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靈脾(淫羊藿)

中醫世界首頁

作者:朱良春

仙靈脾為燮理陰陽之妙品

仙靈脾亦名淫羊藿。味辛甘,性溫,入肝腎二經,功擅補腎壯陽,祛風除濕。凡腎陽虧虛所致之陽事不舉,小便淋漓,經脈攣急,風濕痹痛,老人昏眊,中年健忘諸症,用之琣釣峸纂C朱老擅用此品,常謂:“仙靈脾溫而不燥,為燮理陰陽之佳品。”其見大劑仙靈脾(20~30g)配合熟地黃、仙茅、鹿銜草,起頑痹之大症,取其溫腎陽、逐風濕之功;用仙靈脾配合丹參、合歡皮、炙甘草,治陽虛之心悸、怔忡,取心陽根於腎陽之意;用仙靈脾配合高良薑、荔枝核,治多年之胃寒痛,取益火生土之意。至於配合紫石英治婦女宮寒痛經、閉經、不孕;配合黃荊子、五味子、茯苓治水寒射肺之咳喘:配合吳茱萸、川芎治寒厥頭痛,均能應手收效。爰舉驗案三則,藉見隨症應用之一斑。

 

【病案舉例1】

武某某,女,46歲,教師。子宮全切除術後半年,怯冷烘熱陣作,四肢及眼臉腫脹,入暮尤甚,夜間躁擾不寧,難以入睡。全身乏力,二便尚調。舌質淡襯紫,苔薄白,脈細。揣度脈證,乃手術後損傷沖任,陰陽失燮之候也。治宜補益氣血,燮理陰陽。

仙靈脾、潞黨參、紫丹參各15g,仙茅、茯苓、炒白朮各10g,炙黃芪、淮小麥各30g,生地黃12g,生牡蠣(打碎)20g,甘草5g,大棗6枚。10劑。

二診:夜寐較實,怯冷已除,唯烘熱,肢腫未己,苔薄白,脈弦細。上方加澤蘭、澤瀉各10g。10劑。

藥後神疲好轉,烘熱退,腫脹消,能操持家務。原方間服,10餘劑後遂能上班工作。

【按】沖任二脈起於胞中,根於先天。沖為精血終聚之所,任為陰經之承任。奇脈之精血,陰中涵陽,渾然一體,一有虧損,則陰陽失卻動態平衡,是以怯冷烘熱諸症蜂起。病人因行子宮全切除術,損傷沖任,故見症如斯。朱老取仙靈脾、仙茅溫潤和陽,生地養陰,牡蠣潛降,庶幾陰平陽秘,餘藥為補氣養血之品。此方先後天並調,意在互相資生,陰陽相燮,氣血兼補,故諸恙悉退矣。

 

【病案舉例2】

潘某某,女,40歲,會計。1982年7月21日:經事淋瀝,將及半載,迭進清營攝血之劑未效。診得形體豐腴,頭眩神疲,怯冷倍於常人,稍事活動,即感疲乏,腰酸氣墜,漏下色紅,時多時少。舌質胖苔薄,脈細,重按無力。此形盛氣衰、氣不攝血之候。治宜益氣溫陽,以固沖任。

仙靈脾、炙露蜂房、潞黨參、補骨脂各12g,炙黃芪、煆烏賊骨各15g,仙鶴草、淮山藥各20g,茜草炭10g,甘草5g。5~10劑。

二診(1982年8月6日):服上方13劑後,神疲較振,腰酸腹墜亦釋,經事淋瀝之量顯著減少,每次數滴,日行數陣。舌質淡胖襯紫,苔薄膩,脈細。前法既合,毋庸更張。上方加炮薑炭3g,10劑,漏下遂斷。

【按】一般而論,崩證勢急,漏下則連綿不斷而勢緩。但崩證不癒,可致漏下,漏下不癒,亦可崩敗。凡暴崩宜補宜固,漏下宜清宜通,此為常法。此證因漏下半載,陰傷及陽,醫者囿於常法,見血投涼,故爾無效。朱老見其形體豐腴,但怯冷乏力,斷為形盛氣衰之候,遂予益氣溫陽,固攝沖任,確是治本之圖。其中仙靈脾配合炙露蜂房益腎調沖,是朱老獨到之經驗;茜草根配合烏賊骨,能行能止,無兜澀留瘀之弊。陰陽得以燮理,殘瘀得以潛消,漏下自已。

【病案舉例3】

李某某,男,46歲,工人。3年前罹黃疸之疾,經治已癒。近半年來因作息失宜,遂覺神疲異常,周身乏力,食欲不振,大便時溏。經某醫院確診為早期肝硬化,肝功能不正常,肝大肋下3cm,質Ⅲ度,並予活血化瘀之劑,藥如當歸尾、赤芍藥、三棱、莪朮、丹參、生山楂等,連服30餘劑,更覺神疲不支。頃診諸恙如前,面黃少華。舌質淡襯紫,苔薄白,脈弦細尺弱。此肝腎陽虛、精血虧損之症,宜益腎溫陽,以治其本。

仙靈脾、仙茅、炙黃芪各15g,熟地黃20g,山茱萸、雲茯苓、紫河車各10g,淮山藥30g,炙甘草6g,鹿角霜12g。10劑。

藥後諸恙均減,精神漸振,仍予上方續進30餘劑。嗣經複查肝功能已恢復,肝在肋下1cm,肝質Ⅱ度,續予師訂之“復肝丸”,調治而癒。

【按】對早期肝硬化的治療,當區別虛實,不可妄行攻逐。證有“瘀”之表現,近世流行活血化瘀之治法,但若不審瘀之由來,拘守化瘀一法,未有不僨事者。蓋乙癸同源,腎精虧虛,腎陽不足,必然導致肝之氣陽亦虛;肝氣不足,則疏泄無力,氣虛則血澀不利,因而瘀阻;肝木不能疏土,勢必影響中焦運化。這一惡性循環,均基因於下焦之虛乏。朱老治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等,凡證屬腎陽不足者,均以溫腎培本為主,選用仙靈脾配合仙茅、熟地黃、山藥、鹿角霜、紫河車。等溫潤不燥,以填下焦,療效歷歷可稽。(朱琬華整理)