以早日康復 。

 

玉屏風散袪風有效

本劑為朱丹溪先生所創。朱丹溪又名朱震亨、朱彥脩,為金元四大家之一。因住丹溪,世人尊稱為丹溪翁。他認為人常常「陽有餘、、陰不足」,故主張補陰、養陰,而成養陰(滋陰)學派。他的著名處方如大補陰丸、虎潛丸(現已禁用)等,所用多為陰藥。到了晚年,丹溪自覺學說有偏,乃加以修正,以個人體質為依據,玉屏風散即為一例。一般多列為補養之劑,實際上袪風效果特別好。

這個方名曰玉屏風,可見具屏障作用,加上「玉」字,更見強固有力。組成雖然只有黃耆、防風、白朮三味藥,功效卻大。主治「自汗不止、氣虛表弱、易感風寒」。仔細分析,黃耆補氣固表,白朮健脾燥溼,防風袪風,屬於足太陽手足太陰藥。由於黃耆補氣,專固肌表,故以為君;白朮益脾,脾主肌肉,故以為臣;防風去風,為風藥卒徒,而黃耆畏之,故以為使。因可益衛固表,所以叫玉屏風。

黃耆、防風相畏而更相使,黃耆助真氣,防風載耆助真氣以周於全身,亦有治風之功。所以醫學上記載,許胤宗治皇太后中風口噤,煎二藥薰之而癒。

本方劑不管體質虛弱的大人、小孩都適用,尤其是小孩抵抗力弱、易感冒,或服用西藥後出現食慾不振、胃口不佳、盜汗、排便硬且如羊便般成粒狀等現象、使得營養吸收出現障礙,扺抗力減弱者,都可以服玉屏風散加小建中湯治療。

顧名思義,「建中」即建立中焦功能,中焦指的,就是脾胃系統。脾胃功能是否強健,須靠後天調養,如能增強後天功能,就能增強扺抗力,減少疾病的發生。

除小建中湯外,玉屏風散也可與四君子湯、五味異功散、六君子湯、七味白朮散或香砂六君子湯合用,皆有健胃補脾之功。

七味白朮散是中國醫學史上最有名的小兒科聖手錢乙錢仲陽先生,以四君子湯加陳皮而成五味異功散,加木香、藿香、葛根而成七味白朮散。這二方用在腸胃功能虛弱,效果非常顯著。不過他特別叮嚀,七味白朮散需要長期服用,效果才顯著。一般腸胃病變,在中醫歸為後天,《內經》有云:「腎為先天,脾為後天。」所謂後天就是現代醫學的免疫系統或功能,由於脾胃功能差,無法消化吸收營養物質,人體免疫功能自然就不足。

錢乙先生《小兒藥證直訣》指出,只要肝腎的問題,就會用六味地黃丸。心臟問題的實證用導赤散,虛證用強心劑。肺臟實證用瀉白散,虛證用補肺阿膠散。腸胃消化系統就用五味異功散或七味白朮散。這二方到目前為止,已有千百年的歷史,仍然是臨床醫師樂用的處方。

 

大秦艽湯治中風後遺症

大秦艽湯屬於袪風劑,主要在治療中風產生的後遺症。此方由秦艽、石膏、當歸、白芍、川芎、生地、熟地、白朮、茯苓、甘草、黃芩、防風、羌活、獨活、白芷、細辛十六味藥所組成。其中,當歸、芍藥、川芎、熟地、生地為四物湯,茯苓、白朮、甘草則為四君子湯中的三味主藥。再詳細分析,此方即八珍湯去人參,加秦艽、黃芩、防風、羌活、獨活等袪風藥,再加上白芷、細辛等止痛藥而成。此外,雨溼可加生薑,春夏加知母,心下痞則加枳殼。

大秦艽湯可治中風後運動神經受傷、手足不運動,舌頭僵硬、不能言語,及風邪散見,不拘一經者。由於患者體內經脈所行處,都有可能為風邪侵襲、遭破壞。例如脾主四肢,若脾虛血弱、不能榮筋,將使手足不能運動。而舌為心苗,腎脈連舌本,若心火盛而腎水衰,則舌本即顯得僵硬。

此外如六經形證:口開、撒手、眼合、鼻鼾、吐沫、遺尿、直視、頭搖諸證,皆為中風之象。而大秦艽湯為中風輕者之通劑。以秦艽為君可袪一身之風;以石膏為臣能散胸中之火;而羌活散太陽之風,白芷散陽明之風;川芎散厥陰,細辛、獨活散少陰之風;防風為風藥的卒徒,可隨所引而無所不至。

大致說來,內風皆因外風所誘發,諸藥雖云搜風,亦兼有發表的功效。但風藥多燥,表藥多散,所以說疏風必先養血,解表亦必須固裡。故用當歸養血、生地滋血、川芎活血、芍藥斂陰和血;血一活則風可散而舌本就柔了。而氣能生血,故用白朮、茯苓、甘草,補氣以壯中州(指脾胃)。脾運溼除則手足健。又風能生熱,故用黃芩清上解熱,石膏瀉中,生地涼下。以黃芩、石膏、生地三者共平逆上之火。

由此可見,中醫治病除遵照君、臣、佐、使原則之外,還要兼顧事理。由於風藥較燥,僅袪風不行;而表藥較散,只解表亦不可。故袪風必先養血,是加四物湯之當歸、芍藥、川芎、生地。而解表亦必固裡,故以四君子之白朮、茯苓、甘草補氣壯脾胃。

在臨床上,此方運用相當廣泛,也確能見效,尤其用於扺抗力弱、體質較虛,或所謂虛中絡者(指風邪中絡而形氣虛者)。若有口眼喎斜、偏廢(半身不遂,為中經之證),亦可用此方。

大秦艽湯由於具補氣補血之效,故能養血榮筋,為久病者調埋。此外,現今社會有許多因中風而不能言語之病例,除大秦艽湯外,在臨床運用上,資壽解語湯亦為一療方。歸納各家處方,通竅藥首推麝香,只是該藥價昂,非普通家庭所能負擔。其次則以遠志、菖蒲為主,或其他芳香藥物。

總之,腦中風本來就很棘手、不容易治療,每年皆高居十大死因之列,不過若處理得當,雖未必能個個痊癒,起碼也可以使其後遺症減低至最小程度。

 

清震湯治水腦症

水腦症,西醫就一定要開刀用引流管,但是引流向外,就容易感染變成腦膜炎,如果引流向內,就造成局部的不平衡現象,人就會暈,就會嘔吐。中醫只用荷葉、蒼朮和升麻三味藥,就能夠把水腦消除掉。

有一位1948年出生的翁先生,腦膜炎開過九次刀,開完後就呈現意識昏迷狀態,他的同學林先生來告訴我,說因為他開了腦後造成水腦症,意識昏迷了,結果我給他吃了一個星期的藥,反應非常好,到第二個星期,整個水腦都消掉了。

這藥非常簡單,只有三味,第一味是池塘裡的荷葉。大家不要小看荷葉,荷葉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再者荷葉會往上提升,因為顏色是青色的能入肝經,形象八卦的震卦,所有睡蓮科的植物對人類都有很好的作用。至於蓮子,是一種非常高營養的食物,可說是營養補品,現在生產量多了,在幾百年前,吃蓮子是高級享受,現在因為很便宜,一斤才百來塊錢,所有的人都吃得起,都不稀奇了。荷葉一方面可以化瘀又可以上升,引藥到大腦來,腦部有瘀血或血管有阻塞,就可以利用荷葉把它清除掉。

這個方劑名稱叫清震湯,清就是清空的意思,有一個方叫清空膏,就是治腦部的毛病,清就是清我們的大腦,震就是剛剛講的荷葉就像震卦。

第二味藥就是蒼朮,蒼朮是菊科植物,和白朮都屬菊科,事實上是不一樣的植物。菊科植物對肝膽有非常好的作用,所以要強化肝臟功能,平常就可以找尋這些菊科植物或食物或藥物,來增加肝臟的功能。萵苣、紅鳳菜、牛蒡、蒲公英都是菊科的植物,早年的殺蟲劑叫除蟲菊,也屬菊科,除蟲菊是天然的植物,能殺蟲,對人體也不會有任何的傷害。

最後還有一味叫升麻,升麻屬毛莨科植物,是解毒的藥,有上升的作用,所以升麻的上升,配合蒼朮,能夠把我們體內的滲出物,包括大腦,體腔裡的任何部位,尤其是腸胃,有過多的水分,蒼朮就有本事吸收吞噬掉。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去買一瓶蒼朮回來,把它放著,蓋子還是蓋著,不要一週,蒼朮的藥粉就會結成硬塊,你想想看,連空氣中的水分都能吸牧,那人體裡任何部位的水分它照樣吸收掉。

既然已經出現水腦,就藉助蒼朮把水分吸收掉,藉助荷葉把它阻塞的部分化除掉,水腦就消掉,人就醒過來了。西醫有什麼辦法,除了用引流管外,沒有辦法,如果引流管引流到外面的話,會引起腦膜炎,很多腦膜炎的人因而昏迷了。

我覺得老祖宗以千百萬人的臨床實驗作基礎,吃了會靈光就靈光,吃了會有副作用就有副作用,吃了不適應就一定會有一些症狀反應,比起動物實驗不知道進步多少。

清震湯為劉河間所創,河間先生的中心思想「主火」,故被稱為主火派。他認為人會生病,皆因火盛,而在用藥時常以大黃、芒硝等攻下藥為主,故又稱為「攻下派」。本方主治雷頭風(因為頭如雷鳴,風動作聲)。頭風疙瘩腫痛,憎寒壯熱,狀如傷寒。三陽之氣皆會於頭額。從額至巔,絡腦後者屬太陽;從額至鼻下面者屬陽明;從頭角下耳中耳之前後屬少陽。李東垣曾云,病在三陽,不可過用寒藥重劑,誅伐無過處,清震湯治之。本方之組成藥味為升麻、蒼朮、荷葉。屬足陽明藥。升麻性陽,味甘氣升,能解百毒;蒼朮辛烈,燥溼強脾,能辟瘴癘。升麻、蒼朮即局方升麻湯。荷葉色青氣香,形仰象震,能助胃中清陽上行,用甘溫辛散藥升發,使其邪從上越,且固胃氣,使邪不傳裡而見功 。

清震湯雖然只有三味藥,但治療功效頗大。就現代人所患的病症中,我覺得水腦症接近雷頭風的症狀,而在臨床運用上,的確也達到相當理想的治療效果。有一位鄭姓小寶寶,出生不到十個月,連續開了十三次刀。開腦後,結果壓迫視神經,眼睛看不見;壓迫到聽覺神經,耳朵聽不到,然後就變成水腦。經我辨證後,即治以清震湯加懷牛膝、加車前子,消除了腦部的積水,將水引至肚臍處,再用利水藥治之,漸見好轉。

 

扎針最能救急

有位謝先生,因為腦內壓突然升高,使得他的蜘蛛網膜下腔出現出血現象,假定當時他的司機先生懂得急救的方法,可以立刻給他十個井穴放血。人體所有井穴都在我們手腳末梢的地方,譬如大拇指是手太陰肺經,手太陰的井穴在少商這個地方,也就是在指甲的指溝邊緣,食指是手陽明大腸經,大腸經的井穴在指溝邊的商陽穴,中指指溝邊的穴道就是中衝,如果沒有接觸過的話,很難掌握正確的位置,與其這樣,不如在十指的正中央----我們叫十宣----找一個大頭針扎下。

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會帶根針,我的話則隨時一定會找到一枚針,縫衣服的針,我的口袋裡可以說沒有一個時刻不帶著這一枚針,這一枚針跟著我已經三十年以上,針都已生蚺F,你問我能不能用?當然可以!擦一擦以後放在火上燒一燒就有消毒的作用,可以在人中的地方下針,可以在十宣的地方下針,可以在耳墜的地方下針,甚至不要下針,就用力掐耳墜子。所謂的放血,並不是一扎,血就流一碗那麼多。

一旦出現這種狀況的人,他的血根本是不動的,要讓他回流都沒有那麼簡單,所以你扎了針以後要用力擠壓,才能擠出像黃豆粒大的血,這樣整個腦內壓就緩和下來了,意識就會恢復,清醒過來,趕緊送到醫院做緊急處置。

我們一定要有這種觀念,碰到緊急狀況,即便你有電梯,既然他已經在出血,又再震動他,出血量可能會更多,所以最好做救急的處置,同時打電話通知一一九派救護車,因為他們有專業的訓練,而且用擔架比較平穩,這樣就會把後遺症減到最低的程度。如果你一看到倒下去了,就急著用背、用抱的方式處置,留下的後遺症就會比較嚴重。所以急救的基本概念我們一定要有。謝先生如此,白景瑞先生也是,他在福華飯店八點多鐘出狀況,送到醫院大概一個多鐘頭就死了,像這種狀況如果懂得處置,說不定他現在還活著。

章孝慈先生也一樣,我們台灣與北京的溫度一差最少二十度,當時台灣的溫度是二十九度,北京是零下一度。第一個溫差太大,第二個他拜訪朋友很晚回來,沒人陪他,因為旅途勞頓,再加上太過勞累,第三個他本身就有高血壓的病史,他常常不吃藥,靠運動控制血壓,當然這是很好的,可是不要忽略本身的病史。當時如果有人陪他,出狀況後立刻處置,通知醫院派車子救護的話,一定能把後遺症減到最低的程度。

我們的人中是非常好的急救穴,因為:第一,它距離大腦最近。第二,它是整個顏面神經和三叉神經叢的交會點,古代的人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認為長人中疔的常常會致命,有沒有道理呢,這是非常正確的,因為這邊長了東西,不小心樞動它後,就容易引起細菌病毒的感染,因為離大腦很近,馬上病毒就攻進腦膜、大腦,就造成昏迷現象,這種現象用扎針能起立即效用。

 

現代人的殺乎:腦瘤

腦瘤就是癌症,腦瘤如果已經長得很大,當然非開刀不可。如果腦瘤太大,壓迫到眼睛就看不見,壓迫到語言中樞就不會講話,壓迫到聽覺神經就聽不到,壓迫到運動神經手腳就不靈光,最不樂觀的就是長在腦幹,因為腦幹是生命中樞。

西醫理論面對癌症是不要讓它轉移擴散,我就想問:為什麼不想辦法培養患者本身的抵抗力,來對抗這種細菌病毒,讓它不要再復發。有一個陳先生來找我看病,他本來腦部有癌細胞,在某大醫院處理,狀況卻很不好。來我這邊吃藥,吃了就狀況很好。狀況很好之後他就想回台中修養,結果回台中人家因為不信任中醫,要他再到台中的醫院再作化療。這一作不得了了,本來都已經活蹦亂跳,飲食一切都很正常,結果再這麼一做,完了,走也不會走,站也不會站。他就覺得生命可能就這樣子,自信心盡失,到最後形同自我放棄了,叫他吃藥他也不要。

我就建議,想辦法把他送到醫院,結果他也是拒絕,拖延到後來,家人都準備要料理後事了,後來去照他腦部的那些癌細胞,其實都沒有任何擴散的跡象。人的生存意念很奇怪,一聽到這個消息以後,竟然他就醒過來,就從鬼門關繞回來,也有意念再來看我了。實在是很不可思議,他現在已經同意吃東西了,不吃東西怎會有體力?沒體力怎麼對付癌細胞?

我這裡的病例,年紀大的小的都有,小到大概只有一歲多吧,就開腦瘤了。有一個莊小妹妹,小一就開了兩次刀,開完之後眼睛就看不見了。我們幫她看好後,升小二又開第二次。我的做法是配合現代醫學先處理,再輔以藥物。

會暈眩,中醫就讓你不要暈眩,有個張姓病患開完腦後,平衡感有問題,眼睛有飛收症,經過中醫診治後,現在幾乎平衡感的問題都沒了。治療平衡感問題我用真武湯,用半夏天麻白朮湯。,至於飛蚊症,我們就用加味逍遙散杞菊地黃丸磁硃丸等方劑。

另外一個曾姓病患,也是開完腦瘤平衡感就失衡,有時嘔吐很嚴重,我最後就會用真武湯。真武湯有強心作用,可以讓血液供應到大腦,大腦含氧量充沛,暈眩現象自然就改善,曾先生的狀況到現在都很好。目前為止,開過腦瘤的患者,我看過最保守將近數十例以上,反應都還算不錯。

現代醫學有現代醫學的好處,第一可以透過電腦斷層、核磁共振了解腦瘤的部位,第二可以透過現代的外科手術切除。中醫則處在第二線,作為手術後護理,也就是收拾的工作,如果中、西醫能夠配合,對病患來講當然比較有利。


站長補充:

回到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